笔趣阁 > 都市 > 上下床(双生骨科) > 014姐,你好乖
    次日清晨。
    在外上班的乔爸回来了。
    房门被敲响时,乔语猛地惊醒,推开压在身上的乔言起身。
    乔言睡眼惺忪,反应了一会才听见敲门声,人也醒了。
    乔语边穿睡衣边将地上的床单和他乱丢的衣裤一起团起先藏到了床下。
    乔言看着她慌乱的动作,笑着攥住她的手腕起身箍进怀里,在这样紧急的时候还在趁乱揩油。
    乔语害怕:“乖别闹了,你快收拾一下,我去开门。”
    说实话,乔言还挺感谢乔爸在今天回来的,要不他可能要花一段时间来哄昨晚吃了不少亏的乔语。
    她不生气,他就开心:“好,别急。”
    他亲了亲她的脸,替她扣好最后一颗睡衣扣。
    他听话不搞事情她就放心些。
    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挡住露出的脖颈,推开隔间的折迭门,过去开大门。
    “爸爸。”
    “嗯。”
    乔爸提着一兜行李,神色有些疲惫地进来。
    乔语给他拿拖鞋:“我给您煮碗面?”
    “不用,我先睡会,”他赶了夜车回来,很困,低头看见乔言扔在鞋柜外的运动鞋,问,“乔言回来了?”
    乔语忍不住捋着头发按住胸口,刚要说话。
    背后乔言披着棉被,手撑着隔间折迭门探出头:“爸,今天这么早?”
    “你还知道回来啊,赶上十一,不提早就得堵车,”乔爸脱下外套,扭头见他光着上半身,“你像什么样子,多大了还不穿睡衣,那屋不是你一个人,还有你姐呢!”
    乔言打了个哈欠钻回去抱怨:“睡个觉也这么多要求,我在鹏子家光屁股呢。”
    折迭门关上了,乔爸差点要找棍子,乔语软声调和:“爸爸,快去休息吧,别跟他生气了,我提醒他。”
    乔爸嗯了一声,往卧室走的时候跟她说:“国庆单位发了两张购物卡,在我包里,你待会看看家里缺什么,正好用那个买了吧,想吃什么自己选,零食少买。”
    乔语点头:“嗯。”
    说完乔爸进去关上了门。
    她转身翻出那两张卡,一张五百一张三百,她放好后回到隔间,想先把床单和脏衣服洗了。
    乔言正平躺在她的床上,盖着她的被子,她进去时,他仰头看她:“姐。”
    乔语弯腰摸出床下的东西:“嗯?”
    乔言凑到她耳边:“买胸罩吧。”
    热息入耳,乔语脸簌地红起来,抬头掐他,压着声音:“乔言!你正经点!”
    他捉住她的手腕,一把将人拉进怀里,仗着隔壁有人她不敢挣扎叫喊,低头啃她脖子。
    “姐,我很正经,我都搜过了,”他的咸猪手顺着衣摆进去,揉她的胸,“妈给你买的内衣没有支撑作用,对女孩的胸不好,要买有聚拢作用的,带钢丝的也不要。”
    隔间的门没关,乔语怕乔爸一推门看见,只能答应:“好,你快放开我。”
    乔言撩开她的衣摆,吸了一口她晨起发凉的乳尖,她差点叫出声,双手推着他的脑袋。
    “姐,”他埋在那边咬边叫她,“姐,你好香,吃不够。”
    她挠他痒痒,他终于松了手。
    “姐,你学坏了。”乔言掀开被子,他不仅光着上半身,他是真的光着屁股。
    乔语哄他:“好了别闹,我还要去洗衣服做饭,还得写作业呢。”
    乔言又亲了她一口放开,揉了揉她的脸:“我去洗衣服做饭,你歇会。”
    说实话,听他这么说,乔语还有点欣慰。
    “我做饭吧。”他的手艺,她忍忍就行了,乔爸累了一天回来,哪能让他吃。
    他自己也心知肚明:“那我帮你。”
    乔语摸摸他翘起的刘海,心软软的:“嗯。”
    弄干净床单上他留下的痕迹后,他把东西扔进洗衣机,她的内衣依旧单独拿出,任她怎么说不用,他都要亲自代劳手洗。
    她没办法,自己过去做饭。
    公共厨卫隔着一道大门走道,他一个人无聊,给她打语音电话。
    “姐,买一套的吧。”
    乔语不理他,他就自己说。
    “要带蕾丝花边的,你穿肯定好看。”
    “小蝴蝶结也要。”
    “粉红色怎么样?不过,再怎么样的粉红色,也没你那好看。”
    电话被挂了!
    乔言坏笑着冲掉泡沫,洗完挂好晒在晾衣绳上去厨房找她。
    他凑过去帮她切菜:“我来吧。”
    乔语气归气,也没忘了提醒他:“小心点,别切到手。”
    乔言忍不住就要亲她发红的脸,她嗔怒瞪他,转头去热锅。
    他可能是疯了。
    光是看她害羞都会硬。
    做好后两人吃了一点,乔语要写作业,乔言跟那兼职老板约好今天去拍照。
    晚上回来,乔爸握着遥控器在看电视,他视线扫了一圈问:“爸,我姐呢?”
