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倒霉少女的守护灵(np) > 谢季安的春梦(H)
    “怎么去了这么久?”刘依依在工位上无聊地扭着椅子,半天才等到谢季安回来。
    “突然想去厕所来着~”谢季安虽然露出了虎牙笑着,眼睛却是不敢直视刘依依的脸。自我谴责道:真是的谢季安,你疯了!
    “那我把几个需要输入的地方都告诉你啊,最好是用笔写一下,虽然有电子文档,但是还是这样可以加深印象……”刘依依给谢季安指着,谢季安看着刘依依张张合合的小嘴,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
    “嗯——就是这样啦...你学的蛮快的嘛,搞得我可有成就感了!”刘依依看到谢季安填完一个单子,拍拍他的肩膀,笑得眯起眼睛,也露出一排小白牙。
    “依依姐,你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你吃吧?”临近午休,谢季安主动提出请刘依依吃饭。
    “啊?不用不用,我带了。”刘依依摆手,“你太客气了,请我吃饭做什么~”
    “依依可是有大帅哥亲手做的午饭哦,和我们这些订外卖的不一样~”高倩拿着刚从楼下取的外卖,回来正好听到二人对话。
    谢季安心情低落了一瞬,面上不着痕迹地问:“依依姐有男朋友了?”
    “啊?算,算是啦~”刘依依低头看了眼电脑的时间敷衍了一下,看到正好到午休时间连忙扯开话题,“我去热个饭,季安你也赶紧去吃饭吧!”
    “依依姐喝不喝奶茶?辛苦教了我一上午,让我请你喝吧?”谢季安跟着刘依依到茶水间,从身后侧头看着她。
    刘依依知道这种心理,处于新人的时候总是会对带自己的前辈有点负疚感,需要付出点什么才心里安稳,于是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啊,那我要百香果的,加冰半糖!”
    …………
    “好啦好啦,今天需要做的都完成啦!明天见,季安~”一天结束,大家都收拾好了东西,刘依依和谢季安告别。
    “明天见,依依姐~”
    “依依姐~”
    “依依~”
    “嗯——”一间单人公寓里,一个年轻男人在睡梦中呻吟。梦里,刘依依来到自己的公寓里,说要一对一辅导自己。
    “怎么回事?你这里的编码输入错了,怎么这么粗心呢?”刘依依上身穿这一件oversize的白T,下身穿着一件牛仔短裤,与自己并肩坐着指着屏幕,“虽然这里可以扫码录入,但是也要再核对一遍的,错一个数字都不行!”
    两个人独处又相邻得如此亲密,闻到刘依依身上柔顺剂的味道,谢季安硬了。
    “怎么不听我讲?”刘依依看起来有些不高兴的样子,竟然身子一转跨坐在自己腿上,捧上自己的脸直视着她的脸,“怎么不看我?什么态度?”
    “不是,我,依依姐你先从我身上下来,我要去厕所…”谢季安撇开脸,为自己的反应脸红,虽然,自己以前没和人那个过,但也不至于……
    “嗯?怎么又要去厕所?”刘依依撇起了眉毛,竟然伸手隔着裤子摸上了自己鼓起的一包,“憋成这样?”
    “呃嗯~”谢季安嗓子里压抑出一句呻吟,不自觉挺了一下腰。
    “呵呵,因为这个你这么走神啊,那可不行,我要负责带好你这个新人呢!”刘依依笑容放大在自己眼前,水润的唇在自己面前一张一合,就这么吻上了自己。
    “嗯——”刘依依的手探进谢季安穿的休闲裤,摸上了自己的肉棒。谢季安打了个激灵,从没被别人触碰过的地方,被刘依依隔着内裤摸感觉天灵盖都发了麻,顶端立刻兴奋地冒出了一股水。
    “嗯,出来了就好了对吧?”刘依依低头看到手里的东西,隔着内裤揉了揉,然后把手从内裤伸了进去,嘴唇又凑到谢季安的耳朵吐气道,“你身上的薄荷味道,真好闻。”
    “哈啊……”谢季安腰都颤抖起来,微凉的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前后轻轻撸动,是自己任何一次自慰都没有过的快感,这还只是手啊……
    谢季安不由自主地前后耸动起腰来,闭上眼红着脸不敢看刘依依,在自己即将要射的时候感觉到刘依依突然停了下来。
    “嗯?”谢季安迷茫地睁开眼睛,看到刘依依意味不明地看着自己。
    “你就是这么回报带你的前辈么?自己享受?”梦境中的刘依依面上染了几分恼怒,谢季安心里一慌:“不是的不是的,我…我……”
    “你?你怎么样?”刘依依说着,手指甲扣了马眼一下,谢季安直接射了出来。
    “唔——我也…让你出来……”羞红着脸说完这句话,就把刘依依抱上了沙发,蹲在地上仰视着刘依依,手探上她的牛仔裤沿,“可以么?”
    “嗯…”看到刘依依轻轻点头,谢季安就迅速的解开刘依依短裤的纽扣,还不等短裤完全褪下,鼻尖就抵上了刘依依的内裤。
    “好香~”除了柔顺剂,还有刘依依身体的香味,“我可以亲的,对么?”
    看到刘依依点头,谢季安就伸出舌头隔着内裤舔起来。一下一下,直到唾液和淫液一起把内裤打湿,才把内裤褪了下来。谢季安看到暴露在自己面前的小穴时,喉咙上下滚动,不等再问就含上了那处水润的甜蜜源泉。
    “嗯~啊~”谢季安听到刘依依甜甜地呻吟回荡在耳边,舌头更加用力地舔过甬道内壁,一滴不剩的将淫液全部卷入口中。阴蒂还在沉睡,等舔够了小穴后,舌头上移,在探寻到那处渐渐挺立的小豆豆后用舌尖拨弄起来。
    “啊啊~”谢季安的头发被抓住,听到刘依依的叫声好似被鼓励了一般舔弄地更起劲了,对着阴蒂使劲的嘬了几口,感受到她的腰部开始颤抖,赶紧又堵住穴口接下因为高潮涌出的那波爱液。
    “好甜,依依姐,依依~呃啊——”谢季安只是喝了刘依依的爱液,就又射了。
    “依依姐,依依~”谢季安把脸埋在穴口,依恋地喊着她的名字……
    “滴滴滴,滴滴滴…”闹铃响起,谢季安迷迷糊糊拿起手机一看——凌晨叁点,原来是迷迷糊糊定错了闹表。感受到自己身下的狼藉,想起了刚才的春梦,狠狠抓了一把头发从床上起来,自我咒骂道:“谢季安,你真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