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分手点了个鸭后 > 我要你看着我撸
    这是什么离奇的开锁撬墙角剧情?施棠月惊悚得都忘了暧昧姿势的旖旎,扑腾两条腿踹凌子昂。
    凌子昂一边手握她一条腿,狠狠一拽,又往前一扑,将她压在身子底下,眸光烁烁地盯着她看。
    “我刚才给你舔逼了,有感觉吗?不觉得恶心对不对?”
    他像是逼问,又像蛊惑,手里握着施棠月的力道半点不松懈。他就要点名道姓地说出现在的情况,讲明他这个弟弟故意溜进哥哥女人的房间欲行不轨,他不让她逃避,也不肯放过施棠月任何一分情绪。
    失控的绝望稍纵即逝,施棠月挣扎辱骂的话晚了两秒,就像淋了水打湿的火枪,徒有气势但喷不出来火。
    “你妈的你是狗吧!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
    “我不用强奸你。”凌子昂动作飞快地把施棠月翻了个身,把她双手绕到身后用衣服捆住手腕,拉到大腿的睡裤和内裤脱了。
    他掰开她的屁股看了眼,啧道:“你好湿。”
    施棠月满脸通红,又羞又气。被捆起来面朝下她完全没有力气挣扎,凌子昂轻轻松松托起她下半身为非作歹,用舌尖勾她沿着阴唇往下滴的汁水,整张脸埋在她股间,舔得湿漉黏糊,还不害臊地发出舔舐嘬咂的声响。
    浑身力气泄露得更快了,施棠月愤愤的气息和控制不了的喘息形成急促又奇怪的呜咽声,紧绷颤抖的腿泛白得像薄瓷一样。
    搞她真人果然比幻想要爽很多倍,尤其是听自己弄出来的声音,和凌觉搞的动静根本不一样。
    凌子昂觉得施棠月除了不想被他舔,肯定还有一部分是爽的。不然叫声不会这么让他兴奋。
    她挣扎累了,脸埋在枕头里,上半身倾倒,虽然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但屁股的抖动和潺潺的流水骗不了人。
    凌子昂压在她背上,覆盖式半抱着,把梆硬的鸡巴插进施棠月双腿之间。
    不想玩过火让她害怕,他刻意距离小穴保持了一掌长的距离。
    施棠月还是紧绷地哆嗦了一下,累软了的声音有气无力:“我警告你别乱来。”
    “好,只要你听话点。”凌子昂勾了一缕施棠月的发丝缠绕在指尖把玩,附在她耳边问,“感觉到我多大了吗?是不是不比凌觉差。我比他还粗点点,搞起来你应该会更爽。”
    他就像小电影里没有道德观和羞耻心,满脑子色情思想的男人,同时具备年轻人旺盛的精力与好胜心,非要在床上证明自己的实力,和亲哥一较高下。
    施棠月以前觉得自己是坚定的忠贞拥护者,被他一上来就脱裤子的亲密接触和不以为然的态度越带越偏,竟除了羞耻以外没有三观崩塌的分裂感。
    她很明白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在察觉到的同时,更没法回到道德高点。
    她又被凌子昂翻面,呈正面朝上平躺着。他岔开双腿跪在她身体两边,掌心在她私处刮了很多水,随后均匀地涂到他的肉棒上,尤其在龟头上多抹了些。
    “我想做了,但你肯定不会给我。我要你看着我撸。”凌子昂略低着头,发梢在眼睛处投下一道暗影,显得双眸漆黑一片。
    在看不清的阴暗深处,他酝酿的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