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只能拉琴不能说爱 > 第六十五章“三心二意”

第六十五章“三心二意”

    那天给陆仟发好友申请的人叫翟卢,大二民乐系拉二胡的。
    陆仟对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印象,本还在想怎么找理由拒绝,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被拉进的一个群里貌似有这么一号人。
    上次在江都的交响乐演出让负责活动的女老师对陆仟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这次管弦系与民乐系要联合举办一个活动需要一些新作品,征稿时自然就想到了陆仟,于是陆仟再次得到了一个作品百分百能顺利演出的创作机会,最近在写的作品就是为这个活动准备的。
    音乐会的演奏员们还没具体定下来,但女老师已经拉了一个小群方便统一通知。群里自然有一票老师还有可能会参加活动的所有学生们,而她刚刚略微扫了一眼初定名单,貌似看到了一个叫翟卢的名字。
    既然这样。陆仟耸耸肩,动手同意了对方的申请。
    刚通过申请,对面就给她发来了微信,问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她一头雾水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经过对方的提醒才想起似乎有几次出去玩都有这么一号人物,稍稍热情了一点。对方看她还是明显的客套着,有意无意透露自己跟袁诗桃的关系还不错,这下陆仟的热情立马真诚了不少,跟这个叫翟卢的男孩就着袁诗桃聊了几句,假模假式地约定下次几人一起喝酒,结束了话题。
    退出了对话框,她转手给好闺蜜发去了消息。
    「陆仟:翟卢。」
    「袁诗桃:?」
    「陆仟:你俩有过啥?」
    「袁诗桃:棒槌。」
    「袁诗桃:那小伙儿不是我的菜。感觉他比我还白。」
    「袁诗桃:而且太瘦了,感觉风一吹就能飘走。」
    「袁诗桃:清冷型不是我这种食肉动物的菜。」
    「袁诗桃:不过人还不错,能玩得来。」
    「袁诗桃:怎么突然问起他来?」
    陆仟看着袁诗桃的对话框一条条蹦出来,努力想把翟卢跟脑海中某个人对上号,失败。
    「陆仟:没,又有个音乐会我要写作品,他可能会演。」
    「陆仟:他就加了我微信,完了说跟你关系还可以。」
    「陆仟:我就想着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么一个人。」
    发出去的下一秒袁诗桃的语音通话请求就弹了出来。
    “干嘛。”陆仟接起电话,有些疑惑。
    “翟卢对你有意思吧?”对面虽是问话,但语气肯定。
    “啊?”她皱皱眉,“为什么这么说。”
    “我是跟他能说上几句话,但是绝对算不上关系还可以。就是喝酒的时候还行罢了,上次KTV他都不是我叫来的。”
    袁诗桃顿了顿,哼笑一声:“况且合作个新作品,演奏员主动去加作曲家的微信,还拉关系套近乎,不是要借钱就是图色。”
    都是音乐学院的,什么德行大家都一清二楚。只有作曲家追着演奏员屁颠颠上赶着讨好,除非你是名家,没有哪个学演奏的学生会主动去跟学作曲的搞好关系,都是恨不得躲得越远越好,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抓着演新音乐。
    闻言陆仟心里有了个大概,内心毫无波澜:“行吧,那我知道了。”
    “不过那小子长得是还可以,而且他爸你知道是谁吗。”
    “谁?”
    “翟东旭。他妈是卢莉萍,妥妥系统内部人员。”
    霍,正宗音二代。就算她对民乐界不算特别了解也听过卢莉萍的名字,毕竟人家在民乐系名师简介上挂着,旁边写着系主任三个大字。至于翟东旭她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她也不太感兴趣。
    “你别说,这么一看翟卢的家庭背景还真能跟你熠哥比一比。”袁诗桃打趣,“怎么样,心动不心动,这个备胎养养不浪费时间的吧?”
    “是还可以,”陆仟笑着调侃回去,“可惜我时间有限,短期之内没法三心二意。”
    “啧啧,甘明熠这是打算用什么战术,把你的时间占满然后再把你的人生占满?”
    袁诗桃知道好姐妹最近被心上人拐回家了,中间约她出来吃了一次饭,到了饭店发现人身后还跟了个帅哥挂件,还好甘明熠很上道地把沅安和也喊了过来,不然她真是要因为对方破坏她们难得的姐妹二人世界而大发雷霆了。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好姐妹那一头隐隐约约传来了某人的声音,似乎是在催促陆仟出门。袁诗桃翻了个白眼,内心不满:“去吧去吧,过你的日子去吧,别怀孕啊。”
    陆仟喷笑出声:“怀孕了你肯定是一号干妈。”
    然后袁诗桃就听见那边传来对话,一阵动静之后电话里的人变成了男声:“桃姐,最近怎么样?”
    她继续翻白眼,语气讽刺:“挺好的,就是准备参加葬礼。”
    对面满是笑意,非常识趣地捧场问:“什么葬礼?”
