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建造狂魔 > 《建造狂魔》运河城,锦绣川 第304章 老杨、天才

《建造狂魔》运河城,锦绣川 第304章 老杨、天才

    飞碟体育馆办公室。
    葛小天拨通老杨的电话……
    事实证明,老杨是个闲不住的人。
    或者说,他习惯了冰熊那种生活氛围,烈酒和孤独,血肉和枪炮……
    要不然,他一个金盆洗手,不问江湖事的人,本应该在老家逗逗孙子种种地,为什么跑去屁颠屁颠的跑去参加授勋仪式?着急忙慌的帮天成买坦克买飞机?又帮天成租赁两百多万亩荒田?
    葛小天怀疑,这老家伙只是想找个留在冰熊的理由。
    毕竟他的子女在黄江混的很不错,而孙子杨林也和亲家林杨加入天成商会,做起正儿八经的买卖。
    帮老洪处理手提箱的时候,葛小天十分慷慨的给了老杨百分之一的辛苦费,差不多有四十万富兰克林。
    都是混过的人,自然晓得啥含义。
    老杨没推迟,也没把钱换成红钞,而是在冰熊再次做起买卖,分别开了家酒吧和网吧。
    有人脉关系在,只要钱到位,这都是小事。
    不过,老杨却把百分之八十的股份给了天成,仅仅留下百分之二十,负责管理和运营,并表示,以后开分店,按照总资产进行追加投资或者稀释股份。
    回想老杨口中的老羊头、弟兄……
    葛小天猜测。
    开几家酒吧和网吧,挂靠在天成旗下,搜罗那些跟他打拼半辈子的老人,今后也能有个好结局……
    或许,他在了却心中的另一种牵挂。
    因此,葛小天将老杨之前给的两千万,也算进了天娱驻冰熊远东公司的股份中。
    而天成租赁阿穆尔农场,除了安排几名企划部人员,大部分事项由老杨帮忙照看。
    这几年冰熊经济不好,失业率贼高,无论劳务派遣,还是职业移民,签证都十分麻烦。
    并且,阿穆尔也不会接收太多人,有他在那边,无疑能解决许多麻烦。
    暴壮汉?
    肯定要暴。
    葛小天打开系统地图。
    抬着3号城镇中心当花轿的壮汉们,已经深入西伯利亚山区,快要抵达科雷马河。
    再往北已经不属于阿穆尔,而是雅库特国。
    嗯,没错,一个国家!
    冰熊的成员。
    那是一个除了华夏以外,全球面积第二大的黄种人聚集地,长相几乎跟华夏人相同。
    葛小天很早很早以前,就想把分基地丢在这里,当作大后方。
    西伯利亚农场?
    那只是个意外!
    雅库特总面积占据冰熊的百分之二十,约有三百万平方公里,南起阿穆尔,北达北冰洋。
    一月份气温27c~50c,七月气温2c~19c,东侧最低温能达到70c。
    这里约有九十万人口,六百座金矿,四十个锡矿,以及同等数量的煤矿、石油天然气、云母矿……
    将基地放在这边,种植、畜牧、旅游……
    偷偷的来肯定不行,咱要合法。
    积攒一笔外汇,五月份拎上钱箱子,带上大队保镖,以华夏知名开发商的身份,空降雅库特。
    一手挥舞钞票,一手怀抱鲜花‘投资!投资!联合开发!共同发展!’
    到时候在地图上画个圈,对外宣布,先畜牧种植,二十年后再深度开发……
    实则是暴壮汉,伐木、采石料、苟黄金……
    只不过,实行这个计划以后,估计毛子真的会把他当成人傻钱多……
    “算了,傻就傻吧,为了资源,为了奇观,为了进入下一个时代!”
    葛小天从地图中指示壮汉,在山沟里给城镇中心找个隐蔽又平坦的地方安置下来,就地开采。
    壮汉并不是机器人,但身体素质决定了抗寒性,穿上保暖内衣、羽绒服,保护到位,零下三十度都不是事。
    扫一眼缓缓上升的石料……
    等等!
    葛小天揉揉眼。
    ‘金矿+1’
    ‘石料+1’
    ‘金矿+1’
    ‘石料+5’
    ‘金矿+25’
    “这特么……遍地都是钱啊!”
    “捡的,应该不犯法吧?”
    “嗯,方圆千里没个落脚点,随手捡几块石头,肯定不犯法!”
    葛小天给自己找个理由,重新拨打没接通的老杨电话。
    这时,眼帘中再次跳出一串提示。
    ‘金矿+50’
    五十克1份系统金矿,等于五千红钞。
    这么一会,三四十万到手?
    “卧槽!”
