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上下床(双生骨科) > 013别再来了
    乔言紧紧压着乔语,捏着她的下巴,大张着口封住她的嘴,把她亲得透不过气。
    乔言应该是记得上次着凉的教训,始终把她裹在棉被和他炽烈的体温包围里。
    放着黄片的手机被丢在一旁,碰掉了暂停,羞耻的撞击声和浪叫呻吟响在他们耳边。
    她红烫着脸,在火热绵密的吻里软下身体,抵在他赤裸胸膛的手渐渐失去力气,随后是几秒意识的空白。
    等她再度反应过来,下身已是光溜溜得和他紧贴在一起。
    乔言一边霸道地亲她,一边用闲着的双手抚摸她。
    在她的身体上一心多用,他已经非常熟练。
    大掌穿进睡衣摆纵情游移,覆盖住她软弹的双乳,像掌控着囚笼里的白兔,肆意揉捏,但凡她不小心恰时漏出几声压抑的吟叫,他都会更加兴奋。
    他撩开衣摆,让那片灼热硬朗的胸膛和她的柔软亲密接触,压得白兔变幻着可爱的形状,他手扶着侧边挤压出的乳肉,细致地按摩。
    他终于晓得要放开她的嘴给她呼吸,乔语仰着头拼命汲取空气,乔言挪动着贪婪的唇舌,转而吸咬住她的耳垂。
    “乔言……”
    她想阻止的声音带着暧昧勾人的喘息,乔言嗓音沙哑,嗯了一声抬起她的腰,双手揉弄起她光滑挺翘的臀。
    他腰身下压,硬烫的性器贴住她下体娇嫩的缝隙,他喘息变粗,托着她的屁股,与他挨近摩擦。
    乔语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手推着他同样发热的脸庞:“乔言,别这样!别这样!呃啊!”
    她猛地发出一声短促而愉悦的哼叫,乔言就知道她又在口是心非。
    “姐,你舒服的是嘛?”
    乔语摇头断言:“不!”
    “是吗?”
    乔言托着她的手从身后继续往下,分开她的双腿,让她的下身完全打开,他挺着肿胀的性器,让流出清液的头部抵住她。
    这是黄片教他的,也是他身体本能的欲望叫嚣着想要的。
    乔言耸动着腰身,滑动,摩擦,顶撞,用这以往不曾有过的亲密姿势和她亲近。
    “不行!不行!”乔语的反抗越发强烈,“乔言不行,乔言,啊!”
    她纤细的腰在他的掌心不受控制地颤抖,一边嘴硬着拒绝,一边用行动告诉他实话,她爽极了。
    乔言当然听实话,他微微仰起头,汗从发丝间流下,是忍耐和短暂满足交织的结果,他也爽得不行。
    她那里太软了。
    又软又热,勾着他。
    蹭起来两人同时发出的喘息和身体内压抑不住的快乐声音交缠在一起,混着她软软的嗓音:“别这样,别动,乔言,你听话!别再动了!”
    他理智全失,低头吻她,壮着胆子蹭动着性器向下,让它对准她从无人碰触到及的禁忌领地之外。
    乔语从堵住的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不行!乔言不行!不可以!”
    乔语的声音就是反向的引诱,他反骨一身,越说越来劲。
    敏感的头部能体味到那里薄薄的一层阻碍。
    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如同魔音,疯狂地叫喊着。
    对,就是那里,插进去她就永远都是你的了。
    乔语晃动着悬空的双腿,几乎要哭出来,她摸着乔言的脸,求他:“乔言,你停了下来,我帮你好不好,我帮你,你不要这样!”
    乔言发丝汗湿,垂眸眼神迷醉地看着她,嗓音已经哑到全然陌生:“你帮我?”