    “好姐妹的单身葬礼。那个单身的陆仟对于我来说已经死去了,我会给她多烧点纸的。”
    甘明熠一阵阵笑:“我也会怀念那个她的,帮我带去一份思念。”
    “别了啊,假惺惺的。”袁诗桃非常嫌弃,“你就是那个杀死单身陆仟的罪魁祸首。要不是陆仟心甘情愿跟着你走,我第一个上警察局举报你拐卖妇女。”
    陆仟好姐妹的冷嘲热讽却把甘明熠说得浑身舒畅,对方的怨气侧面证明了他和陆仟有多甜蜜,见状他忍不住得瑟:“警察把我抓走,我就举报陆仟是偷心纵火犯,然后我和仟仟一块儿进局子,住一个单间儿,还是你一个人在外头。”
    陆仟忍着笑,看着乐了个开怀的甘明熠把手机递回给她,而那台小小的机器里此刻正充满着袁诗桃愤怒的喊叫。
    她安抚了一会儿袁诗桃,听筒里突然没了动静,他俩走到了停车场没了信号。
    汽车驶出停车场,没一会儿手机便疯狂震动。
    陆仟打开微信,看着袁诗桃发来一条条恶毒的诅咒,全是关于要陆仟赶紧踹了甘明熠的。
    「袁诗桃:亏我当初还帮他,把他喊来唱歌。」
    「袁诗桃:没有妈妈我,你俩还不知道在哪个进度徘徊呢。」
    「袁诗桃:忘恩负义的狗男人。」
    「袁诗桃:我觉得翟卢挺好。」
    「袁诗桃:你都跟甘明熠半公开了他还蠢蠢欲动呢?」
    「袁诗桃:对你的意思肯定不小。」
    「袁诗桃:我觉得真行,狗还是要选奶狗,听话。」
    ……
    陆仟边看边笑着摇头,继续打字安慰怒火中烧的好姐妹,没有再接翟卢的话题。
    甘明熠用脚趾猜也知道此刻袁诗桃正在疯狂辱骂他。他丝毫不生气,反而有种莫名的快感,巴不得袁诗桃再多骂他几句。看副驾驶上的女孩抿嘴笑着,他也笑道:“还骂我呢?”
    “嗯。”陆仟嗔怪地看甘明熠一眼,“少说两句今天就拉不动琴了?”
    “对。桃姐的敲打就是我驰骋专业课的源动力。”
    说罢他随意问了一句:“都骂我什么了。”
    陆仟垂着眼,面色不改:“就那些话,来来去去的。”
    他轻笑,不再往下问,并未多想。
    *
    翟卢在加了陆仟好友那天跟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好几天没有动静,于是陆仟也就忘了这么个小插曲。有天对方突然给她发来了微信,说是有些突兀也挺突兀的,但说的内容很正经,让陆仟没法不回他。
    翟卢问她的作品配置定下来没有,她当时已经写好了开头便告诉了他有哪些乐器,对方则是给她提了一些建议然后主动结束了对话,只是对话最后跟她说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
    陆仟也不知道翟卢是见好就收,还是她和袁诗桃想多了,她连翟卢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更不要说过度在意这件事。既然对方没有表达出明显的意思来,她也就当普通同学自然相处了。
    当甘明熠随口说要她问民乐系的同学时,她第一反应就是新加的那位音二代学弟。
    这也不怪她,且不说她没有写过太多民乐作品,而且作曲系的日常活动确实很少跟民乐系有交集,所以真不认识几个学民乐的同学;平时作曲系想写新音乐需要探索音色,最好的方法就是跟演奏员面对面讨论并且直接在乐器上一点点摸索,可音乐学院的学生很少有愿意坐下跟作曲系讨论先锋音乐的,翟卢这样态度友好的演奏员主动提出愿意帮忙,陆仟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的。
    于是接下里的几天,甘明熠发现陆仟的手机似乎是比之前震动得频繁了一点。
    他起初没在意,以为只是袁诗桃的气还没消,故意黏着他的宝贝陆仟想膈应他。但某次吃完饭,陆仟被他赶到沙发上去休息,他留在厨房里收拾残余,看到陆仟的手机还亮晃晃地摆在灶台上,他刚想给对方送过去,眼睛却不自觉停留在了手机界面上。
    甘明熠从来不查对象的手机。就算是陆仟靠在他身上玩手机,他的眼睛也没有斜过一次,除非对方伸过手来给他看。但当时陆仟的手机就停留在微信聊天列表上,他看得猝不及防。她的置顶是她自己,置顶之下的第一个对话框不是他甘明熠更不是袁诗桃,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头像正飘着小红标,内容是很简单的一句问她吃完饭了没。
    他在看到的一瞬间便悄悄地把手机放回了原位,等陆仟自己来拿。他不紧不慢收拾完厨房,回到沙发上把女孩好一顿亲,两人又是一阵嬉笑打闹。他和陆仟夜晚过得幸福,白天却也从不嫌腻,总是闹着闹着亲吻就变了味道,他的手刚往陆仟睡裙里伸,对方就缓过神来跟他撒娇让他别摸了。
    “我还要写曲子呢。”
    “嗯。”闻言他未收回手,只是停住了动作,声音压低,“晚上不准写到太晚,留点时间给我。”
    换来女孩半嗔怪半娇羞的一个白眼。
    甘明熠坐在沙发上,状似在看电视,余光一直盯着陆仟。看她走进厨房,又一手拿着水杯,另一只手拿着手机走出来,虽然在喝水,目光却集中在手机上。她走得很慢,似乎是为了专心打字刻意放慢了脚步。
    他一开始还假装看电视,后来干脆直接转头盯着女孩,发现她完全沉浸在手机之中,压根就没感受到他的目光,更不要说看他一眼。
    陆仟全程拿着手机聊天走进了书房。
    “……”甘明熠的面色慢慢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