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超神修仙大师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生花·奇珍

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生花·奇珍

    站在山顶,唐龙回首望向那百里花海,豁然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变得更加的诡异,那种死一般的死寂太骇人了。
    风停了,连花草都停止了生长。
    飞鸟也绝迹了,蛾虫蝴蝶也不再飞舞采蜜。
    流水也停了,原本蜿蜒的小溪中,水彻底静了下来。
    蛙鸟虫鸣,统统都消失了。
    整个小空间像是被谁按了暂停键一样。
    他试了试抬起手臂,发现没有异常。
    他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偌大的一个小世界里,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这种恐怖,他曾经只有在做噩梦时经历过。
    小时候,他睡觉不老实,总会翻来覆去,梦中就经常梦到从高处甚至云端跌落,有的时候甚至会梦到从一个像素方块世界跌落,自己变得如同米粒般渺小,不断的下坠,整个世界只有自己的声音。
    事到临头,后退是不可能的,如果要想有所收获,或者想找到破局之法,整个空间唯一有一个目标,就是那水井棺。
    他略做准备,便小心迈步上前,暗中紧扣厄运飞刀,全身宝物虽然众多,但配得上诡异二字,处理各种异常情况比较拿手的,也就手里这货了。
    如果情况一旦不对,他也顾不上什么对死者不敬了。
    一步,两步,三步……
    一种无形的压力,使得唐龙的步伐非常沉重,如同在泥潭中行走,他越过第一位修士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
    相比山下那些听到钟声后,变成石人的修士,这个修士像是还活着一样。
    皮肤依旧充满光泽,甚至连眼睛都还直视着前方,眼珠中还能倒映出那具水晶棺。
    唯一的问题是太亮了,亮的居然反光,他们侥幸没有化成石人,却变成了陶瓷一样的人。
    这是遭受了某种更诡异的噩梦,直接化作了彩陶人偶。
    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了看身上,确实没有变化。
    另外十几个人,包括那位机关算尽太聪明的余华,都没有逃过这次厄运,又傻乎乎死了一次。
    唐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遭遇那种诡异的厄运,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是体内的混沌神石在起作用,也可能是厄运飞刀。
    “咚……”
    就在这时,钟声再次响起,一道气浪涟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传向四方,越过他的时候,他仔细感受了一下,果然体内有一种奇怪的波动,抵消了这钟声。
    而在这钟声之中,他还听到了一个清晰的声音。
    那声音很微弱,但却和自己方才的心跳声很类似。
    “难道,水晶棺中的人,还没有死?!”
    唐龙瞬间觉得毛骨悚然,他倒是不怕鬼,怕的是这善恶未知的大佬如果真没死,第一个反应必然是杀人吧。
    他停下了脚步,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水晶棺是这个小空间最大的秘密,不管是宝物还是想要离开这里,也许真的都要靠它。
    但现在,情况却又变了。
    如果真没死,那就可怕了,眼前这十几个活生生死去的修士,就是最好的例子。
    走到了这个距离,他已经能看清水晶棺中的情形了。
    那是一个衣着华贵的上古女修,明明死透了,却又透着满脸的凶狠,死人活人唐龙还是分得清的,反而是这种不死不活的怪物,让人寒碜。
    这女修,一看就是那种狠辣货色,生前估计就不是好东西,死后就更加诡异难测了。
    如果说后来进入者,被钟声化作石人,还只是进来的人咎由自取的话,那么这里那里原本的殉葬活奴,就足以证明墓主人不是好东西了。
    正在这时,山下几道遁光由远及近,他立刻停下了脚步,这是又来人了。
    这一波人,有点像是五大门派,有的驾驭飞剑,有的是拂尘,还有的驾驭骨刀,有的御使花篮,五大门派的人一个不少,都来了。
    这些人,个个神情严肃,如临大敌一般,应该也是见到了沿途那些刚刚化作石人的修士。
    他悄然站在一个化作彩陶俑的修士旁,努力把自己装作是一个陶俑一般,一动不动。
    他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骗过五大门派的人,心里一直默念。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这三十多人很快就上了山顶,看到前面这些一动不动的彩陶俑,不禁停下了脚步。
    “奇怪,躲过了钟声的石化诅咒,为什么还会化作陶俑?”
    一个白云仙山的弟子,上前检查了一下,顿时大急道“此地估计有变,这些人都化作了陶俑,表面看起来和活人一样。”
    “这活尸空间向来是不祥之地,发生什么都有可能,我们还是尽快取了宝物就走吧。”
    “那就各凭机缘。”
    五大门派的人好像也不是很齐心,一起行动应该也是为了取这里的宝物。
    唐龙庆幸没有被发现,估计也是这伙人修为不高,又太怕出现意外,没注意到化作彩陶俑的人群里,居然有一个是活人。
    钟声每隔一段时间就响起,这些人早有准备,都没有受到邪术侵扰,直到那钟声里,再次传来一声叹息。
    毫无意外,这一声叹息犹如催命符一般,原本跃跃欲试的三十多人,瞬间就化作彩陶俑,无人生还。
    “就这么死了?”