    “嗯?有这么打招呼的么?”电话接通,听到感叹,老杨很不爽。
    “不是!”葛小天深吸一口气,瞅到再次蹦出来的+99,强忍激动关掉系统,“说出来您可能不行,我特么刚刚捡了两块狗头金!”
    “我最受不了你们天成的就是这说来就来的狗屎运!老洪这样,你也这样……嘟嘟嘟!”老杨直接挂了。
    “……”
    葛小天忍不住再次打开系统,然而,足足瞧了五分钟,再也没能看到金矿提示。
    不对啊!
    把狗头金带回来卖,自身价值肯定比回收更合适!
    可惜,系统指令中并没有保留资源的选项……
    “唉,这就是命啊!”
    感叹一声,葛小天继续拨打老杨电话。
    “你小子存心气我是不是?”
    “怎么可能?咱说点正事!”葛小天一本正经的开口问道“杨老啊,那边买卖怎么样?”
    “按照企划部的方案,花少量红钞从华夏购买食物、建材,提高天成商会出口额。
    随后帮海兰泡建造一座办公楼,拿工程款抵扣房屋租赁、水电暖等费用。
    然后以改良版‘集体农庄工分制’的名义,让阿穆尔本地长官轻易接受这种制度,雇佣喜欢玩乌拉传奇的劳力帮忙建造。
    再然后推广乌拉传奇,通过游戏充值、游戏点卡、廉价食物回收工分,或者回收本地特产、电器、古董,以进口方式,运到黑龙兑换食物……
    这段时间,花了二十万红钞,干了价值上千万的事儿,咱还多了个酒吧、网吧、办事处,以及本地支持,和拿到华夏进出口贸易的优惠!
    此外,又用乌拉传奇今年的代理费,换了五万公顷,七十五万亩荒地……”
    老杨说着,发出一声感叹,“特么的,真是活见鬼了,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哪里不对劲!”
    “没文化,真可怕!”
    “嘟嘟嘟……”
    “……”
    怎么跟受气小媳妇似的,上瘾了?!
    葛小天再次拨打,那边关机……
    转而拨打天成驻阿穆尔办事处的电话,很轻松找到老杨。
    “大爷,帮帮忙!”
    “这才像点人样!”
    “……”
    葛小天不敢再跟这位老爷子贫嘴,三两句说完格洛纳斯导航系统的事,“您帮我去劝劝?”
    “卫星啊?你小子越玩越大了,不过,我喜欢!”
    “……”
    “放心吧,冰熊远东所有机场冬季停运,五月底才能再次运营,州长先生去不了!”
    “是么?”
    “肯定啊,不信的话,你查查新闻和航班!”
    “好吧!”
    葛小天放下手机,仔细查查,还真像老杨说的那样。
    但是……
    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
    阿穆尔,州府大院。
    州长先生动作很快。
    放下跟葛小天的电话后,一边风骚走位,一边让秘书和相关人员,迅速联系大使馆和济市。
    身为冰熊远东第三大城市的长官,又负责海关贸易,州长先生还是有点身份。
    跟华夏对比一下,受人口、权利、生产总值等因素限制,比不上于总,但跟两个位置一把抓的少白头大领导,几乎不相上下。
    再加上国际这俩字……
    只能说,这是件很隆重的事儿。
    所以,各项手续进展顺利……
    秘书忙碌完这一切,突然汇报道,“州长先生,很抱歉,机场停运!”
    “你这个愚蠢的娘们儿,跨过黑龙河,去黑河国际机场啊!咱们本身就是去华夏,不用绕到海参崴,直奔黑龙冰城,转济府,飞济市,明天晚上就能到,还能免机票!”
    ………………
    飞碟体育馆。
    被推进式坐席震撼到的观众们,久久未能散去。
    而扩音器里回荡的各种从未听过的流行音乐,也令许多人沉浸其中……
    如果没有天卫安保,估计这里很快就会成为超级舞池。
    葛小天暂时放下格洛纳斯导航系统,面带笑容,挨个送走领导们,随后趁着夜色返回小青山。
    明天修整一天,25号正式比赛。
    他准备明天凑空找老村长喝点。
    然而,进入青山古城,路过天娱影视基地,葛小天忽然发现,门口蹲着一名身穿黑色羽绒服,胡子拉碴的犀利哥。
    群演?
    不应该啊!
    群演现在都有协会,天娱收购的几家公司单独成立部门,导演保留,剧本保留,跟网鱼似的,依托大小青山和周围乡镇,拍摄各种电视剧,只要是群演,基本上都有活干。
    对了!
