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贱狗(校园H) > 眼神(H)
    女孩半趴在地上,浅蓝色内衣拢住两团绵软,校服塌在腰间,裸出隐绰的雪色肌肤,形状漂亮的蝴蝶骨高高躬起。
    被撕碎的内裤躺在她腰侧,少年压在她身上,腿心的阴茎在她干涩的穴里进攻,许眠欢没有湿,他插得她很痛。
    指甲抠在地板上,泛着白,许眠欢仰起脸,绝望地闭上眼,抿住汕涌的哭意,她的声音在一下下的抽插里摇晃:
    “宋溺言。”她喊他的名字,“你这是强奸。”
    身后进攻的少年笑出声来,压着欲的声音里满是嘲讽,许眠欢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放任湿漉漉的眼角蜿蜒出一行泪痕。
    许眠欢从前以为自己是个很坚强的人,她被抛弃这么多年,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在被校园霸凌,可此时此刻,此时此刻她在他身下忍受痛苦的顶撞时,许眠欢有一刹那觉得,她熬不下去了。
    真的熬不下去了啊,永远空寂的家,永远都在被羞辱的自己,一次次碎在眼前的希望,她是这样厌恶宋溺言,她的处子血浸上他的下体,她只是想让无能为力的灰暗与破碎的狰狞杀死他的高傲,在那张精致的五官里凿出一洞脆弱。
    可他却压着她,掐着她的脖子,没有狰狞,宋溺言依旧高高在上,她献出的贞洁没有捧回他的绝望。
    她不想做。
    许眠欢从来没有对做爱这样排斥过,他一下下的抽插让她想吐。
    可这具身体在一次次水乳交融里早已变得淫荡,她的花穴早已习惯了他的形状,许眠欢抠着地面,刚打算用尽全力从他的性器下爬出来,肉棒的龟头凿上她的G点,许眠欢浑身一软,花瓣滋出一滩湿液。
    许眠欢咬着唇角,因着刚才的扑倒,胸乳还泛着肿痛,宋溺言的手指就在这时从身后摸上她的奶头,毫不留情地揪着乳头,用力往前一拉。
    双重痛觉的刺激下,许眠欢居然又流出水来,宋溺言冷哼一声,扬起另一只手扇往她的臂瓣,几声响亮的“啪啪”声后,那两瓣瓷白被色情的红噬没。
    他俯身对着她敏感的耳垂吹气,笑着问她:“宝贝,你流的水更多了呢,小骚货喜欢被打屁股?”
    若在放在以前,许眠欢是绝对会放下羞耻心跟他调情的,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她,不再是强迫他的“极端爱慕者”,
    她是许眠欢。
    于是她抿紧唇角,死活不愿意接他的腔,脑子里还在计量该如何逃,宋溺言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转过头来与他对视。
    许眠欢猝不及防,湿漉漉眼眸里的倔强与厌恶彻底暴露在他眼前,她的心脏一停,下意识想要躲开他的目光,却忘了自己的下巴正被他掐着,宋溺言指下稍稍用力,不给她垂头的机会。
    她只能被迫与他对视,许眠欢想敛去眼里的情绪,可她太恨了,无论如何都无法往自己清澈的眼睛里掺那些假惺惺的平静。
    情欲的浪潮冲刷着她的理智,蜜液将粉嫩的肉棒涂抹得亮晶晶,阴茎顶撞的速度越来越快,许眠欢甚至疑心是自己眼底的厌恶让他的性器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宋溺言死死禁锢着她的下巴,那双桃花眼蒸着她看不懂的疯狂情愫,他突然垂下头,一遍遍亲吻着她的眼睛,浪荡又虔诚。
    他抽出肉棒,撸动几下后,尽数射在她脸上,这是许眠欢第一次这样近地接触他的精液,第一反应没有控制好情绪,她抬着眼愤怒地瞪他。
    宋溺言却探出手,指尖缓缓描摹她的眼睛,流连的动作让许眠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再也压不住眼里的疯狂,他歪着头问她:
    “好喜欢宝贝这样看我,要是在这个时候把宝贝的眼睛割下来,这个眼神会一直留在宝贝的眼睛里吗?”
    许眠欢顿时发出今天的第叁声尖叫。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第一次深切地认识到,面前这个面容精致的少年是个疯子,是个变态。
    宋溺言骨节分明的五指搭上闭上的双眼,笑痕从唇边一点点爬出,许眠欢过于震惊于他的疯态,彻底忘了自己的逃跑计划,直到压不住情绪的宋溺言粗暴地把她扯过来,掰开她的腿再次操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