    乔爸冲卧室扬扬下巴。
    他脱了鞋,正要过去,乔爸又看到不顺眼的地方,指着他发蜡没卸干净的背头:“你一天天不好好学习作业也不写,弄成这个样子出去瞎疯什么?”
    乔言才不会跟他解释,拎起地上自己的书包往卧室走:“我这不是回来写了吗。”
    乔语果然在里面化妆台那看书,他关好门,拉上前后窗帘过去,低头时,乔语侧身避开他的亲吻。
    反应快得他觉得好笑:“姐,你看书不用心。”
    乔语似怒非怒地让开地方:“我写完了,正好陪你写会。”
    乔言皱起脸坐下,拿出他最讨厌的英语,他也知道先苦后甜,把语文放后面。
    写到一半,乔语出去做饭,他拿着手机打开app本地租房页面,滑了几屏最后把手机放下了。
    过生日前,就在上下床里好好和她贴贴也不错,就是委屈她不能出声了。
    想到这,乔言低低笑出声。
    饭后乔爸出门遛弯,跟街坊们聊天解闷,乔言写完作业,在楼下练完琴的乔语也上来了。
    她翻了翻他的作业,心里暗暗叹气:“明天你跟我去图书馆吧,我给你补一补前面的基础。”
    乔言不在意别的,只问:“有奖励吗?”
    乔语还能不知道他的心思,伸手拍了下他脑门:“别总想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喜欢当模特,可以往这条路走。但不管做什么,多学点东西读个大学,去更大的地方,见更多的人,了解这个更迭变换迅速的行业,怎么样都是有好处的。”
    “你跟我一起我就去,”乔言仰头看她,拉着她的手,“不管做什么,去哪里都行,只要你陪我。”
    这个年代小镇少年的散漫和安于现状,在乔言身上展露无遗,他好像没有梦想和目标,只要活得舒服,怎么样都可以。
    乔语不知道他现在这股粘赖着她的热情会持续多久,也许很快,他又会发现其他人,在另一个人身边搁浅自己。
    她能做的也只是在她的话还有点作用时,尽可能地引导他,就算不能教会他长大,至少教会他掌握一项属于自己的可以谋生的手段,不至于让自己以后过得太惨。
    “姐?”
    她回神。
    乔言搂紧她,侧脸贴在她身前蹭:“我去还不行吗?你说怎样就怎样,你别这么看我。”
    “我怎么了?”
    “你那个眼神,就好像你要丢下我一个人走掉,”乔言双腿夹住她的,“你不能不要我,你答应过我的。就算你真的想考出去,你也要带着我,我也去。”
    既然如此,乔语说道:“那你至少要靠你自己考出去。”
    他哼了一声:“考就考。”
    晚上收拾好一切躺下,乔语正拿着手机浏览班级群的消息,里面在说十一月校庆的事,每班至少要出一到两个节目。
    学校里喜欢看节目的不少,真愿意上台的没几个,大家水了半天没有一个人自告奋勇,全在踢球。
    这时孔孝京给她发了私聊。
    【对方分享了一首音乐  玫瑰少年(纯音乐版)】
    【听你最近的琴越来越自由了,要不校庆我们合奏一首呼唤自由的】
    乔语听过这首歌,纯音乐还是第一次,她刚要戴上耳机,床铺一阵晃动,上面的人爬了下来。
    她手机没来得及放下就被乔言抢走。
    “大晚上的找我姐干嘛!有事不能在学校说?再发拉黑。”乔言按着语音发了一条后丢掉手机,爬上她的床。
    乔语压低声音:“乔言,你乖一点,好好睡吧。”
    他掀开棉被进去抱住她贴在她耳边说:“睡,我想抱着你睡。”
    话是那么说着,手却不老实地往她身上摸。
    乔语又不敢出声,他起先只是摸她的腰椎骨,她翻了个身背对他,无声抵抗。
    乔言就在这等着她呢。
    骨节修长的大掌转而覆盖住她的小腹,往上拢住她的胸,托在手里揉,人从后面贴近,用牙咬开她的衣领,低头啃她的肩膀。
    她被挤在他和墙壁之间,四处无路,上半身也根本动不了,只能动动屁股和腿,他这时屈起膝盖抵住她的膝盖窝,像只笼子将她整个人锁困在身前的小空间里。
    她偷偷掐他手腕。
    “姐,”乔言将另一只手从她身下穿过,摸向她腿间,暗暗使坏,“你是喜欢听我叫吗?”
    乔语受不住仰头靠近他怀里,闷在唇齿内的哼呜近距离传入他耳内,他偏头凑近。
    “姐,亲我。”
    “今天不能叫,爸就在隔壁哦。”
    “舒服吗?”
    “喜欢吗?”
    “姐,你太快到了,要慢一点,是不是很好玩?”
    “亲我,亲我,亲我我就慢一点。”
    “姐,你好乖。”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