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一百九十章 中医协会

第一百九十章 中医协会

    站在大街,置身于这座钢筋水泥的大都市里,刘岩闭上眼睛,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股来自这座城市的强大压迫力。

    “或许有一天,我也能在这里拥有一整层的办公室。”刘岩轻声念叨了一句,这个订单吹黄并未令他心灰意冷,反而斗志昂扬,他凭什么被关清月看不起呢?

    汇入人流当中,心中的畅快变淡,压力也随之而来,来南海之前,全公司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而且很有把握拿下这个订单。

    刘岩叹了口气,失去一个订单并没有什么,但就是怕影响大家的工作热情。

    他来到路边蹲着,拿出了手机给苏韵打了电话过去。

    “韵姐,我们谈崩了。”刘岩开门见山。

    “啊?为什么?”苏韵显得十分震惊。

    刘岩跟她细细说了一遍,他自问不是自己的错。

    “这家公司太欺负人了,好像要吞并我们。”他嘟囔抱怨了一句。

    苏韵叹了口气,略显失望道“你去之前我都跟你说了,这么大的订单,涉及上百万的事,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谈妥的,关经理只是提了她的条件,又没有说不这么做就不合作对不对,这下边明显还有商量的余地嘛,你去买衣服都知道,人家老板开的第一口价肯定有还价空间的。”

    刘岩语塞,心里抽了下,满满的后悔回绕在心间,苏韵说得的确没有错,关清月的态度虽然倨傲,盛气凌人,但还真的没说如果不这么做就不合作了。

    “我也是一时没忍住,听到她不但要入股,还要派人来参与公司经营,还说只能依靠他们才能发展起来……”刘岩低落地解释道。

    苏韵轻声道“我们是小公司,她的是大公司,这么说也没错啊。”

    “那现在在怎么办?”刘岩也没辙了,话都说出去了,也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估计你也惹她生气了,缓一缓吧,回头我跟她谈谈,我过来南海。”

    刘岩皱起眉头“有必要吗?我们又不是非要卖给她们公司。”

    “怎么说也是一个大订单啊,争取一下,不行就算了,你还是让我来处理吧,我也没想到关经理会提出这种方案,你应对不了也是正常的,别气馁。”苏韵温柔地说着。

    “好。”刘岩点了点头,有她在,他感觉很安心。

    “时间还早吧,你多在南海玩两天吧,陪陪小花。”

    提起张小花,刘岩顿时泄气,道“我跟她闹矛盾了。”

    “怎么搞的啊,不是才刚过去吗?是不是你太急了?”苏韵顿时不悦。

    “哪里,我没想那方面的事。”刘岩苦笑,随机将原委告诉了她。

    “你真的是……”苏韵听罢叹了口气,颇为气恼道“好好地说就行了嘛,干嘛要撒谎,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圆谎,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听她有些生气,刘岩赶紧道“我是真没想到她会这样,本来我都安排好了,她和关清月是不会见面的,靠,都怪那个关清月。”

    “行了,别把责任乱推,这都是你撒谎的结果,好好安慰下她,私下里解释清楚,买点礼物哄哄她,听到了没有?”

    “知道知道。”刘岩松了口气,感觉有些苦悲,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他感觉自己都离不开苏韵啊。

    这边挂了电话,另一端刘岩就给张小花打了过去,可是响了好几遍都没人接听。

    “我谈完了,我去找你吧?”他又发了短信过去。

    几分钟后,她还是没有回,刘岩又打电话,仍然没有接。

    “草!”一股烦闷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塞满了整个脑袋,刘岩一咬牙,不理她了。

    可是在这举目无亲的大都市,他能去哪呢?

    “拜访下师傅家吗?”刘岩拧紧眉头,想想还是算了,他适应不了这种场合,叶家毕竟是个大家族,而他也不想暴露自己是叶南天徒弟的身份。

    “周倩今天又好像有课,人家也不乐意见到我一样……”

    “中医协会!”刘岩终于想到了,心里顿时一阵愧疚,还是去年冬天的时候,他通过林佳凝认识了省中医协会副会长方万臣,两人算是忘年交,对方一直邀请刘岩前来中医协会进行医术交流,他也一直都没机会过来。

    翻出林佳凝的号码,刘岩打了过去。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林佳凝非常惊喜,没等刘岩开口,她紧接着道“前天中医协会刚举办了一次交流会,老师一直念着你呢。”

    “是吗?”听到这句话刘岩很高兴,只有这群最纯粹的传统医学工作者,才是他最值得敬佩的人。

    “我想去拜访下方会长,他在你们学校吗?”