    前段时间,老商找他聊过。
    最近三岔乡来了许多‘乞讨者’,没身份,没籍贯。
    按照以往惯例,装上卡车,拉到别的地界,人一丢,爱咋咋地。
    等哪天跑回来,集合一波再装车,继续丢别的地界……
    但天成是干啥的?
    搬不动砖,打扫公厕总可以吧?
    再不行,当个环卫也能养活自己。
    白天干活,晚上学习思想课……
    目前已经改造近百名乞讨者。
    至于精神异常的……
    青山中医院是摆设么?
    真治不好,那就安排到‘编织小院’,每天跟随专业医师学习如何编手串、手链、毛衣、围巾……
    不管怎样,活着就会有希望!
    葛小天从兜里掏出烟抖出两支,走到犀利哥身边,与其并排蹲坐,“多大了”
    犀利哥依旧抄着手,头也不抬的回道,“36!”
    “有胳膊有腿,咋就想着干这行了?”
    “生活所迫!”
    “嘿!”葛小天点着烟卷,“就不怕天卫把你带走?”
    “我有身份证明,有职业评定,有研究成果,为什么抓我?”
    “哦?”葛小天忽然感觉,或许事实并非表面那样,“聊聊?”
    犀利哥摇摇头,“你又不是天娱国际的人,给你说,你也不会懂!”
    “我是葛小天!”
    “……”犀利哥愣愣神,第一次看向跟他聊天的这个光头青年,然后回头瞧瞧天娱大厅里播放的视频,“还……还真是!”
    “不聊聊么?”
    “葛……葛先生,我……我……我!”犀利哥直接站了起来。
    “我有那么可怕?”葛小天再次递出烟。
    这次犀利哥接了过去,抖抖索索从兜里掏出火柴点燃,“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
    “其实我是名程序员,海洋科技大毕业,熟悉图形引擎、声音引擎、物理引擎、游戏引擎,自学过人工智能、游戏逻辑,也搞过游戏开发工具……”
    “是个人才啊!”葛小天皱皱眉,“认不认识葛旺旺?”
    犀利哥思索片刻,“学校对面的网吧网管?”
    “对,他开了个网吧!”葛小天想到了自己的投资。
    “他是我的学生,也是我带过的最优秀的学生!”
    “是吗?”葛小天有些怀疑,另一个时空,葛旺旺除了玩游戏,啥都没整过。
    犀利哥有些走神,闷口烟,缓缓吐出,“他们都说我有精神病!”
    “???”
    “我感觉确实是,因为我想事情的时候,时间总会过得飞快,有时候坐在电脑前,明明只思考了一个问题,却过去五六个小时。”
    “……”
    “带课的时候也是这样!”
    “去医院瞧瞧?我给你免费!”
    “我去过了!”犀利哥苦涩的笑笑,“去过很多医院,工作这么多年,积蓄全花光,房子也卖了,却没查出任何症状。现在老婆孩子没地方住,只能安排她们回老家……”
    葛小天丢掉烟头,从文件包里取出大老板早就应该具备的支票,刷刷刷写上几笔,“等会去青山医院瞧瞧,免费。另外,看在老师的份上,我资助你三万,回家盖个院子,种种地,不要灰心,活着总会有希望!”
    “不,葛先生,您误会了,我不是来要钱的!”犀利哥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沓皱皱巴巴的a4纸,“我想把这份游戏设计方案卖给天娱国际!”
    “哦?”葛小天接过纸张,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代码和公式,完全看不懂。
    “这款游戏,早在聊天室出现的时候,我就有了构思,之后几经周折,大概是两年前开始编写代码,并开发对应的游戏引擎。两个月前,我发现天成推出的‘文字直播室’,心中又有了新的想法,修修改改,目前初期框架已经完善……严格说来,它应该算是一款文字游戏,但经过美化、配图、众多功能……”
    葛小天将纸张翻到最后,看清打印出来的游戏页面,差点吐出‘卧槽’俩字。
    放置版企鹅大乱斗?
    但仔细瞧瞧,似乎又有点像20年流行的放置版武侠或者修真游戏。
    修炼、刷图、日常任务、制药炼丹、打造装备……
    只不过受分辨率影响,图片、文字和条条框框全都是格子。
    犀利哥自顾自的拿起软华夏,再次点上一支,“玩这款游戏并不需要太多时间,加载到神龙传奇休闲娱乐区,偶尔看看就可以,应该也算一种玩法。葛先生,您只要给我两千块,这游戏就是您的。”
    葛小天打开波导818,调出贪吃蛇,本想说,为什么不放手机里,但看到2g信号,他忽然想到,增值费太特么贵了!
    这年头顶多收发邮件,谁敢用手机玩网游?
