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以心献计 > 34过山车
    期中考成绩于考完试后的周日当天晚上八点出。
    傍晚,闻一抱着手机窝坐在露台的藤椅里,手指摁着屏幕登陆校园网,输入学号和密码。白雪似乎爱上窝在她怀里睡觉的感觉,这会儿吃饱了就自个儿从她半开的房门里踱步进来,自己跳上她怀里,尾巴圈住身体,窝好了。
    到点儿了,成绩页面仍在转圈圈,闻一等了会儿还没出,口渴,将两腿放下,穿好白棉拖,单手捞着白雪下楼进厨房热牛奶。刘妈不在,大厅灯开着,闻一走到玄关关掉一盏大灯,留了小的。这期间一直单臂抱着趴肩上的布偶,没忍住掂了掂,“重了。”
    等着微波炉热牛奶的间隙,人靠在料理台沿,手也抱得酸,幸好猫还通点人性,知道自己什么体格,自己下来跑出厨房去了。
    终于得空看手机,闻一摁亮屏幕,还停留在查成绩的页面,于是重新退了再进,输入密码,这次挺快,转了两下就弹出来,只是闻一还没来得及看。微波炉“叮”一声响,还夹杂着有人迈步进厨房的脚步声,循声看,与元以若对上视线,她指尖正挂着串钥匙轻甩,轻快的口哨音也戛然而止。
    挺尴尬,是一种双方都心知肚明的尴尬,闻一收回视线转身取牛奶,身后的元以若也“砰”一下拉开冰箱门,然后嘴里开始轻点里头的饮料。闻一觉着两人还没到能互相打招呼的关系,便一手拿牛奶一手拿手机从她后边过。
    结果人头也不回给闻一叫住了,“诶,闻一。”
    语气挺平静,似乎真就是为了叫住她有话说,闻一也就停着了,玻璃杯壁厚,左手握着的热牛奶源源不断向手心里传递温度。
    “你说。”
    “我家里在办小型party,你要不要来?”
    “不用了,谢谢。”闻一秒答,心里还诧异着,这人能这么好心吗。
    下一秒,“是岑煦的生日趴,”她边说,边拿过料理台上空着的收纳箱,挨个儿将冰箱里的冰啤以及汽水之类的饮品放进箱子里,再“啪”,关好门,钥匙也随即丢进箱子。
    闻一当下确实有几秒是愣神的,而后又答,“嗯,那我也不去,谢谢。”还是要走,结果二次被叫住。
    元以若将一小箱的饮料哐当往料理台一放,整个人倚靠过去,手撑着台面,在里边找出那串钥匙放手心里把玩,问她:“所以你挺怨近期你被放在贴吧上议论的时候他没帮你,是吧?”
    “有什么好怨,我和他不熟。”
    “别装。你知不知道一句话,敌人反而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存在。我喜欢岑煦,而我知道,你也喜欢。他这人性格就是那样强势,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你拒绝不了,你只能拿钟鼎来挡着。这事儿,”几根钥匙在她手里叮叮当当响,说到这儿停顿后,又继续,“岑煦知道,他身边那几个知道,就连我,也知道。”
    原来是刻意示威来的。
    闻一把熄屏的手机放进口袋,两手捧着牛奶杯,回:“先不说你所得知的信息来源错得一塌糊涂,我就想问你,这事儿谁跟你说的?”
    “你先别管。我问你,要不要来打个赌。”元以若笑着,说出提议。
    赌,又是赌。
    闻一烦透了,“学生会的职责,除了完成学校安排的大小事之外,还包括玩一些不尊重人的赌注游戏?”
    元以若笑容微敛,又平直的扯扯嘴角,“钟鼎告诉你的?他对你还真是用情至深,他妹妹讨厌死你了,钟鼎还要不顾她的意愿跟你在一起。而你,”她拨出一根钥匙,直指闻一的方向,“利用他当挡箭牌,你的行为没比这个所谓的‘赌局’好哪儿去。”
    话音刚落,元以若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她拿出看了眼来电信息,又抬眼看向闻一,当着闻一的面儿接通,“喂。”
    “这么慢?拿我钥匙进我房间做贼去了?”开了免提,岑煦的声音就这么从她手机里,猝不及防的传出来,站在几步之外要走的闻一听到,不由得停下来。元以若没骗人,确实是办他的生日趴,不是一厢情愿,他也在场。
    元以若似乎是很满意闻一当下的反应,挑着眉,对着电话,“你家冰箱饮料挺多,我挑得慢。打我电话干嘛?想我?”语气熟稔又带着娇憨,也就是从小认识才能这样心安理得的撒娇开玩笑。
    闻一莫名有点不太想听他的回答了。
    对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在撕零食包装袋,好一会儿才应:“别废话,少整那套。把乌龙茶和酸奶留下,其他全搬来。”
    “哦,那我要不要上楼叫闻一?你家的新成员。”手机尾端的小挂饰晃荡,声响欢快清脆,一如元以若现在对着喜欢男生时的甜嗓。
    电话那头不出意外的沉默,随后,“元以若,”先是警告性的唤她本名,又接一句,“别给我添麻烦。”岑煦略带不爽的话音落,电话也挂断。
    元以若的指头哒哒敲着机身,用一种,“看,你听到了”的表情面对闻一,又来一句:“看来好像也不太需要打赌了。”
    说完抱过那箱喝的,从闻一边上过,声响惊动猫窝边的白雪,见着是熟悉的人,跟在脚边一块儿出去了。
    不过一分钟,铁艺门关上的声音从前院传进厅内。
    闻一站在那儿,握杯壁的手越来越紧,紧到手指头都泛白,晃荡出两三滴奶渍在虎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成绩没看,伸手从兜里拿手机,动作缓慢的开屏,解锁。成绩页面赫然出现在眼底。
    年排到一百五十名开外,呼吸一滞,又返回到总榜。拇指朝上滑,滑到年级前十那一栏,岑煦以及元以若的名字赫然在列。
    紧咬嘴唇的牙松开,她接着返回厨房,将牛奶倒进洗碗池里,洗干净杯子,再洗手,没调水温,冰冷的水就这么直接打在闻一手背,而她恍然未觉。
    回房间了才想起来,把成绩单给她爸妈各发了一份,然后躺在被子里等着回复。她爸照例没回,朋友圈倒是在前两天更新了一条,工作时拍的,没什么好在意。
    闻母这次回得挺快,说:一一,怎么成绩下降了?