    “老师还没有回学院,他还在协会办公室,晚上有个中草药应用交流会,是老师主持的,等下我马上通知他,老师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林佳凝兴奋得不行。

    “好,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过去。”

    拿到地址后,刘岩立即叫了辆车。

    省中医协会在滨河区,是早期南海最繁荣的地方,沿着南江建立起了最早的城区,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老城区已经慢慢衰落。

    老城区里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沿街的房屋也都比较老旧,许多街边都有机关单位,显示着这里是行政中心地带,却也充满了生活气息。

    省中医协会就坐落在这里的一栋七层高楼内,时隔大半年,刘岩终于见到了方万臣老爷子。

    “哈哈哈!你可总算是来了啊!”方万臣几乎是跑出来,笑得最都合不拢。

    “刘大哥。”方老爷子的孙儿方海也陪着出来,露出一抹略显羞涩的笑容。

    打过招呼后,刘岩被邀请到了一间充满了中草药味道的药房里,四处壁柜都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拿着药草讨论着。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场景,一下子让刘岩回到了爷爷还在的时候。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跟随着方万臣的步伐,被他介绍给了这间药房内的名医。

    “白水区解放医院副院长赵明竹。”

    “南海医学院附属第一中医院主任杨振川。”

    ……

    “老先生好。”刘岩堆满了笑容,嘴上只有这四个字,因为他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他们身上都有爷爷刘荣山那种清朗矍铄的气质,感觉起来很亲切。

    “民间的天才中医,今天总算见到了,那副治青竹蛇毒的方子我印象太深了。”

    “真是了不起啊,我们中医圈子里出了一位绝世天才!”

    几位老先生立即围了过来,纷纷称奇,目露赞赏。

    刘岩一阵感动,一直以来,他走到哪里,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尊敬,他面对的可是一群国粹顶尖名医啊。

    “你们几个可得要好好劝劝,嗨呀,我在医学院教了几十年书,研究生博士都带过,每一个比得上刘岩的,他可是高中都没有毕业啊,一直跟着他隐士神医的爷爷学医,对中医的理解比我都要透彻,这样人才可太宝贵了,但他情愿窝在韶阳一个小村子里当村医,都不肯出来发展……”方万臣拉住刘岩的手一阵感叹,听得几位老先生纷纷皱眉。

    刘岩一阵愧疚,他连诊所都没有开了,现在在专心做生意,不过他不敢表露自己的现状,不然他们会更加失望。

    “刘岩很了不起,他的爷爷更加了不起,他们家祖上是宫廷御医,但是我查过许多典籍,历代决定名医当中,没有刘姓的,但这不要紧,刘岩家传的医术知识是独树一帜的,病理剖析各方面都是出类拔萃,传统中医到了现在,已经发展出了一套明确的辩证治疗标准,但我感觉起来,刘岩所掌握的和这套确诊标准不相上下。”方万臣继续说道。

    “真的吗?还有这种事?”

    “这可了不得,一定得说说!”

    几位老先生顿时激动了起来。

    听到方万臣对自己这么高的评价,刘岩顿感受宠若惊,他没有在中医圈子里呆过,并不了解鬼午银针传承的医术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

    “我知道的都会说,但我不知道说些什么,老先生们可以问我。”刘岩也很直接,他可不敢在他们面前充当什么高手。

    “就拿最典型的感冒来说吧,你碰到感冒的病人会怎么治?”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先生乐呵呵问道。

    “感冒是常见多发病,四时皆有,虽属表证,病邪轻浅,但若治疗不当或不及时,邪气入深,累及肺脏心肾,旧疾复发,突然致死也是有可能的。”到了自己最专业到了领域,刘岩如数家珍。

    他组织了下语言将鬼午银针内的医术知识转化成更现代的话语,继续讲解。

    “感冒分多钟,风寒风热体虚……”

    简单的感冒,细分的话,其实有非常多钟病症,风寒表现多达六种,刘岩都一一讲明,并且在用药上,也发出了自己的见解。

    等他说完后,几位老先生对视,纷纷露出震惊的神色。

    方万臣一脸感叹“你这段对感冒的辩证治疗,是我见过最全面的,记录下来,可以解决所有感冒症状,而且是对症下药,药到病除!”

    其他人也点头,夸赞之词不绝如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