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最爱 > 穿越农家慢慢爱 > 《穿越农家慢慢爱》第一卷VIP卷 陈有福的心上人

《穿越农家慢慢爱》第一卷VIP卷 陈有福的心上人

    李青柏好说歹说,才算解释清楚了来龙去脉。李秀才这才战战兢兢的收下银子。还一直可惜,自己只有三亩地,而且不能种重茬,今年不能种辣椒,真是太可惜了。
    青竹在家没待几天,又回了京城。
    一天,青竹正在糕点铺和大海商量一款新开发的糕点,就见有一顾客上门。
    起初,青竹并没有太过注意此顾客,毕竟顾客太多,他们也注意不过来。
    不过,这个顾客却不像其他顾客,买完糕点便离开。而是,一直打量着李青竹。
    青竹还没有注意到此人的时候,早已觉察到异样的熊大,就走到青竹身旁,遮挡住此人打量的视线。
    顾客这才将目光移开,笑笑,带着糕点离去。
    众人皆没把此事放于心上。
    此人一路带着糕点,七拐八拐,进了一个小胡同,一推门就喊道“娘,我回来了,给你买了一些京中人人称道的糕点,这可是稻花香糕点铺的点心呢。快尝尝看。”
    出来开门的妇人则用虚弱的语气责怪道“志远啊,娘一大把年纪,吃不吃这些无所谓,你别整天浪费银子在娘身上了。”
    原来,此人,正是陈有福的同窗兼战友杜志远。
    杜志远因为救安王有功,所以在没有战功的条件下还得了安王的青眼。在第一批的回京士兵中,也专门点名让杜志远随行。
    因为他也读过书会识字,甚至功课都还不错,安王便让手下给他安排了个官职给他,还额外赏了他一百两银子。官职不大,七品的兵部主事。
    凭杜志远自身的条件和资质,他就是考取了秀才,也不一定能中举。现在,七品主事,已经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他也没想到,自己挡那一剑,能换来如此好的前程。
    他上任之后,就租下这个小院子,并且将体弱多病的母亲从乡下接了过来,精心侍奉。
    他爹,在他被征入伍的第二年,就因为忧心病重而去世,这让他感到无比的遗憾。
    按说,做官的有父母去世,都要丁忧三年。只是,事急从权,他爹是在他上战场时过世的,而且现在也已经过了一年多,安王便特地免了他的丁忧之事。
    杜志远是个大孝子,对母亲侍奉周到,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给母亲买来,让她享享清福。
    “志远啊,娘不需要这些,娘最盼望的,还是你早点成亲,让娘在闭眼前抱上孙子,娘死也无憾了啊。”
    杜母说的语重心长,都怪自己没本事,给不了孩子什么。孩子现在有本事了,她开心,只是儿子年龄大了,还没有成亲,这始终是她放不下的心事。
    “娘,你放心吧,我已经有中意的姑娘了。”杜志远安慰着母亲,脑子里却闪现着李青竹的样子。
    “野有蔓草,零露薄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当夜,辗转反侧间,杜志远嘴里,反复念叨着这几句诗!
    这首诗写的是非常浪漫而自由的爱情良辰美景,邂逅丽人,一见钟情,便携手藏入芳林深处,恰如一对自由而欢乐的小鸟,一待关关相和,便双双比翼而飞。
    杜志远觉得,一见钟情的美好爱情,他已经遇到了!
    自此,他每日下值后,都会去青竹那里买些糕点,以期和美人相遇!
    青竹终于意识到不对!经常来买糕点的顾客不少,但是一直找机会跟她搭话的却不多!
    安王一般是早上上完早朝来,最近事多,有时候也不会过来。这个男人却是每日黄昏她们快关门的时候才来。
    青竹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反感安王,却对杜志远的态度莫名的抗拒!
    后来,连续几天,青竹都会在杜志远平时来的那个点,提前半个时辰回去!
    杜志远不知道李青竹有意疏远自己,只认为青竹是有事才早些离开。
    后来,他就一改往日下值来店的习惯,而是选择在中午衙门午休的一个时辰里来店。才终于堵到了青竹。
    青竹躲避不及,只好打过招呼,然后去了后院的休息室。杜志远等不到李青竹出来,便要擅自进入后院。
    熊大早就看这人不顺眼,似乎也明白自家小姐的不耐烦,便伸手阻挡杜志远前行。
    搁在以前没钱没势的杜志远身上,根本就不会反抗。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已经算是一个有点小权力的京官,这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他这才亮出身份,硬要闯进去。
    熊大却不吃这一套,他更在乎的是自家小姐的感受。
    两人开始发生肢体冲突。
    杜志远本是一体弱书生,即使军队里锻炼了几年,身体也没有练强壮,根本不是熊大的对手。不过过了两招就败在熊大手下。
    “你敢殴打朝廷命官!”杜志远碍于李青竹的面子,不想把事情闹大,还是只想着震慑一下这个男人。
    熊大毫无惧色,只说这后院都是女子,他不便进去,自己只是阻止,并无意伤他。
    杜志远刚想再次开口,就见院子里又有一男人直接走了进来,而熊大等人并无人阻止。而进来的这个男人,他似乎也有些面熟。
    此人正是魏逸轩。他又趁午休过来给青竹送信。
    魏逸轩看了看眼前稍显狼狈又有些眼熟的男人,不禁开口道“阁下是?”
    杜志远仔细端详了一番,犹豫的问道“你可是,魏夫子?”
    他可没少从同窗陈有福嘴里听说魏逸轩的事迹,而且魏逸轩去书院找陈有福时,他也偶尔注意过这个跟他们同龄却早早考上了秀才的男人,而且当时还把此人做为榜样激励过自己。
    “久仰了,魏夫子。在下杜志远,跟陈有福是同窗,又一起上了战场,现在兵部当值。早就听有福兄提起过你。”杜志远自报家门,跟自己敬仰过的人,说话也格外谦逊。
    魏逸轩也回了一个书生礼“怪不得看阁下面熟,原来是有福兄的同窗。幸会幸会。”
    青竹听见魏逸轩的声音,就知道陈有福又来信了,便出来见魏逸轩。见气氛有些尴尬,只喊了句“姐夫!”。
    杜志远没想到两人是这种关系,也才知道,李青竹也是老家陵县的人,而且还是陈有福在战场上都念念不忘一直挂在心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