    唐龙瞬间感觉到三十多个生机瞬间消散,十几道白光回城。
    他原本还想借机观察下这诡异的叹息,到底是如何置人于死地的,现在看来,至少筑基期的修士,在它面前是毫无抵抗之力的。
    原本想象中,携带秘宝出现,可以抵挡一切灾厄的情形,根本没有出现。
    除了自己,依然好好的站在这里。
    “机缘或者宝物,到底在什么地方,难道要打开那水晶棺,去里面找?”
    唐龙心头一震恶寒,这坑爹的钟声夹杂的那一声叹息,太霸道了,如果能看到他们如何去获取机缘,自己也可以跟着依瓢画葫芦,现在却是两眼抓瞎。
    长生派这些年来,几乎没有关于这个诡异空间的记载,应该是被五大门派联手垄断了。
    不过,经验也不总是管用的,不然刚才那三十多人也不会被秒杀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暴力破解了。
    他慢慢退开,足足退到了厄运飞刀的最远施法距离。
    先布下了迷踪阵,再布下诛仙剑阵,然后盘膝而坐,深吸一口气,手捧厄运飞刀,开始诅咒起来。
    “请宝贝转身!”
    一道黑烟,两道黑烟嗖嗖地直扑水晶棺。
    要说这玩意儿歹毒,霸道,尤其是叶孤城那老好人送来了先天柳叶,让这厄运飞刀补齐了遗憾后,胃口变得特别大不说,威力也是大的突破了天际。
    至少截至目前,唐龙还没发现它诅咒不了的对象。
    不管水晶棺里那东西,是没死透,还是活过来了,甚至是变成僵尸了,先诅咒它一番总归是不会错的。
    如果这里躺的是一个沉睡十万年的善良仙子什么的,唐龙不至于冒险去救,但也不会落井下石去诅咒。
    但这种拿活人殉葬的货色,他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几波诅咒下来,水晶棺之中居然没有动静,只是钟声依旧每隔一段时间响起,诡异的心跳声却没有了。
    没有动静,不代表就安全了,他决定继续诅咒下去。
    每次黑烟耗尽了,他就开始打坐恢复,吃丹药,嗑灵石,把厄运飞刀喂饱了,再继续诅咒。
    足足十个小时后,他看到有一线散发恶臭的黑血从水晶棺的缝隙流出时,这才停了下来。
    现在的情况,应该安全了吧?
    唐龙盯着那看不太真切的水晶棺,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总觉得那里似乎还有某种危险一样。
    “请宝贝转身。”
    这一次,他祭出了飞刀,瞬间就感觉到了这准仙器传来的巨大杀气。
    果然如此,水晶棺之中,还有诡异的货。
    一拜之下,只见一道毫光升起,瞬间就斩向了水晶棺之中。
    果然,诡异的事情如期发生了,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飞刀没入水晶棺中,不知将什么存在斩杀了个干干净净。
    随后,他准备再次祭出,飞刀却左顾右盼,没有半点杀气,那就意味着,这里没有生灵了。
    他又试着催动葫芦放出黑烟,依然是没有目标,这说明那里的诡异存在,确实是被消灭了。
    不过,反正已经到了此时,他也不知道马上上前去打开水晶棺,棺里的诡异生物是被杀死了,但不代表开棺就没有危险了。
    照道理说,那些只有筑基期的修士,应该不会胆大到直接打开水晶棺。
    里面的诡异存在,既然今天如此邪恶,以前也不一定就是省油的灯。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过去了。
    陆续又有三拨人误打误撞掉进了这个小空间,都被那水晶棺后面那座石钟发出的钟声给变成了石人。
    他甚至都怀疑,长生派那个诅咒,会不会和这钟声,或者那水晶棺中的诡异存在有关。
    忽然,他看到水晶棺上,居然有东西长出来了。
    那是一朵花,接着又是一朵……
    一会儿工夫,水晶棺上面居然长出来了九朵洁白无瑕的花。
    除了在大墟山,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洁白的花,这花似乎孕育了极强的生命力一般,眨眼就繁盛无比。
    这些花,应该就是这里的宝物了,而且是有大机缘那一种。
    他试着伸手一招,九朵洁白无瑕的花就落入了手中,被一团灵气包裹,不敢直接碰触。
    “叮,恭喜你得到了九朵永生花·奇珍。”
    永生花?而且还是奇珍。
    这还是他第一次得到奇珍级的材料。这是一种材料,却不是灵草,看来是另有用处。
    收起了永生花,唐龙觉得有一股吸力围绕着自己,仿佛只要轻轻牵引,就能离开这个小空间。
    他回首看了一眼那死寂的水晶棺,还有那座同样诡异的石钟,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感觉如果就这么走了,可能就亏大了。
    想做就做,他撸起袖子,马上就干。
    唉,我虽永不言败,但也只能期待下本书了,最近正在构思新书,更新的慢,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