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 > 楚君甚美 > 72.桑抚
    连楚看到他媚笑着端过女人递过来的酒杯,小啄一口。女人淫邪地往他的胸口摸去……
    只差一寸,便停住了。
    打斗声、砍木声将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涌向外面,正巧有一名女人被一脚踢进堂里,撞碎了大片的瓷酒壶,也撞到了一群交欢肉体的身上。
    现在一度静默了几秒,直到鲜血流窜到某个人的脸上,尖叫声如海啸般群涌四散——
    “啊啊啊,死人啦!”
    她们再也不顾自己是否光溜着身子,炸了锅得喷溅而出。
    连楚差点被撞倒,季扶站在台上一动不动,望着她,似乎没料到她的出现,脑子空白,更甚有些狼狈不堪的心理。
    觉得不应该被她看见他的浪荡耻态。
    然而眼前出现一道白色的寒光向她刺过去的时候,瞳孔剧缩——
    “快躲开!”他大声吼道。
    连楚眼微斜,早已看到了锋利的剑尖,根本没有任何躲蔽的时间,也在那一瞬间,她看清了刺过来的人,正是消失很久的临芷。
    脚根本动不了,汗已经湿了掌心。
    难道真得要死了吗?
    这问题刚蹦出来,“铛”得一声,夺她命的剑被挑了开去,在空中晃了几个弧度咣声落地。
    是一位‘女子’救了她,背脊笔直挺拔,傲然霸气,后梳着马尾,用冠束发。
    “还不可以杀她。”话是对着临芷说的。
    临芷却红了眼,咆哮道:“怎么不可以,她害我杀错了自己的母皇。”
    她话语癫狂,身形胡乱抽动,一双充满恨意与杀意的眼珠子死死盯着连楚,“她还占有了我的爱人,杀母之仇,夺夫之恨。我一定要杀、了、你!”
    说到最后几个字,她疯狂地捡起地上的剑,拼了命也要把连楚给斩于剑下,最好是被她一刀刀捅死,临芷陷入这样的想法中,“啊啊啊啊啊,你给死吧!哈哈哈哈,最好不要死得太快,不然会没有乐趣的。”
    可她这样的行为还没有实施,一只脚踹向她的胸膛,‘嘭’得一声,便飞出去几米远。
    连楚捂住眼,耳朵好像又听到剑刃划过地砖的清脆声,忍不住透过缝隙去看,就见救了自己的‘女子’用一只脚压住了剑,临芷要反抗,却被另一脚修理得很惨。
    她要站起来,‘啪’得一声,一脚甩向她的脸,临芷不服,还要继续,‘女子’也不客气,膝盖猛踢向她的下巴,接着又来了几下……
    连楚感觉牙齿好痛,此‘女子’真剽悍。
    等临芷真得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那人转过身,轮廓极深,刀削刻斧般的五官,深目高鼻,自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质,身着黑色劲装,睥睨地看着她,皇族贵气尽显。
    战场当中,不仅有周国女皇的人,也有清竹楼的人,还有苍得的人。周风见来的人是周瞻晏,立刻抽身,“原来母皇派的人是你。怎么,你也打算起那个皇位?我的十妹。”
    她眼里目光审视着周瞻晏,舔了舔牙。
    连楚不知道她们在讲什么,但也知道自己的人根本打不过她们,而自己会成为一个阶下囚。
    她的脚刚往旁边挪了挪,她们两个人的目光就看了过来。
    “……”
    突然,连楚看到季扶走了过来,后面跟着桑抚。
    屋檐之上,巫棠看到下面已经都被控制住,微一侧身,躲开苍得的攻势,径直往连楚的方向掠去。
    却在目光中看到临芷拿着剑躲在某个角落里蓄势待发,神色变暗,加快了速度。
    苍得哪里会让他得逞,带走连楚,身体腾空,立刻去阻拦。
    同一时间,两边人都往连楚的方向过来,一个在上面,一个在她的面前。
    季扶率先走过来,复杂道:“你到底是谁?”能让这些人如此抢夺的,绝对不会是简单的端菜工。
    他隐隐觉得一直照顾自己的女子就是连楚。
    站在季扶身后的桑抚能感觉到他激动的情绪,微颤着身体。那一刻,萦绕在他的心头是两个相爱的人终于相认了,而自己依旧困在黑暗中,飞蛾一样寻找着一丝微弱的光。
    桑抚望向连楚,普通面皮之下是他永远都见不到的样貌。他清晰地记得在那个窄小昏暗的房间,她手提着食盒过来看季扶,说出那样傻又可笑的话。
    他觉得荒谬,觉得她跟那些嫖客没什么区别,蓄意勾引,咬上了晶莹的耳珠,却听到一声婉转呻吟,觉得就算真得被她白嫖了,似乎也不错,如果那个时候,在她还没推开的时候,就强势出手,勾引成功。
    会不会就得到那样一份感情呢?
    会不会不用出去接客,也有人送上食物?
    会不会只做她一个人的男人?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亲手将机会放走了。她亲眼看到自己如何在女人身下娇纵喘息,那是自己都不愿意的事,一次又一次,在她来了以后,在季扶终于生出孩子以后。
    如果可以,他想用一切的技巧取悦她,在她心上留下自己一片位置。
    所以当剑刺向她的片刻,他毫不犹豫地挡在她的面前。
    ‘噗’——
    利刃刺进皮肉,直接穿透的声音,让连楚震惊,她终于微转头看向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很不理解桑抚,但他的行为实实在在让她震撼。
    连楚伸手去抱住了他,可临芷见一击不成,还想再来。
    巫棠立刻出手将其打晕,紧随其后的苍得同样一掌向他的头部劈去。
    刹时帽幔掉落,随同而下是如同万树银花绽放的银白色发丝,在月光下折射着银光,像洒下的星光,昙花一现的美丽,带着某种棠花香。
    这是连楚第?二次感受到了震撼,她抬头去看的时候,只瞧见巫棠露出的一截精致下巴,随后被他用手扶着帽沿,遮挡住。
    此时,躺在连楚怀里的桑抚艰难地伸出手去捏她的耳垂,每一下动作都牵扯着痛楚,他绝望地开口,“如果当初遇到的是你,会不会……”
    会不会就不是这样的结果。
    他努力闻着她身上的幽香,淡雅温柔。
    终究是不曾拥有。
    作者: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