    犀利哥似乎明白什么,摇摇头,“这款游戏不适合放在手机上……”
    “是啊!”葛小天闷口烟,忽然想到卫星……真是哔了狗了,这东西怎么就屏蔽不了呢?“这样吧,你来我公司,帮忙研发一款手机单机游戏,如何?”
    “我……”
    “你没有病!”葛小天想到了葛旺旺,那家伙也会经常发呆,是思考,还是精神不集中,那就不得而知了。
    俗话说,天才和疯子仅有一步之遥。
    现在已经有文字游戏,但把文字游戏搞成20年的那种……
    是个人才!
    葛旺旺整了个绿色爆炸头,十有八九已经疯了,这位……先观察观察再说。
    “不知葛先生准备研发哪类单机游戏?”犀利哥好奇问道……
    葛小天取出自己的员工卡,点点黑白屏,“我打算为它做一款像素类型的‘魔塔’游戏,有一位魔王为了想要一批比他更厉害的人拯救世界,拿公主做诱饵,引诱冒险者,也就是主角进入魔塔……”
    “游戏设定为固定数值的rg,主要属性为攻击、防御、生命、金币、经验。”
    “玩法是计算怪物伤害次数、敌我生命,游戏设定攻击减去防御,扣除血量……”
    “好比说!”葛小天拿出纸笔,没有回忆老游戏,而是自己写写画画,“每一层都有许多房间,需要钥匙才能开启。比如一层有钥匙,但在一层不能去拿,要不然会失败,先忽略它,跑二层打小怪升级,然后回一层拿钥匙。再好比,在一定时间内爬到十层,会出现隐藏房间……”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高智力游戏!”
    犀利哥抢过纸笔,飞快写画,瞬间整出一个似是而非的房间……
    “层数、隔断、探索迷雾……”
    “我们可以加入大血瓶、小血瓶、增加防御的道具,对,再加入金币兑换功能……”
    “怪物不能是同一个种类,有高攻的,有高防御的,也有高血量的!”
    “还有,加入迷宫玩法,控制钥匙数量……”
    “加入逻辑,3层需要1层的钥匙,6层需要2层的钥匙,并把钥匙分为金银铜,以及特殊钥匙……”
    “计算公式有些复杂……”
    两个小时后,几乎跟未来魔塔差不多的一款游戏雏形出炉了!
    葛小天惊的目瞪口呆。
    这真是个天才啊!
    而犀利哥讲解完这些,却发起了呆……
    “喂?兄弟!”
    “醒醒!”
    “喂?”
    葛小天连推数下,犀利哥毫无反应。
    一直暗中观察对方的僧二忽然开口道“老板,他入定了!”
    “神特么入定!”
    “不,他这叫观想!”道二也开口了。
    “怎么唤醒他?”
    “用niao嗤……”僧二瞥到老板杀气满满的眼神,连忙住嘴。
    “他在脑海里演练刚刚所想的可能性,没必要唤醒,平时多吃点鱼肉鸡蛋,或者喝点牛奶水果汁就好,避免用脑过度。”
    等道二说完,僧二从怀里取出一盒药,“其实,用健脑补肾丸效果更好!”
    葛小天迷了,“你从哪搞的这玩意?”
    “老板娘托徐玲给你买的……”
    “???”
    ………………
    3月24号。
    某人睡了个大懒觉,中午跑老村长家搜刮老酒,喊上四叔,喝到星月当空……
    他不知道的是,济市位于小镇子上的机场里,鲜花纷飞,少白头大领导与州长先生,见面了!
    3月25号。
    盛大的xba职业联赛,经过数天酝酿,从清晨就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等待已经的球迷们,疯狂涌到这座不为外人所知,却极具震撼的飞碟体育场……
    另一边。
    少白头大领导与州长先生来到运河开发区。
    面对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庞大工地,来自冰熊远东的人们,被震撼了……
    洪xx十分自豪的跟通过话,却没见过面的‘老熟人’介绍道“这些,全是我们老板的!”
    “哦!天呐!”州长先生惊呆了。
    一群人来到祥县d区商业街。
    “这些,也是我们老板的!”
    “……”
    一群人来到祥县枢纽系统。
    “这些,还是我们老板的!”
    “……”
    一群人乘船来到东湖。
    “进了那座巨大水闸,后面全是我们老板的!”
    “……”
    一群人来到小青山。
    面对十数万人齐聚的场面……
    州长先生等人目瞪口呆。
    “其实,我们老板,还有两座这么大的地方,一个叫锦绣川,一个叫枣市新城……”
    “……”
    “走,瞧瞧天成举办的xba职业联赛!”少白头大领导同样自豪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