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耽美同人 > 回档1995 > 回档1995_分节阅读_297
    回档1995 作者:爱看天

    黎江一双眼睛漆黑如墨,沉沉盯着画面:“盯着这个人,找这个时间段的所有录像,放出来给我看。”

    另一边,一辆飞驰在路上的半旧皮卡车上,黎舟也慢慢苏醒过来。

    他头痛欲裂,口鼻处还残留着之前被人用手帕捂住的触感,那种略带甜味又刺激的气味他再熟悉不过,是手术室里常用的吸入性麻醉药品。

    对方没有掌控好剂量,分量有些轻了,这让他提前清醒了一小段时间,黎舟昏昏沉沉的想着,略微动了动手脚,发现被捆地结实,眼前也一片黑暗,被蒙了眼睛又套了黑色的布袋,防范得倒是非常专业。他在路上努力记着汽车行驶的时间,试着通过听力辨别周围的环境。

    汽车中途停顿了一下,这帮人换了一部车,借着又是几个小时的路程。

    黎舟被绑着放在后车厢里,眼上被蒙着厚厚的一条黑色布料,他看不到光线,只能通过心里大概估算着时间。

    很快车子就停下了,黎舟被带着进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周围能听到风声,还有铁棍敲打在地上发出的回响。带他来的那几个人在大声嬉笑怒骂,说着不入流的粗话,有人似乎不小心碰倒了什么,骂了一些“这些该死的破机器”,但是很快就被另外的人呵斥住了。

    黎舟躺在地上没有动,他头上戴了黑色的头套,躺在那没有人发现他的异样,也没有发现他醒过来。

    他被捆在那,很快就听到那些人走远了。

    他几乎要以为这是一个恶作剧。

    但就在他刚想动的时候,就听到还有一道呼吸声。

    那人喘着气,慢慢蹲下身靠近他身边,似乎是看了很久,才伸手摘了他的头套,呼吸声又加重了,那种喉咙里发出的粗哑声音沙哑刺耳。

    那人颤巍巍伸出手碰了黎舟的眼睛——他眼睛上还被捆了黑色的布条,紧紧勒着,让他无法看清任何东西,那人按在眼眶的力道十分用力,黎舟扭头挣动了一下,对方不为所动,又继续用那两根手指,一点点按过他的脸。到了嘴边的时候,似乎看他呼吸有些困难,拿下了他口中的布。

    黎舟咳了一声,躲开了他的手指。

    对方捏着他的下巴,让他转过来,凑得更紧了连呼吸传过来,连周围的空气都带着黏腻感一样,目光如实质一般落在他皮肤上,让黎舟觉得恶心。

    黎舟先是用英文跟对方沟通,但是没有什么效果,对方牵着他的手的时候,黎舟忽然用中文对他道:“我想喝一点水。”

    对方明显僵硬了一下,黎舟能感觉到他的紧张。

    “我是医生,你刚才的手掌看起来骨骼要比白人小一些,你在医院见过我……是吗?”

    对方没有回答他,只是呼吸粗重了几分,伸手触摸他。

    黎舟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但是对方动作顺着下巴一点点往下,他立刻变了脸色,扭头躲避道:“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

    对方没理睬,手又往下,黎舟觉得对方手上带了橡胶手套一样的一层薄膜,触感阴冷,简直像是蛇类滑过一样,这让他感到恶心。

    对方哑声道:“我要钱。”

    黎舟立刻道:“可以,你可以联系我的家人,他们会满足你的要求。”

    黎舟身上的通讯工具都被搜走了,他按对方说的,报出了一串号码,“他是我弟弟,你可以跟他提要求,如果他不信,可以让我跟他说。”

    那人像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发出一声古怪的笑声,黎舟抿着唇等他接下来的举动,心里想着对策,所幸对方并没有再做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按他说的那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几秒钟之后,电话被接了起来,黎舟屏息凝神听他们交涉。

    他听到弟弟在同那人说话,并没有想象中的焦虑声音听起来还算沉稳,绑架他的人故意摩挲着砂纸,也变化了声音,用粗嘎的嗓音同黎江交涉,他的目的很明确,他要钱,一大笔钱。

    对方用英文,而黎江也用英文回复道:“钱不是问题,你怎么证明我大哥在你手上?我要听他说话。”

    片刻之后,那人哼了一声,黎舟听到他迈步到了自己身边,然后一个什么东西贴在了他耳边他听到了黎江说话,“哥?”

    黎舟立刻道:“黎江,你一定要救我,哪怕你不肯出钱,联系我父母,用我在冀州公司的股份也好……”他只来得及飞快说出这么几句,就被那人用布堵住了嘴,再说不出一个字。

    那人继续和黎江去交涉了,似乎带着对刚才黎舟多说了那些话的不满,价格又提高了一些。

    黎江尽数答应,问他:“交易地点在哪里?”

    那人警惕心非常重,用粗哑的声音道:“给你24小时筹钱,我要现金,之后我会再联系你。”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黎江闭了闭眼睛,再正睁开就恢复了清明之色,迅速道:“找周围的废旧电器厂,或者器械厂、维修厂一类,要快!”

    大哥在冀州只收了家公司的股份,那是一家电器公司,这是被绑走的人尽最大可能传递出来的信号。

    黎江眸色乌沉沉的,唇几乎抿直成一条线,原本冷硬的面容此刻更是锋利起来,他只要一想到大哥可能会受到的对待,心里的暴虐就忍不住翻涌上来。

    他按住自己微微颤抖的手,还不行,他要保持冷静,要用最快的时间把人解救出来。

    黎舟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他心跳的很快,他和弟弟做事默契,他知道对方一定听懂了他的话,但是他拿不准这个绑架了他的人到底要做什么,这个人情绪并不稳定,而且在挂了电话之后,对方也没有任何和他交谈的意思,似乎并不是想要钱,而只是伪装成绑架勒索案件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