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傻子的燃情岁月》第二卷 95.在等待,非停更

《傻子的燃情岁月》第二卷 95.在等待,非停更

    姚远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周围的世界就都变了。
    他是冲着水泥地面急冲而下的。“砰”的一声,眼前就是一片黑暗。
    可接着又是“呜”地一声响,就有隐约的歌声传入他耳朵里,且歌声越来越清晰: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阴间还有这种歌?被人间给同化了?
    这歌声,好像是从他小时候有些记忆的,那种挂在树上,或者安装在电线杆上的高音大喇叭里传出来的。
    不会吧?人间都不用这种东西了,阴间比人间还落后?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左侧不远就传来“砰砰”的声响,吓他一哆嗦。
    “大傻,大傻!你睡醒了没有?”
    一个女人的大嗓门随即就在那个方向响起来。
    谁是大傻?这女人是谁?小鬼还是孟婆?
    他不敢睁眼,唯恐睁开眼来,看到牛鬼蛇神一类吓人的东西,吓得一动不敢动。
    那声音喊了几声就不喊了,接着就是远去的脚步声。
    那个大喇叭依旧响着,不过又换了内容。
    “提篮叫卖,拾煤渣。担水,劈柴,全靠她……”
    怎么都是老的东西?
    姚远感觉有些不对了,仗着胆子,慢慢把眼睛睁开了。
    首先映到眼睛里的,是带着手绘风格的,花样繁杂的花纸,一张张的拼接在一起,连接成一片。
    他见过这种东西。
    小时候,他们家住的平房的天棚,就是用这种花纸糊的。
    现在都用石膏板吊顶了,谁还用这种老旧的花纸啊?
    他慢慢往下转动眼珠,就看到了天棚下面的白墙。
    在他躺着的左手边上,白墙空出一个长方形来,那是通向外间的门。
    他躺着的地方,是一个炕。对,是炕,砖垒的。木头的才叫床。
    这绝对不是阴间,这是他小时候住的那种老房子。
    没死?穿越了?回到小时候了?开什么玩笑!
    他伸手在眼前晃晃,大人的手,但绝对不是他的手!
    尼玛,我不是我自己!
    姚远吓坏了,一个轱辘就从炕上滚了下来。
    的确不是他自己。他瘫痪了,在医院的病房里躺了半年了,下半身没有知觉,也不能动。
    而这个身体,行动自如!
    我变成谁了?
    他从地上站起来,四下里扫寻,他想找面镜子,看看自己到底什么模样?
    外间靠门的地方,墙上挂着一面老式镜子。长方形的,上边沿是一个不规则的弧形圆边。圆边下面,横着印了“团结奋斗”四个红字。半米多高,挂在门边的白墙上。
    他仗着胆子往外间走。
    走到门口那里,“砰”地一声,脑袋一疼,眼前金星乱冒,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差点晕过去。
    碰头了。
    他只有一米七四,走到门口还低头了,怎么还会碰到头?
    忍着痛,揉着脑袋站起来,狠劲低一下头,就到了外间。
    他终于站到那面镜子跟前了。
    但接着就傻了。
    镜子里没有姚远,只有一个浓眉大眼的虎汉。
    他动动手,摸摸头。镜子里的虎汉也动动手,摸摸头。
    我嚓!我变成谁啦?
    他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虎汉,足足有五分钟。他认出来了,医院里照顾他的姚叔!
    这应该是姚叔年青时候的模样!
    尼玛,穿越到姚叔年青时候了!怪不得刚才那个女人在外面喊他“大傻”。
    姚叔叫姚大厦,脑子不灵光,说话磕巴的厉害,大家就把他的名字姚大厦叫成“姚大傻”了。
    姚远叫姚大厦姚叔,是因为在他瘫痪的半年里,姚叔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是对他最好的人。
    虽然同姓,两个人却没有任何关系。
    姚叔是厂里派来照顾他生活起居的,因为姚远是工伤。
    在工伤发生之前,他是厂里的积极分子,技术骨干,干部重点培养对象。九十年代的大学生,正值工作经验丰富,风华正茂,前途无量之时……
    可是,工伤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知道没有恢复的可能,厂里把他往医院里一扔,再没有人来看他。只派了又傻又结巴的姚叔,过来照顾他。
    父母过来,不是来安慰他,关怀他。他们是来和厂方谈赔偿的,因为赔少了,不够他们以后雇人照顾他下半辈子的。
    女朋友的离开,成为压垮他生存意志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在父母去厂里,和厂方签署赔偿协议的那天,他支开姚叔,从床上滚下来。然后,凭借双手和胳膊的力量,爬到病房外的阳台边,再攀越阳台的栏杆,从四层高的地方,翻落下来……
    姚远不愿意回忆这些,因为想起来,就是世态炎凉,满满的悲伤。
    大凡有一丝牵挂,一丝希冀,谁想死啊?姚远也不想死。
    他挣扎过,心里想着所有身残志坚的形象。为消磨时间,他强打起精神,和说话结巴的姚叔聊天,把他能想到的,能问姚叔的问题都问了。姚叔的家世都让他翻来覆去探寻了好几遍,几乎可以倒背如流。
    如此一聊就是半年。
    可是,半年之后,他还是被残酷的现实给击垮了。
    既然从那个世界离开了,那个世界就从此与他无关,他也不愿意再想了。
    既然变成了年青的姚叔,他就做姚大厦,考虑姚大厦的事情好了。
    姚叔的名字,是他那当厂长的,不着调爹给取的。那时候,不是要建设社会主义的高楼大厦嘛!
