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耽美同人 > 回档1995 > 回档1995_分节阅读_239
    回档1995 作者:爱看天

    等到傍晚霍青成回了房间,还非常兴奋,忍不住去找侄子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觉得自己有了巨大的进步,开心道:“霍桐,你知道吗,她认出我了!”

    霍桐道:“啊?”

    霍青成在房间里走了两步,脸上的笑意一直未散:“我今天下午跟她聊天的时候,说起在法国留学的事,她都记得呢,虽然是从当时论文上的一点问题开始聊的,不过那不重要,你一定想不到,她竟然还记得我那个时候每天早餐都喜欢吃松饼。”

    霍桐看着他在房间里绕圈,头都要晕了,“叔,要不你坐下咱们好好聊啊。”

    霍青成哪里坐得住,他兴奋地喃喃道:“她认出我来了,我觉得肯定能成!”

    霍桐:“……叔,人家这隔了几天才认出你来的,你醒醒。”

    霍青成不满,立刻就站直了身体以一副演讲者的姿态准备辩驳,但是门口忽然传来两声敲门声,他提着气就去开门了,打开门瞧见门口站着的服务生送来的信之后又开始慌张起来,气势全无:“这是给我的?”

    服务生道:“对,说是要亲手送到您手里,刚才去了您房间没人,我猜着您或许在小霍先生这,就给送来这边了。”

    霍青成捧着信连声道谢,进来之后脸上都是红的。

    霍桐好奇道:“小叔,送的什么东西啊?”

    “一封信,好像,好像是黎曼给我的。”

    霍桐吹了一声口哨,眼睛发亮地催他打开看看。

    霍青成这辈子都没想过会收到女神的画以外的物品,这封信上落款写着一个“黎”字,他小心打开了信封取出来看了一下,是一张便签纸,只简单写了一行话,约他半个小时之后去海边一起散步,有些事想聊一下。

    霍桐拍着他小叔肩膀鼓励道:“叔,我觉得现在或许真的能成啊,你加油!”

    霍青成开心地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认真道:“我要带一件薄外套,然后再带一把伞,听天气预报说这两天会有雷阵雨。”

    霍青成准备好了东西,提前十分钟去了海边。

    只是等在那里的不是黎曼,而是一个身量高挑的年轻男人,脸庞和黎曼有几分相似,但要更凌厉一些,眉眼深邃,鼻梁高挺,唇略薄一些,看起来英俊且散漫,带着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傲气。

    霍青成没想到是他,拘谨道:“你好。”

    黎江颔首道:“霍先生好,今天天气不错,不如一起在海边走下,聊聊天?”

    霍青成抱着伞走在他身边,笑道:“好啊。”

    霍青成不擅长聊天,但是他擅长回答问题,黎江提问什么,他老老实实地都回答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黎江和他在海边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基本上已经把这人的大小事情都盘问了一遍,有些他故意叉开年份和事情,对方也都下意识给他纠正过来,聊到后面,黎江心里已经放心了不少。

    太阳已经落下海面,只有余晖荡漾在波光淋漓的海面,蔚蓝海面上平静无比,让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缓下来。

    黎江忽然开口道:“霍先生对于我们家,了解多少?”

    霍青成脸上红了下,磕磕巴巴道:“从家父那里听到过一些,我个人对黎老非常敬佩,其余的事我会慢慢了解,当然,如果方便的话,我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

    黎江直白道:“我们家族有精神病史,您知道吗?”

    霍青成愣在了那里。

    “五代以内直系亲属有很大发病的概率,我外公很幸运,他没有遇到这些问题,但是我妈妈不行,她需要被小心照顾,不能受刺激,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小的一件事,就能够压垮她,所以我外公派了专人一直在照顾她,前几年的时候她去国外治疗过,已经好了一些,但也只是好转而已。”

    “我外公给她建造了玻璃花房,以前我一个朋友开玩笑说是一座水晶屋,确实是这样的,她和普通人不一样,她需要一座水晶屋来保护,您能懂我的意思吗?”

    “跟很多人比起来,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她以前努力过,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这不是她的错。”

    黎江不错眼睛地看着他,观察他最细微的反应,他已经决定了,如果这个人但凡露出一丁点的惊慌害怕的样子,他就立刻撤离,并把他永远排斥在保护范围之外。

    霍青成傻呆呆的听着,黎江说了大半,他就已经红了眼眶。

    这个反应是黎江没有预料到的,他沉默在那没有做声,等他的回答。

    霍青成实在没忍住,摘下眼镜狼狈擦了一下脸,哑声道:“抱歉啊,我泪腺有点浅,上次去看过医生,真是太失礼了……”他清了清喉咙努力道,“我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好,但是,我对她的喜欢不比你的少,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比你出生还要早几年呢。”

    黎江听着他说下去。

    “当然我现在说什么可能你也不会信,反正我已经努力了半辈子,也不差剩下的这些年,我回去之后会努力存钱买漂亮的花园洋房,你说的,我会争取都给她,她不需要做那么好,她就做她自己就够了。”霍青成说到后面,声音都变轻了很多,“我能陪在她身边就很好了,每天聊聊画的事,我就很知足了,其余的我都没敢想过。”

    黎江抬头看他。

    霍青成磕巴着又改口:“也想过那么一两回,人,人因梦想而伟大,因筑梦而踏实……马丁路德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