    她点头:“我帮你,只要你别这样。”
    “姐,”他看着她,白皙的肤色因为他的撩拨浮起一层粉色,鼻尖和眼周染着绯红,目光湿漉漉的哀求的仰望着他,干干净净的一张白纸,愣是把魂都能给你勾走,他觉得下体又硬了几分,蹭着她几近疯魔,“可我想要你。”
    “乔言,”乔语吓得掉眼泪,“我们还没成年,你这是对我不负责任!”
    乔言分辨着她话语里的细枝末节,像验证了那次孔孝京的话。
    “姐,那等我们成年那天,你会愿意给我?”
    她犹豫,下一秒他沉下腰身,粗大的龟头嵌进她无人到访的入口,撑得她一痛,她瞪大了眼连忙推他,两害相权下匆忙答应:“好!好!你停下来!”
    乔言得到想要的答案,在她那里蹭了两下,恋恋不舍地挪开。
    他眼看着她整个人灵魂出窍般放松下来,忍笑侧身落到床上,将她挤在单人床内侧,盖着一半被子,手臂穿过她的脖子将人揽进怀里,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控制着她按向自己胀得发疼的下体。
    “姐,你刚才说的,帮我。”
    乔语无力地任他摆布,手掌碰到他的性器,感觉比上一次更恐怖了,她几乎不敢相信那粗大硬烫的东西,会是人体的一部分。
    “姐,”他催促,“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
    乔语无奈瞪了他一眼,握住。
    乔言揉着她软软的手,带着她一块动了两下:“姐,快半个月了,再不射出来,我真的会控制不住。”
    乔语不好意思看,只能闭着眼,一脸不情不愿地给他撸。
    乔言一眨不眨地看着,体内热血流窜,揽着她的手按在她脑后,低头强势地吻过去。
    乔语手下动作一顿,他另一只手挪过去,帮着失神的她一起,还忍不住咬她鼻尖抱怨:“姐,你专心一点。”
    乔语顾下不顾上,手动起来,嘴就被他撬开,他闯进来搅动她的舌头,又吸又咬,她手臂发软,连同动作也慢下来。
    乔言膝盖伸进她双腿间,在她意识飘忽时用手摸向她腿心。
    乔语清醒,想合紧腿却被他膝盖顶着,敞开的阴户由着他的手乱摸。
    她软声争取利益:“乔言,你刚才答应我了!”
    “嗯,我没进去呀。”乔言无辜,手指粘着不知是两人谁的体液,按向她那一点揉弄。
    乔语受不住,抖着腰想躲,乔言半身压过去,一边吻住咬唇忍耐叫声的人,一边恶劣地弄她,还坏心眼地继续催促:“姐,你要是再自己不守承诺,我也不要遵守了。”
    只那么一会,乔语就抽搐着挺起腰,手不知所措地推着他,呜呜叫起来。
    乔言特别喜欢她忍耐高潮时发出的声音,那是他给她的快乐,她不要也得要。
    他松开嘴放开她让她叫,向下大口含住她的乳肉,吮吸着用舌尖去舔她的乳尖。
    见她轻声哼着手里又没了动作,他揉了两下她的下体后并拢她的腿,将性器插在她两腿心间,挺动起腰臀。
    上下床发出晃动的声响。
    乔语踢着他:“我做,你别这样,我做。”
    乔言体味到新乐趣,按着她飞速享受着,嘴里却跟她拖延时间:“姐,你说话不算话,为了公平,我要惩罚你。”
    性器卡在那处狭窄的缝隙,而且与她那里紧挨,让他有一种已然在拥有她的强烈满足,他抽动着,有意无意地往她柔软的缝隙里钻,摩擦着她那一点,让她发出机体控制不住的叫声。
    “唔呜呜呜呜!”乔语咬住自己的手腕,明知撼动不了,另只手还是去推他。
    “乔言!啊!”她溢出难耐又舒爽的哭腔,“别来了,别再来了啊啊!”
    她刚说完,腰身拱起成一道桥,他单手托着贴向自己,感受着她身体兴奋地震颤。
    “姐,舒服吗?”
