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观日 > 《观日》第一卷楚江开 第七十四章 为老不尊药先生

《观日》第一卷楚江开 第七十四章 为老不尊药先生

    这!
    陈剑飞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何东,见他一袭青衫飘飘,头上乌黑的发丝飘扬,挽成发髻,以一根精致的木簪穿过,再加上那张娇俏玲珑的面孔,赫然便是子虚门中人人熟悉的大师姐容若的模样。
    但……
    此时“容若”口吐男声,却分明是何东那贼兮兮的腔调。
    “好高明的易容!”
    “是傀儡术!!”
    陈剑飞终于想明白了一切,再次霍然转身,那个挨了自己一剑还会放毒,又在自己第二剑中不堪重负被打回原形的,此刻已化作一只小巧玲珑的傀儡人偶。
    修行的世界里,易容再高明也只能算是障眼法,之所以连日耀境的陈剑飞都着了道,最关键的当然还是这个成功扮演了何东本体的傀儡。最难得的,是这傀儡不但能够惟妙惟肖地模仿何东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修为气息都一般无二,中剑还毒的手法老辣凶狠,让人完全无法想象这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头人。
    何师弟……哦不对,应该说是何师兄了!
    陈剑飞叹了口气,倒也输得心服口服,哪还敢在何东面前托大,哪怕何东此刻身着女装显得古怪滑稽,他仍然恭恭敬敬地一躬到地,肃容道“何师兄术法高妙,竟然连傀儡术也修至三品境界,可喜可贺,小弟受教了!多谢师兄指点!”
    “哈哈哈,好说好说!陈师兄客气了!”
    何东也是意外之喜,直到陈剑飞找上门来,他才知道这问道战最后一轮,自己和陈剑飞竟然是抽了个双向签!所以他扮演的容若,最初那点慌乱,真的不是演戏,而是发自于心,反而成了骗过陈剑飞的重要一环。这一场侥幸获胜,获得了最为珍贵的六分,一举将陈剑飞从第三名的位置上推下来,自己取而代之。
    心情大好,何东既然得了实惠,口头上便显得十分大度,仍旧以师兄相称,表示自己只是侥幸获胜,不敢认为自己真的拥有胜过日耀境剑修的实力。
    ……
    “是傀儡术!”
    鲁文达简直要老泪纵横,前几日他悉心教导的女弟子夏语冰重伤离了楚门山,一身修为也不知能否保全,鲁文达嘴上不说,却一直闷闷不乐,偶尔还会在心中嘀咕何东出手未免太重太狠……
    傀儡术原本就冷门,捞到一个有天赋的弟子那是何等不易,若是就此毁掉,是傀儡一门的损失。
    现在看来,自己简直太浅薄了啊!哈哈哈!
    日耀境的夏语冰?没关系没关系,已经有两个日耀境在何东手里吃瘪了,甚至还有一个身受重伤的。
    大人的眼光,什么时候让咱们失望过!
    鲁文达浑身的气势都不一样了,目光炯炯地盯着阵图中的何东,暗暗盘算着用什么办法把这个徒弟从老药罐子手里抢过来。
    刚才何东施展的那个傀儡,可以说是穷尽了三品傀儡可以做到的极致,不考虑本身品质的话,甚至连四品傀儡都很难与之媲美!按照这样的光明大道继续前行,待何东第五境甚至还只是第四境的时候,便可以尝试以本命傀儡成就身外化身,那可是傀儡师最强大的术法之一,被视作是傀儡师逆袭的转折点。一旦身外化身修炼成功,通常来说同级别的剑修符修,反而要被踩在脚下!
    只是……自鲁班宗师以后几千年,能将这门艰难术法修炼成功的,掰着手指头也数不出几个人来。
    “好厉害的一剑!”
    一直微微闭起眼睛的谷三败倏地睁开二目,赞叹道“何东最后这一战,最后这一剑,乃是整个子虚问道战中最强大的一击!大概是因为面对陈剑飞被逼出所有潜力的缘故,这一剑隐隐超越了日出巅峰的层次,达到了日耀境界的威能!也因为如此,陈剑飞才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身后发起突袭的,不是容婆婆,而是何东本人!”
    呃!
    一提到容婆婆,众人不约而同地都沉默了一下,心照不宣。
    这个何东……胆子真是太大了!
    胜利的确是争取到了,但……利用容婆婆来布局,甚至这个局早在问道战开启之前便已经埋下了伏笔。要不是那些荒唐的举动,又怎么能在刚才第一时间就骗过了陈剑飞,让他真的误以为何东和容若是在这里私会。
    日后,容婆婆若是怪罪,该当如何是好……
    “嘿嘿嘿!我的乖徒儿啊!”
    苟起如饮醇酒,整个人都醉醺醺地得意道“用傀儡放毒,有搞头有搞头!哎我说鲁胖子啊,你也是修行界中成名的傀儡大师了,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你总是盯着我做什么?别做梦了,老子的乖徒儿,不可能让给你!你不如去盯一盯小白吧,傀儡术加符道,说不定也很有搞头,值得研究啊!”
    “药先生!可不能为老不尊……”
    白灵脸上一红,近年来在楚门山上授徒修行,与鲁文达稍有些异样的情绪生发出来,没想到苟起的目光如此毒辣,竟然将这点火花都看得明白。
    不过……
    白灵掩饰似的低下头,却不是为了这点萌芽期的情事,事实上毕竟也是过百岁的人了,要有那个心思便尽可以去做,根本不会像真正的年轻人那样考虑太多,越考虑越是乱七八糟反受其扰。
    之所以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真实情绪,是因为白灵刚才全神观战,以符道大师的身份,注意到一个旁人未曾关注的细节。
    那是何东最后一剑锁定胜局时,他笼在袖中的左手,却很偶然地掠过漆黑如墨的一角。
    一生浸淫符道,白灵对此极为敏感,立刻能够确定,那是一枚符箓!
    那么,是什么符箓让何东在这个时候捏在手里,显然是防备着陈剑飞还能再次逆势反扑,那就要用这枚符箓来压制或者是防御。
    以日出境修为,可以用来勉强对抗第四境修士的符箓?
    黑色的?
    白灵并没有思索太久,很快就从浩如烟海的符箓体系中确定了几乎唯一的那个可能。
    是黑编钟符!
    这……就更耐人寻味了!
    何东懂得符道,不算秘密,只是没人知道他的符道水准,也已经达到能够炼制并使用最强大三品符箓之一的黑编钟符了?
    这符箓……之前福不符对阵何东的时候曾经施展过一次。
    难道说,就是那一次,就被何东趁机学会了?
    我的天!
    符道理论中,哪里有过这样不可思议的“趁机”……
    白灵只觉得一颗心砰砰乱跳,她资历浅些,不敢像鲁文达一样流露出与苟起抢徒弟的意思,但……若是如此天资……谁能舍得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