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 > 甜心都想要(NPH) > 照着父母的姿势操(H)

照着父母的姿势操(H)

    朱钰又用手指剥开覆盖在肉球上的薄膜,舌尖轻触还没苏醒的肉球,等它微微变色,他又用舌尖上下弹击肉球,直到把它弹肿弹红,他才嘟起嘴,啾的一下吸住那个肉球,像吸吮骨髓似的,吸得嗞嗞作响。
    “啊……真的不行了……忍不住了…好痒……不要弄了……”
    “不行哦,甜宝忍不住也得忍着,现在不能尿出来,得被哥哥操尿出来才可以啊……”
    “那你别弄我了啊……”
    “可是哥哥还没吃够宝宝的小屄屄啊……除非宝宝能扒开小屄屄求哥哥操,哥哥就暂时不吃宝宝的小屄屄了。”
    何甜甜被逼得没法,只能将小手从下边伸过去,用小手指扒开肉穴,回头看着朱钰皱眉求道:“钰哥哥,快来插我,甜甜里边好痒啊……”
    “真的很痒啊,我看见你里边的肉肉都在动。”朱钰笑着用手指拨弄了一下何甜甜正在蠕动着的穴肉。
    “嗯……因为甜甜一看见哥哥就馋的不行,所以才会动得这么厉害……啊!!好粗啊嗯……”
    “甜甜的小甜嘴哄得哥哥心都酥了,哥哥真的好高兴,现在就来喂饱我的好甜宝,嗯……甜宝……你太紧了吧?生完孩子反而更紧了……”
    “那哥哥喜不喜欢甜宝紧呢?甜宝紧是因为想紧紧抓住哥哥,不舍得哥哥走呢!”
    何甜甜说着还摇动屁股画着圈,带着穴肉螺旋搓揉着半插在里边的肉棒。
    “你这调皮家伙,真是,爱死个人!!”
    朱钰在何甜甜摇屁股大法里奋力突破防线,终于拓开扭转的穴肉,插到了最深处。
    抵在子宫颈上,朱钰忽然有些感慨,他趴在何甜甜背上,亲着她的后颈低语:“甜甜,你要是能给哥哥一个孩子多好,我们这一族不能在我这里灭掉……有一个你生的孩子,还有你相伴,朱钰此生足矣……”
    “哥哥,蜘蛛不是能一生一大堆吗?甜甜给哥哥生一串小蜘蛛好不好?”
    朱钰笑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红巨蛛从来都只能生出一个独子,我不敢奢求那么多,能有一个就很好了。”
    何甜甜又开始摇着屁股撒娇:“哥哥多努力努力,没准甜甜就能给哥哥生出一串呢?”
    “呵,那好,就让哥哥多努力努力,射满甜甜的小子宫,让甜甜给我怀上一肚子小宝宝!”
    经过甜到粘牙的笨蛋情侣阶段,两人终于热火朝天的开干起来。
    一开始,朱钰操得并不快,他匀速出入着,因为不那么刺激,何甜甜也只是发出小猫一样的哼唧声,可是水出的却不少,沥沥拉拉的从穴口往下淌,将墓室里的青砖地面都淋湿了。
    “是不是已经适应了,我的宝?我可要加快点速度了……”
    朱钰将何甜甜的一条腿放到供桌上,因为往常他速度一快,何甜甜就夹腿,让他插不爽利,所以他现在都提前摆好动作,防止她老夹腿。
    “哥哥,你一会…轻点……”
    何甜甜又在恳求着,不过她的轻点、慢点一类的请求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回应,就她那吸精妖穴,到最后,那些男人没插死她已经是因为真爱了。
    朱钰大手按在何甜甜抬起来的右腿上,身体稍稍前倾,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撞击在何甜甜的屁股上,因为力道大,每一下都震得何甜甜的屁肉颤好久。
    他的速度不快,可每一下都像夯木桩一样,将子宫颈撞得一次比一次更扁更软。
    “嗯!啊!太重了…轻点啊……”
    何甜甜果然如朱钰预料的那样又想夹腿,可她的腿被朱钰死死按着呢,所以只能蠕动穴肉,企图稍稍阻挡朱钰的重击。
    可是她越绞穴肉,朱钰操得越重,到后来,不但是重而且还加上了速度。
    “呃啊啊啊……扎漏了…扎漏了……一定是漏了,太快了,嗯嗯嗯嗯啊啊啊………”
    何甜甜被他撞得身体深处酸麻的要命,她实在是受不了,只能用左腿夹向腿间,想着多少能抵挡一二。
    “真不老实!”
    何甜甜才夹了一下,朱钰就感觉到了,他干脆伸手将何甜甜整个人都抱起来,用给小孩把尿的姿势抱着她。
    “我看你这回还怎么夹!”
    朱钰用手臂架着何甜甜的腿窝,迫她大大打开双腿,再无一丝夹腿的可能,然后就是直上直下的操击。
    “呜哇……太深了…我不夹腿了,饶了我……嗯嗯啊……”
    “我才不信你这个小骗子,再说咱们这样不是正好符合画上的姿势了吗?这可是父母长辈亲自指导的,我们可不能不从……”
    “啊,快别说了……羞死个人……”
    “好,不说,纯干!”
    “呃啊啊……慢点啊……这样我忍不住啊……”
    “忍不住就不要忍,画上的人不是都没忍吗?”
    “啊……你这坏蛋…慢啊……咿……嘶……我…我忍不住……嗯嗯嗯……啊啊啊……坏蛋……我忍不住了!!额啊啊啊啊…………”
    朱钰操得太快,那东西又太硬、太大,何甜甜拼命想忍,可是她哪里收紧,朱钰就偏偏专门撞哪里,她哪里能忍得住?只能像画中人一样,尖叫着呲出潮水,哗哗哗的浇在面前的供桌上。
    等何甜甜不再喷水,朱钰停住,亲着她汗湿的耳后低声询问:“亲宝,是不是舒服死了,嗯?哥哥棒不棒?爱不爱哥哥?”
    “哈……哈……嗯…爱…爱哥哥……爱死了……朱钰哥哥,亲我……”
    何甜甜扭头去找朱钰的嘴,朱钰当然是高兴的迎合上去,只是在他们亲得啧啧有声时,一阵石头摩擦的艰涩声音忽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