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爸是首富 > 第二百三十六章:倒酒
    “什么?梅姐……你叫我们什么?”
    达叔听了梅姐的话整个人都愣在那,他身边的工人也都愣住了。
    梅姐没好气的白了达叔一眼。
    “能叫你什么,叫你李大傻子,你要是再敢挖老娘墙角,老娘弄死你,你给我过来。”
    说完,梅姐指了指方宇,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方宇耸了耸肩膀,连忙跑到梅姐身边,梅姐带着方宇转身就走。
    “梅姐。”
    达叔突然喊了梅姐一声。
    “嗯?”
    梅姐不耐烦的回应道。
    “对不起,谢谢。”
    达叔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之后还朝着梅姐深深鞠了一躬,其他工人也都跟着达叔朝着梅姐鞠躬。
    “神经病,老娘又没死,滚蛋。”
    说完梅姐头也不回的走了。
    方宇虽然没看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能感受到梅姐和这些工人之间微妙的变化,好像梅姐没有那么讨厌他们了。
    看着梅姐渐行渐远的背影,达叔的眼眶湿润了,他也顾不得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了,没多会眼泪也流了出来。
    “好多年了,梅姐终于原谅我了。”
    达叔自言自语道,其他工人也都表情欣慰的看着达叔。
    从梅姐的儿子死了之后,梅姐就没有叫过镇上任何人的名字,每次的对话都是骂人,今天梅姐竟然叫了达叔的名字,这也就代表着,梅姐已经没那么生气了,甚至可以说是原谅他们了。
    梅姐直接带着方宇回到餐馆,一打开卷帘门,方宇和梅姐都惊呆了。
    虽然很久没有开业了,可是餐馆里似乎经常有人来打扫。
    这里干净的程度,比方宇在工作的时候还要干净。
    “这……”
    梅姐愣了一下。
    “这一定是达叔他们收拾的。你看达叔他们虽然以前做错了事,可现在确实在努力弥补,你说对吧梅姐。”
    方宇笑嘻嘻的说道。
    “等等,他们哪来的钥匙?”
    梅姐说完,立马凶巴巴的盯着方宇看。
    方宇被盯得发毛,他连忙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口袋,示意梅姐自己只有家里的钥匙,当初被辞退的时候,他可是把钥匙还给梅姐了。
    “这么说,这帮工人溜门撬锁?”
    梅姐阴嗖嗖的说道。
    方宇一看梅姐又要发火,连忙劝梅姐别生气,大家也是好心好意。
    可梅姐却瞪了方宇一眼,她挽起袖子。
    “你去把那些王八蛋给老娘叫过来。”
    说完,梅姐头也不回的进了厨房。
    方宇叹了口气,看来这帮工人又要被梅姐骂了。
    方宇把工人们喊了过来,除了要上夜班的几个人来不了之外,剩下的这几个工人也不敢不来,只能灰溜溜的站在店门口等着梅姐骂他们。
    毕竟他们确实是撬锁进来的,但也是因为怕梅姐这里长期不收拾长了毛之类的,餐馆总归还是要干干净净的。
    “怎么办,我们还去了梅姐家里,帮梅姐把家也大扫除了一番……”
    达叔有些心虚的说道。
    “达叔,虽然你们是好心,但是这个溜门撬锁确实不大好……”
    方宇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小子也挖苦我!为了让梅姐回来能有个干净整洁的环境,我容易嘛我,你以为我愿意做这种事!”
    达叔委屈的说道,说完还使劲的敲了方宇的头一下。
    一行人在门外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腿都站得麻了。
    正当大家点烟想要提神的时候,梅姐突然打开门,叫他们进去。
    达叔带着工人心情忐忑的走进饭店,等待着梅姐的暴风洗礼,谁知道刚一进去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
    梅姐竟然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发什么呆,给老娘坐下。”
    梅姐先自己坐在椅子上,然后没好气的对大家说道。
    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唯唯诺诺的坐了下来。
    “酒。”
    梅姐对方宇说道。
    “什么酒?”
    方宇有点傻了,这剧情怎么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什么什么酒?柜台上的酒看不到吗!”
    梅姐吼道。
    方宇连忙起身去柜台拿酒,可看到那些酒方宇有些发懵,柜台上的酒都是茅台一类的好酒。
    方宇疑惑地看了看梅姐,谁知道梅姐更火大了。
    她催促方宇把所有酒都拿过来。
    “我问你们,平时在我饭店吃饭是什么感觉?”
    梅姐突然盯着这些工人问道。
    这些工人哪敢回答?难道告诉梅姐她饭店的饭菜比屎还难以下咽?
    为了推卸责任,大家把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达叔。
    “俺们都没什么文化,让我们这里唯一的领导达叔来回答您吧。”
    工人们说道。
    达叔生气的瞪了那些工人一眼,然后尴尬的朝着梅姐笑了半天。
    梅姐砸了一下桌子。
    “问你话呢!”
    达叔被吓得一激灵,他收起笑容,想了半天。
    “先不说好不好吃,反正能吃饱就行……”
    达叔心虚的说道。
    “那意思就是不好吃呗。”
    梅姐不满的说道。
    “不不,好吃,不好吃我们怎么能经常来光顾,我们又不是贱皮子你说是不是。”
    达叔嘿嘿的笑着。
    “你们就是贱皮子!”
    梅姐似笑非笑的调侃了一句,然后将两瓶酒递给达叔,让他们自己打开倒酒。
    达叔拿着两瓶上千的酒根本不敢喝,在梅姐的又一次催促下,达叔才敢打开酒瓶。
    等大家都倒满酒之后,梅姐又一次不满的拿着酒杯敲了下桌子。
    “怎么着李庆达?不知道给你梅姐倒点酒?”
    梅姐不满的说道。
    达叔恍然大悟,连忙站起来给梅姐倒满了酒,嘴里连说自己错了,还以为梅姐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喝酒呢。
    梅姐没理会他们,指了指桌子上的菜。
    “不是说我饭店做的菜难吃吗?你们今天必须都给打扫了,不然你们知道后果。”
    梅姐冷笑了一声。
    看着一桌子菜,在座的人都有些畏惧的咽了口唾沫。
    “这梅姐是真的原谅我们了吗?我看她这架势怎么好像在菜里面下毒了。”
    挨着达叔的工人小声对达叔说道。
    达叔使劲捶了那人的腿一下,让他别乱说。
    遗憾地是梅姐听见了他说的这句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自己面前的一条鱼,不偏不倚的砸在那个工人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