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 > 禁忌之花(百合、人和妖、1对1) > 十九、要做吗
    订好了第二天就回东国的机票。今天,是在南国的最后一天。
    从外面回来以后,南熙薇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就一头扎进了厨房。
    其实这样比较好,这样东方菱茵就不用担心,刚刚在树林和温室里那些亲昵的举动之后,现在要怎么和南熙薇“合适”又不尴尬地互动了。
    其实本来就不用太担心的吧。东方菱茵想起柳璃湘曾经和她说的,南熙薇在交友app上很受欢迎,南熙薇和柳璃湘约会的时候特别殷勤……
    包括南熙薇为什么会因为自己过来,这么郑重其事地亲自煮大餐,大概也只是对方一贯的做派而已。
    东方菱茵自己也用人家家里的浴室洗完澡,穿回了自己的法衣。妥善放好刚从外面收集回来的重要药材后,无视刚才因为受到食人花影响而伤口再次恶化的左手,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些材料,又开始做起灵力物品来——平时只要没有花时间在和灵力有关的事情上,她就会觉得羞愧,所以就算只是很短的出差,她也带了这种东西。
    “食材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等下你饿的时候跟我说,我很快就能做好晚饭。”过了好长时间,南熙薇才从厨房出来。她走过来,自然地坐到正在做事的东方菱茵身边。
    “啊……太感谢了。真是麻烦南小姐您了。”东方菱茵再次戴好礼貌的面具,假装完全没有被对方越来越靠近的身体所影响。
    “你真的又要穿法衣了吗?在我家里,也要穿法衣吗?”
    “嗯,当然是呀。”东方菱茵对这个问题有些惊讶。她毕竟是个圣医,不穿法衣才是特例,南熙薇为什么这样大惊小怪,“哦对了,南小姐您借给我的衣服,我已经放到脏衣篮里。如果您介意的话,我去洗干净再还给您……”
    “不用了。”南熙薇回应的音调变得冷淡,准备要走,可是目光又停留在了东方菱茵那明显发红的旧伤上。
    “又疼了吗?”她捧起她的手。
    “嗯,不过不要紧的——”
    “对不起。”她把她的手贴在她的脸上,又是语气郑重的道歉。
    “这又不是您的错,您不用道歉。”东方菱茵不好意思地收回手,可是看到眼前人如此珍爱般地对待自己那只是受了小伤的左手,来南国以来,还没有平静过的内心,一波接一波地泛着涟漪。
    南熙薇只是默默地拿来绷带和消毒药水,再一次帮她仔细地消毒包扎。
    “南小姐,麻烦您了,真是很感谢。”轻声的道谢,故意假装在以“合适的”,能显出只是工作关系的语气说话。
    南熙薇没回她,而且又一次缩短了两人的距离,面对面地,几乎又要靠上来。
    “菱茵,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吗?总是‘南小姐’啊、‘您’啊的,你不觉得累吗?”
    东方菱茵没有回答,她不敢猜测南熙薇这样说的意图,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张开双臂,把自己揽了过去。
    在南熙薇的怀里,她又完全没办法动弹,只能任对方的双手游走在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清晰地感受对方正以绝对“不合适”、绝对超出工作或朋友关系的方式,在抚摸着自己。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肢体密切的接触,不但带来亲密的慰藉,也又一次触发了欲望的本能反应。
    南熙薇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下面,而且撩起了法衣,越过了她的内裤,直接触碰着她的敏感部位。
    “已经湿了哦。”南熙薇的语气,同时带有挑逗和撒娇的意味。
    光是“湿”这个字,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就令东方菱茵感到羞耻,而奇怪的是,这种羞耻,配合着南熙薇更进一步的动作,令她的下面更加湿了。
    她忍受着自己越发难以平复的呼吸,忍着要发出会令她更羞耻的声音的冲动。
    “好湿哦,泥泞不堪了呢。”南熙薇不但实时评论着她的反应,而且还拉着她的右手,带她伸到她自己的下面,亲自感受自己下身的湿润。
    从青春期开始,东方菱茵就以严肃的态度阅读过那些描述生理变化和人类本能的科普书籍,她早就从理论上知道,女性的身体会在性唤起时“湿”,但是在遇见南熙薇之前,她从来没有过这种反应。此刻感受到从自己身体里涌出的潮湿,被指引着亲手抚摸自己湿滑的内裤,还有南熙薇那令她迷醉的体味,紧拥着她的肉体的体温……
    “我也是哦。”南熙薇又抓着她的手,越过不同的衣物,移动到了另一个温暖潮湿的穴口。
    是南熙薇的。
    她也想要自己。
    东方菱茵转过头盯着南熙薇。
    带笑的眉眼露出魅惑的意图,精致的樱唇勾起诱人的弧度,再加上手感受到南熙薇那比自己那里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粘腻,令东方菱茵有种想立刻伸进那温暖的洞穴、侵占这具美好肉体的冲动。
    像着了魔一般。
    只要此刻顺着粘稠的爱液,她的手指一定能轻而易举滑入南熙薇那神秘的花园。
    那里会是像玫瑰园一般绮丽的动人,只待她一个微小的动作,就能探寻。
    啊,想要手指被南熙薇紧致的小穴夹住,想要手指被南熙薇芳香的下体整个吞掉,像食人花吞噬人类的身体那般,然后取悦南熙薇,看这张脸在自己的掌控下隐忍又满足的神情。
    只要现在伸进去,就可以达到美丽的玫瑰园了,就可以再次见到第一次亲吻时炫目的玫瑰红。
    东方菱茵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在对方的入口处流连徘徊。
    “嗯,”南熙薇轻声一哼,“要做吗,菱茵?”
    热血嗡嗡地冲上东方菱茵的脑袋。
    “我们两个都是女的,做了也不会怀孕,没什么好担心的哦。”南熙薇蛊惑的嗓音,进一诱导着东方菱茵。
    没什么好担心的……吗……
    “熙薇……熙薇……”她闭上眼,只感受指尖传来的触感,只感觉身体被包围的柔软。
    这个时候东方菱茵感觉到,身体正渐渐离开衣物的庇护。正在勾引她的人,轻轻掀起她那身纯白的衣裳,向上褪去。
    “把你的法衣脱了吧。”
    法衣……
    像被突然击中一般,东方菱茵的眼前现出那根鞭子,教堂中心挂着的、自己家卧室挂着的、父亲用来鞭策她的、神赐予人类用来督促的,督促她这个灵能力者。
    她自己手中紧握着的,她用来毫不留情向自己身体鞭打着的。
    没有什么比这更神圣。
    我、是、圣、女。
    我、不、需、要。
    她飞快抽出在南熙薇内裤里的手,飞快挣脱开南熙薇引人沦陷的怀抱。
    “不可以!南小姐……不可以!我要一辈子做圣医的。我不能做任何会降低灵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