    这句询问像个开关,打开了闻一情绪的闸口,她没打字,直接拨了电话过去,闻母似乎正看着手机,接得快,“一一?”
    “妈。”唤得轻,声线带着不自知的颤,“我成绩退步了。”
    那边环境安静,偶尔两声翻纸张的声音,“是不是因为在新环境待着不习惯了?”
    “您什么时候来接我?”
    她不想在这儿了。
    话一问出口,眼泪紧跟着滑到枕头,为成绩也为近期让她难以解决的事,更为那句似是而非指向性说她是“麻烦”的话。
    “一一······”这问题像是把闻母难倒,不再有翻书的声音传过来,她同样不再开口。闻一却莫名懂了她的沉默。
    “骗我的,是不是?说半年是骗人的。”
    “不是······你听妈妈解释,工作调度问题,现在我在外地,不方便把你接过来。”
    “嗯。”闻一抽抽鼻子,枕头湿了小块,“我知道,我不过去了,您别来接我了。”
    “那你现在还······”
    没等对方问完,闻一径自把电话挂了。
    她坐起身擦泪渍,越擦越多,眼眶也又酸又涩,挺没劲儿的,真特没劲,其实她没什么资格埋怨,人是她死命推开的,到现在这样,闻一该满意的。
    不敢想,越想就越难受,干脆下床找衣服进浴室,开了水,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哭都不敢大声,是这样了。
    ···
    ···
    大哭了一场,也洗了个澡。
    闻一在浴室里待到近乎憋闷才从里出来,热蒸汽从她开门的缝隙里争先恐后冒出。她哭得嗓子干哑又疼,头发披散着挡住脸,再次下楼烧热水喝,一楼大厅灯已经关了,只有厨房这儿开了灯,她挨着料理台,五指搭上,十一月底的天气温度降至个位数,没开地暖的室内连台面都冰凉。
    水壶咕嘟嘟冒着泡,从出气孔滋滋散热气。指示灯灭,她握着水壶柄往玻璃杯倒水。
    与此同时大厅玄关传来钥匙哐当落地的声音,热水仍咕噜噜往杯子里灌,闻一没注意身后往这来的动静,眼睛疼的都睁不开,只想着喝完水回去睡。
    “闻一?”
    突如其来的声音,闻一握水壶的手一抖,热水差点洒,她急忙放回,转过头,岑煦立在厨房门旁,脸颊浮起酡红,眼睛半睁着望向她,上前几步,以不太确定的语气,又叫了她一次。
    闻一始终没应,直觉告诉她这人醉了。
    “认错了。她才不可能对我态度像这样好。”
    见她不应,岑煦自顾自的垂下眼看她,说着。
    “······”
    挺无语,不说话还是对他态度好了,什么逻辑。
    “但你怎么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像为了确认,他再次往前,离闻一更近,少年身影笼罩着她,睁着眼,神色迷离的看闻一,“你好像就是。”
    确认了的下一秒便伸手,从后环住了闻一的后腰,脑袋也跟着低下,身上的酒气逼近她,越来越浓厚,闻一话都不敢说,被他毫无逻辑的行为弄愣,当下也没第一时间推开他。
    那张脸近在咫尺,每次呼吸喷薄而出的气息都带着醉意,唇也越靠越近,只差一点点,闻一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不由自主地出声:“岑煦。”
    而在这时,他脑袋突然往旁边一偏,脸颊滚烫,贴上了闻一的侧颈,她脖子也接着烫。岑煦将脸埋在那儿,腰上的手虚揽着。
    “差点忘记了,她不能喝酒的。”
    闻一的心跳没因为躲过他的行为而放缓,反倒愈加快,像坐过山车,到达顶峰时,天空随即炸开了一朵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