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合经典 >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穿书] >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穿书]_分节阅读_6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穿书]_分节阅读_6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穿书] 作者:米酒圆子

    一顿饭吃得悄无声息。秦家姐弟是有食不言的传统,至于米可,她本该是在饭桌上不遗余力地抹黑女主的。根据书里的描述,女主大概就只是个能把饭菜做熟的水平,米可准确地抓住了这一点,让女主的短板暴露在男主面前,怎能不再趁机嘲上几句巩固胜利成果呢?

    可是这会米可却什么也没说,不知因为是米栗的菜做得让她实在找不出黑点,还是因为太好吃了导致她沉迷美食无瑕分心。

    米栗觉得多半是后者——米可啃鸡翅啃得差点连形象都不要了,可见是顾不上黑她。

    等到饭菜都见了底,米可擦了擦嘴,大概是终于想到了此行的目的,突然“啊”的叫了一声,然后捂着肚子从桌上滚下来。

    可能吃得太饱影响智商,米可的假摔发挥得不太好,脑袋在椅子上重重磕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米栗看着都替她觉得疼。

    这一下想必是真疼了,米可脸色发白地蜷缩在地上,身体微微发抖。

    “可可!你怎么了?”秦皓蹲下去搂住米可。

    “肚子……好痛……”米可断断续续地□□。

    道理我都懂,可是你肚子痛为啥要捂着头呢?

    米栗毕竟不是女主,见秦皓去搂米可没有任何吃醋的想法,甚至还有闲心去吐槽一下米可的演技。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肚子痛?”秦皓丝毫没觉得哪里有问题,他关切地看着米可,神态有些焦急。

    米可看向米栗,眼泪慢慢滑落下来:“姐姐,我知道你讨厌我,我已经很努力地在改了……你怎么还是对我这么狠心呢……”

    开头发挥不佳,不过入戏还挺快,说哭就哭都不用眼药水伪装,这演技已经碾压许多花瓶明星了。

    米栗在心中点评,看来好吃的只能延缓米可诬陷女主的时间,并不能让米可忘记自己的使命。狗血可能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不会缺席的狗血继续上演。

    秦皓听了米可地话,迅速捕捉到米可话里的关键信息“还”。

    “你对可可做过什么?”秦皓转头质问米栗,眼里隐含着怒火。

    什么也没做过啊。米栗的心声也是女主此刻的台词,不过女主说了,秦皓并不信,所以米栗干脆懒得说,嫌弃这对话听起来太蠢。

    米栗不做声,米可却不会就此罢休。

    “姐姐,你以前下毒害我……我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来到这个家,抢了爸爸对你的爱……可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啊,我以为我黏着你,对你好,你就会喜欢我,你喜欢的我都让给你,你喜欢秦皓哥,我也不跟你抢……”

    “别说了!”米可的话成功让秦皓的愤怒升级,秦皓怒视着米栗:“你以前对可可做过什么我可以都当没发生,你今天、现在、到底对可可做了什么?是不是又下毒害她?”

    “你们一进门,就叫我去做饭了。”米栗想了想,还是试图先跟渣男讲讲道理,“要下毒也得提前准备吧?我事先根本就不知道你们要来,食材都是你秘书送来的,做饭的过程你姐全都看着,我既不可能想到提前准备□□,也没有机会给她下毒……”

    秦皓看向秦瑶,秦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过对米栗的话并没有否认。

    米可:“水……”

    “水是饮水机里的,大家都喝了。”米栗截断米可的话。

    “杯……”

    ……行叭,杯子她其实也没碰过,那会饭菜都已经端上桌了,米可说要喝水,米栗告诉她杯子在哪让她自己去拿,但没人能证明她没有提前动过这些杯子。

    米可既然敢说是杯子的问题,那肯定已经在杯子上做好了手脚。

    啧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米栗自我安慰,心里无语的同时又觉得这个剧情的发展有点逗,按照设定,她并不知道米可这次回来,所以为什么要往家里的杯子上抹□□?

    米栗觉得有脑子的人都能想到这点,但渣男显然没脑子,没有露出一丝怀疑的神色。

    “这张照片是我在你枕头旁边找到的……姐姐,你虽然不喜欢我和妈妈,可是我和妈妈一直都很喜欢你,妈妈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对你比对我还要好,你这样妈妈看到了得多寒心……”

    米可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只有左半边,上面是米栗和一个中年男人,看样子应该是女主的父亲,另外半边没有了,从布局来看这是一张全家福,右半边应该是米可和女主的后妈。

    钱包都被藏起来了依旧不妨碍米可黑她,米栗简直想给她颁发个爱岗敬业奖。

    “既然你说我那么讨厌你,我为什么还要把这张照片放枕边,直接拿以前我妈妈还活着的时候拍的照片不好吗?”

    米栗当初读这个情节的时候就觉得米可的这个陷害稍微深想一下就站不住脚,女主当时被气坏了,所以不知道反驳,米栗现在反驳了,可是秦皓根本没在听。

    也对,听得进去解释还怎么狗血怎么当渣男?

    “收起你那些无聊的心思,我娶你只不过是因为两家曾经有过约定。”秦皓抱起米可,阴沉着脸对米栗说,“米可救过我的命,是我最重要的人,她但凡有点三长两短……”

    “她但凡有点三长两短,都怪你太能BB了。”秦瑶打断了秦皓的话,“中了毒还不赶紧送医院,是打算在这等着看她断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