    他用腿夹紧她的,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上下床也跟着发出喜悦的吱呀吱呀声,他看着发丝散乱陷在棉被枕头里仰头喘息胸口起伏的少女,心头热涨,猛地挺身从前向后穿过她的缝隙撞向她那一点。
    两人同时发出畅快的哼声,他射出来时,感觉到下身被一股热流溅湿。
    乔言俯身抱住床上高潮后发出呜咽的人,避开那滩弄湿的床单,侧身用腿缠住她,让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姐,”他抚着她的脸,深吻下去,“我爱你。”
    “舒服吗?”乔言执着地问她。
    乔语还陷在高潮的余韵里,无力地被他抱着亲着,下意识哼了一声。
    他感觉刚发泄过的自己又硬了。
    乔言扯掉床单,抽出几张纸给两人简单擦了一下,擦完看着自己红胀的性器和她被他亲肿的湿润红唇,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
    他犹豫了一会,扶着性器凑到她脸边,摸了摸她的脸叫她:“姐。”
    乔语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看到他扶着的东西,愠了丝怒气瞪大了眼。
    “姐,刚才是我自己射的,”他恶人先告状,“给你一次机会,这次你帮我就算了。”
    乔语从小没说过脏话,气急了也只骂了句:“乔言你混蛋!”
    乔言撩开挡住眼的头发:“那姐,我也帮你舔,好不好?”
    “我不。”
    他哄:“姐,你就给我舔一次,就这一次,以后都不,好吗?就一次!”
    她闭着眼,乔言拎着她的双腿压在她身前,掰开,在她没什么实际作用的挣扎下,俯身舔下去。
    乔语脸颊涨红,这个姿势像一个倒立的青蛙,所有私密点一览无余,相当羞耻。
    他一边舔,一边俯视着看她:“姐,你看,我先来,你舒服了再给我,公平吧?”
    “乔言,我不,”她摇头,“我不要。”
    “已经开始了,不要也得要。”乔言掰着她的阴唇,让那一点处在两人视线交汇处,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伸着舌尖一下一下,轻勾着观察她的反应。
    乔语很敏感,每舔一下身体都不停的颤。
    “姐,”他故意用浪荡的言语激她,“你看,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你还往我嘴里送。”
    乔语摇头否认:“我没有!”
    他加快速度,一点点看着她再度陷入情潮,手指忍不住拨开她下面,摸着那道膜威胁:“姐,我插进去试一下好不好?”
    乔语反应剧烈,踢着腿:“不行!乔言!你答应我了!你不能反悔!你答应我的!不可以!”
    “它在吸我的手指,姐,我想让它吸我。”
    乔语看着他蠢蠢欲动的手指,考虑的是另一件事,她和自己的内心挣扎打架,权衡利弊,最后开口:“我做,你后面不要再想这件事。”
    她到底脸皮薄,说不出那几个字。
    乔言知道她的意思是,帮他舔但不会再给他哪怕是成年那天。
    但也可以这么理解,帮他舔后面就别想再让她舔。
    他自然按照第二种来理解:“好。”
    乔言最后给她吸了几口,直到她抽搐着软下身子才放下她。
    随后扶着性器凑近她,乔语问:“可以关灯吗?”
    乔言直接动手扭灭,手指轻抚她的下巴:“都听你的。”
    许久后,黑暗里,他感到一阵有热度的气息靠近他那里,她没有动手,他便给她送过去。
    碰到她热软的唇,他抓住上下床的梯子,仰头深呼吸。
    “姐!”
    “姐,你好软。”
    “给我。”
    被她张嘴含住那一刻,湿热软滑的口腔包裹着,他几乎直接射出来。
    他拼命深呼吸,死死忍住。
    不管哪种理解,这样的机会。
    只有这一次。
    “姐。”
    “你是我的。”
    “你只能是我的。”
    他绝不允许别人有这样的机会。
    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