    姚叔的爹,是这个工厂的第一任厂长,部队上下来的干部,参加过抗战和解放战争。夫妻没有生养,就从孤儿院里收养了姚叔。
    后来发现他不是正常孩子,也没有抛弃他,一直把他养大。
    后来,运动开始了,老厂长受到批斗,受不了小将们无中生有的污蔑,自杀了。妻子同样受到批斗,失踪了。
    姚叔从此成了孤儿。
    姚叔失去了父母,没有了生活来源,革委会就把他招到厂里来,打扫街道,这一干就是一辈子。
    姚叔去医院照顾姚远的时候,已经五十多岁了。
    姚远一米七四,姚叔却是一米八几的大个儿。怪不得姚远刚才从里屋出来的时候,会撞头。
    看镜子里姚叔的模样,应该也就在二十以里,十七八九的样子。
    现在是哪一年?
    姚远开始满屋里找月份牌。这个年代,每家每户家里都应该有月份牌才对。
    终于,他在外屋的北墙上,看到了那个他想看到的小本本。
    公元一九七零年八月三十一日!
    这一年姚叔入厂,任务是接过他那失踪的养母的扫帚,继续在工人宿舍区里扫大街。
    前年冬天,姚叔的养父,老厂长在厂保卫科看守室里自杀身亡,轰动了整个机械系统,成为机械系统武斗结束的标志性事件。
    今年八月,姚叔的养母突然失踪,从此杳无音讯,姚叔失去了生活来源。
    怪不得他刚才躺在床上,感觉饿的心慌呢!
    刚才在外面喊他的,应该是邻居姜姨,拍打着里屋的窗子,喊他起来吃饭。
    养母失踪以后,就是姜姨每天过来喊他去她家里吃饭,从此照顾他的吃喝许多年。
    正想着,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姚远透过外屋门上的玻璃往外看。
    一个脑后梳着两个短辫子,穿了一件蓝底白碎花褂子的中年女子,推开院门进来了。
    原来,这房子的外面还有好大一片院子。正对屋门的地方,安装了一个大铁门。
    推开铁门进来的,应该还是姜姨,来叫他过去吃饭。
    眨眼之间,姜姨已经到了屋门跟前,推门进屋,看到傻乎乎的姚大傻,“唉哟”一声说,“你可算睡醒了,我这饭都凉了热,热了凉的八遍了!”
    姚远想冒充姚大傻,开口礼貌地叫一声“姜姨”,嘴里呜噜半天,竟然没有说出话来。
    我嚓!姚叔的傻也随着他穿回来了!
    姜姨似乎早就习惯了姚大傻这个样子,也不奇怪。伸手过去,拉住他的手,领着他往外走。
    姜姨的手指修长,很好看,手掌却很是粗糙。
    姚远被姜姨拉着,慢慢出了屋门。
    外面的院子很大,红砖垒的院墙。
    奇怪的是,院子并不太宽,却很长,应该超过了里面屋子的总体长度。
    他回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这院子里是两套房子。
    他刚才所在的屋子,只不过是相连着的,其中的一套。
    另一套房子,就在他住的那个房子的西边,也是外面带着个小厨房,两套一模一样。
    那一套房子是谁住着?为什么和他住的这套,中间没有隔墙呢?
    还没容他想明白,姜姨已经扯着他出了院门,顺手把铁院门插上,放了他的手,对他说:“自己跟着走!这么大了,总不能天天让我领着走!”
    姜姨四十多岁,头发乌黑,白净脸堂,大眼睛。就是放在今天,年青的时候也绝对算美女一枚。这时候,虽眼角有些皱纹,仍旧不失风韵犹存。
    出了院门,是一条一米半宽的走道。走道后面是姚大厦家的院墙,前面就是前排房子住户的窗户。
    厂区工人宿舍的房子,不像农村房子那样杂乱无章,而是一排排的统一建造的。姚远小时候就住在这种地方,并不感觉陌生。
    走道东面,还有一户人家。过了这户人家,就是外面比较宽的大道,可以走汽车的,但和这里面的走道一样,都是土路。
    宽道对面,仍旧和这边一样,是一排排的房子。
    姜姨的家,在走道最西边,另一条宽道的边上。过了姚大厦住的房子,还有姚远不知道谁住着的那套房子,就是姜姨的家了。
    姚远跟着姜姨进了她家的外屋,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从外屋的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