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龙入世

第二百二十七章 真龙入世

    在楚枫离开帝都后,帝都,逐渐恢复往日太平。
    暗地里。
    七家却也在暗流涌动,潜心发育,暗中扩大自己势力。
    他们,不再怕那楚狗。
    一是。慕芊芊没死,楚枫没理由再杀回来。
    二是。周家二把手周成仁,已经得知小道消息,虽楚枫被选为神将,可也禁入帝都二十年!
    这可让七大家族后生,乐开了怀。
    二十年时间,
    难道,还不够他们年轻一辈翻身,还不够,带家族子弟,踏破南关?
    这也是为何,周成仁接到分家主周离电话时,并没有被吓得直接南下,向楚枫求饶的原因。
    只要缩在帝都,就不怕了。
    七家沉淀。
    而张家大庸市内。
    一名身着素服的女子,带着口罩,只身登上山。
    她是,隐门王族。
    秦家圣女,秦遥!
    此时的秦遥,没了修为,连最后一件武器星辰袍,都给了和尚。
    她只能徒步登山。
    口齿发白,神情恍惚。
    然而,依旧固执。
    她没找楚枫求饶。
    在前后两位未婚夫里她依然,选择了后者,
    那是,当世隐龙,
    林家世子,注定成为万皇之皇的,林凌天!
    其实
    若真可以,她两个都不想选,这也是当初一人外出,独自建立地殿的原因。
    想改变自己婚嫁命运。
    但现在
    “凌天,救救我家人。”
    张家界某处山顶,有八块儿石头,安静伫立。
    在她说出这话,终于支撑不住,倒下的那一瞬,石头陡然亮起光芒,雾气汇聚,遮住山峰顶端。
    那些石头,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面面水晶镜子。
    张家界顶,八镜台。
    这八块石头,正是传说中,林家大门!
    大门之后,既是王族,林氏!
    当秦遥再一次醒来,已经躺在不知何种兽类皮毛之上,四周,温暖如火。
    “我”
    秦遥脸色苍白。
    “醒了?”一名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温文尔雅的紫发男子,朝她轻轻一笑“先把药喝了。”
    温暖人心。
    紫色头发,赫然显眼。
    这让秦遥一个没忍住,眼睛红肿起来。
    “凌天,帮帮我,我的家人”
    “放心。”紫长发男子,摸了摸她头顶“来,喝药”
    “凌天,谢谢你,若不是你”
    “喝药。”林凌天声音依旧温和。
    可。
    秦遥没注意到的是,三次让她喝药后,林凌天眼中闪过一丝暴虐之色,可又被很好隐藏。
    他不喜欢别人忤逆。
    哪怕,只是喝药这么一件小事。
    让你喝,你就快喝。
    见秦遥终于喝下药物,林凌天才拍了拍她心口“好生歇息,那楚枫我会帮你报仇。”
    “你要小心,他背后有高人”
    “我自己就是高人。”
    林凌天缓步出门。
    脸上的和煦笑容,消失不在。
    “废物。”
    修为没了,家族也没了,这‘废物’二字,落在秦遥身上,对他来说,不无妥当。
    之所以,要帮她出头?
    一个是,秦遥名分还在,他落井下石,并不好看。
    另一个原因。
    他也正好,想将那条在外乱窜的林家狗给处理了。
    “世子,您可要想好,入道境以上,在世俗界,是不方便出手的”
    “你们不方便,我方便。”林凌天声音清冷。
    那黑影想了想,随即消失。
    也是。
    世子九层修为,就可战筑基境,在那外界,还不属于天下无敌?
    “听说那林枫,也到了九层,呵呵,哈哈哈。”
    可笑。
    林凌天不由大笑起来。
    族里资源充沛,修炼出来的九层强者,他已经只手就可以战胜。
    到时候,要是他的九层,对上林枫的九层
    他的脸上精彩无比。
    掀翻那楚枫,需要一巴掌,还是两巴掌?
    “听说林玄为了养你身体,用了无数药草。”
    林凌天眼中出现了些许冷意“说不定,等我喝了你的血,就能顺利踏入,那传说中的无暇入道?”
    入道筑基分三种。
    碎盘,有缺,无暇。
    大部分人入道筑基,都是碎盘,也是最垃圾的一种。
    能有缺者,无一不是宗门家族天之骄子。
    而他,待在第九层不知道多少年,为的,就是入道时
    能练就第三种,无暇筑基!
    仰天大笑出门去。
    林家世子身形刚刚出现在外界,天空之中,便送出一道参天高光。
    “恭送世子入世。”
    林家真龙。
    大能传承林凌天,入世!
    背对着族人圣光,林凌天低头,看向南方。
    鹰顾,龙视。
    “为我林家清理门户。”
    林凌天嘴角的笑意,从未散去,缓缓南行,犹如闲庭漫步。
    同一时间。
    苏州。
    楚枫睁开眼,一双眸子中,金色光芒闪过。
    炼气经以及那无名功法,都已修至第九层!
    可
    无论他如何去冲击那个瓶颈,就是无法撼动丝毫。
    冥冥中。
    他也感觉,根本突破不了。
    “真如那句话么?”楚枫一阵无语,
    上帝给你关上了门,还不忘锁了窗,最后甚至堵住烟囱?
    他不是没想过找和尚。
    之前与芊芊郊游时,去过寒山寺。
    甚至敲过钟,那和尚都没有出现。
    “哎,随缘吧。”
    楚枫摇头,清晨过后,便将慕芊芊一路送到学校。
    “老婆,刚刚的话,记住没?”
    他还顾忌昨晚,棒棒糖的事情。
    知晓情况的慕芊芊,白了楚枫一眼“嫣儿坏。”
    能把棒棒糖吹成钻石价格,楚枫还是头一个,偏偏,还真有人,不对,有狐信了。
    “枫,今晚有个晚会。”
    想起什么,她俏脸微微红润“我想你来参加。”
    苏航失事,如今又奇迹般地回归。
    加上又是校花,她已然成了苏州半个公众人物。
    所以,有个迎接她非官方欢迎舞会。
    “好,我会来。”楚枫点头。
    今天嘛,除了收几十栋房子,几十辆车子,好像也没什么事?
    “对了,你收到了吗?”慕芊芊想起什么,略带高兴道。
    那是她准备的求婚礼物。
    “啥?”
    “不跟你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少女略带激动。
    “嗯。”
    等慕芊芊离开。
    楚枫眼神才稍稍沉了下来。
    那周家好像真的不听话?
    在思考之时,他忽然注意到一个脑袋,趴在车窗口。
    “师——父——”
    韩贝对着车窗一阵猛敲。
    待到楚枫打开车门。
    “回来这么多天,都不来见见你徒弟!”韩贝噘起嘴,气哄哄地坐了进来。
    自己虽说不是校花,但好歹,也是大一的级花啊就那么不入法眼?
    少女一席白丝,似乎没注意到,裙子翻起了些许璇旎。
    看的楚枫一阵无语。
    这丫头,在学校被吃多少豆腐,估计都不知道。
    “上车,去吃个饭。”
    酒足饭饱。
    韩贝毫无形象打了个嗝,眼神明亮“师父师父,接下来去哪,噢对了,楚十一呢,我也好久没见到他了。”
    龙虎山一战。
    她对那红瞳,也印象颇深。
    那一次,韩贝与楚十一之间,必须有一人还血,那时,红瞳儿只说了一句话‘哥,您误会了,她是您的女人,就是我的嫂嫂,我怎么会动嫂嫂呢?’
    让韩贝一直印象深刻。
    只有那个青年,承认过她,嫂嫂的名号
    “什么嫂嫂,别乱想,我有老婆了。”听着韩贝叙述,楚枫无语。
    “噢。”韩贝丝毫不见懊恼“那我还是徒弟呀,嘿嘿。”
    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楚枫看了看窗外“那好,你这么想见十一,那就去一趟。”
    不出意外。
    楚十一,应该离十花不远,
    帝都时,楚枫让曼陀罗等人,护送兰姬妤姐弟来苏州发展,
    也不知道那对姐弟会不会也住别墅里?
    待车子启动。
    来到幽林前时,楚枫的眉头,却微微一皱。
    别墅内没人?
    十花,楚十一有事,他可以理解,但
    东方亦柔久居这里,就算是挪地方,也应该会提前告知一声才对。
    副驾驶的韩贝老实地没有开口。
    看得出,师父有心事。
    待楚枫手轻轻触碰到门把手,便察觉到不对劲了。
    “不用进去了,他们不在。”
    门把手上的少量灰尘。
    显然表明,已经有几天没人碰过!
    东方亦柔和那丫鬟,去了哪里?
    楚枫眉头紧皱,
    听伯母说,芊芊出事后几天,东方亦柔还去过葬礼
    “你等等。”
    楚枫心思稍转,对准房门,便踏出一步。
    九御。
    一步御因果。
    源源不断的信息,从房内接踵而至。
    脑海深处,传来一阵阵画面,直到最后
    画面戛然而止。
    画面里。
    一群蒙头蒙身的黑衣,闯入大院。
    将东方亦柔与秋曲打晕后,悉数撤走。
    而其中一人,在临走时,甚至不忘摘下帽子,狞笑着在墙上挥舞了一些字迹。
    ‘小黄人,记住,老子是伏羲仙宗的孟春’!
    寻思许久。
    楚枫才想起,那孟春究竟是何许人。
    当初姜蕊带着外门弟子,刺杀东方亦柔
    外门弟子中,带头的那位正是这孟春。
    那日,他用杀手榜小黄人的名头,把这群外门弟子通通揍成了猪头。
    “有意思。”
    “我不找你们,你们反倒先来找我了。”楚枫动了动脖子。
    那群人。
    夺了她的眼睛,又夺走十指。
    甚至,现在还不罢手,还要夺走她的凤鸣琴,甚至,置她死地?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