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地头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地头蛇

    两天后,刘岩刚从清平县陈老板那里订购了一批麻鸡回来,正在下货,突然接到了镇委副书记李峰的电话。

    “刘岩,你在村里吗?”

    “在。”刘岩眉毛跳了下。

    “行,我等下过来。”李峰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刘岩想了下,估计是养殖场被投毒的事情被他给知道了吧。

    在养殖场里忙着,快一个小时后,张一民拿着电话匆匆跑过来。

    “刘岩,村委会来领导了,让我们去一趟。”

    “我们?”

    “对,村委孙大强刚打电话给我,说叫上我一起,是不是村长的事情有着落了?”张一民显得有些兴奋。

    刘岩莞尔一笑“估计是吧。”

    “哎呀,来的太突然了,我都没准备好……”张一民立即变得眉飞色舞。

    刘岩呵呵两声,只是个小小的村长罢了,还需要什么准备。

    来到村委会,刘岩看到外面停着辆车,村委会里有说话的声音,他听出来一个是李峰,还有个应该是农发办的黄主任。

    “副书记,黄主任。”两人进去打招呼,镇镇政府下来的人就他们两个。

    “这位就是张一民同志对吧。”李峰笑呵呵看了眼张一民。

    “是我,副书记有什么指示?”张一民老实得跟一个小学生一样。

    李峰道“没别的指示,看来你在村里头的威望很高,大家都很信任你,前阵子村长 选举,你高票当选了,祝贺你,以后你就是清河村的村长了,一定要尽心尽力为村民们办实事。”

    “我当村长吗?谢谢,谢谢副书记,谢谢组织对我的认可,我一定会努力的……”张一民高兴不已,仿佛年轻了两岁。

    “你是新村长,明天来镇里报道一下,过阵子县里有个基层干部的学习交流会议,你带上你们村的几个干部过去参加……”李峰叮嘱了几句后,然后给了刘岩一个眼色,走出去了外面,黄主任也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同出去。

    “副书记找我有事,我去一下。”刘岩跟张一民低声说了一句,跟着出去。

    村委会的外面,一颗高大的榕树下,茂密的树叶投下了一片阴凉,这里有一套石凳石桌,还是当年孙富贵捐给村里的。

    李峰坐下,掏出烟盒,递给刘岩一根。

    刘岩接上别在了脑后,笑着问道“副书记,是因为养殖场投毒的事情吗?”

    李峰点上烟吸了一口,缓缓喷出的烟雾当中,他看起来有些发愁。

    “我已经和于所长了解情况了,刘岩,你怎么会惹上胡贤德那种人呢?”

    黄主任也说道“胡贤德名声很臭,十里八乡都没人敢惹他,你是怎么会跟他牵扯上的?”

    刘岩坦言道“我没有得罪他,这事也不关他的事情,是他的侄子,之前我在县里的时候跟他闹了点矛盾。”

    他这么一说李峰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可仍旧皱眉道“派出所定损已经有结果了,四万六千多,你让那个胡小天赔四万对吧,唉,于所长已经做了两天的思想工作了,这小子硬得跟块石头一样,只肯赔八千……”

    “我跟他沟通过来,已经不打算私了了。”刘岩嘴角冷笑,但是心里也是感叹,胡贤德真的是混得出人头地了啊,几万块的事情,让一个镇委书记都很忌惮。

    “能私了还是私了吧,回头等于所长通知下胡贤德,看看他什么态度,要是不行,我们镇政府再出面,他总得卖我们一个面子吧,这毕竟是我们镇政府扶持的农业项目,可不能就这么搞砸了。”李峰摇头说道。

    “不是,副书记,没必要这样低声下气,该按照什么程序就什么程序,那狗草的都站在我头上拉屎拉尿了,我们要是还忍,脸都丢到姥姥家了,胡贤德是什么货色,说到底就是个地头蛇,没什么好怕的。”

    李峰有些尴尬道“我们不是怕他,而是担心你,你既然跟胡小天有过节,就趁着这事一起摆平了,双方握手言和,要是闹起来,真把那个胡小天关上一年半载,到时候胡贤德找你那就麻烦大了。”

    “我不是很怕。”刘岩嘴角扯了下。

    黄主任道“刘岩,你还年轻,社会经验少,你不了解胡贤德,他这种地头蛇很难搞的,这一次你能抓住人对不对,那下一次呢,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而且就算抓到了,他出点钱就行了,大把人愿意承担坐牢的风险,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我以前也是混混。”刘岩笑了笑,随即面色阴沉了下来,“不过你们也不了解我,我有资格跟胡贤德平起平坐,甚至让他惧怕我,所以我没必要跟他委曲求全。”

    “刘岩啊……”李峰叹了一句。

    “副书记,回头您通知下于所长吧,把这事跟胡贤德交代一下,要么陪我损失,要么就让胡小天坐牢,损失我还是要拿,他不给我就亲自去找他要!草!屁大点事搞得这么麻烦,老子不发威以后怎么混,草药鸡的产业怎么做下去?”

    李峰跟黄主任对视了一眼,皆是苦笑,对于他们这个资历的人来说,刘岩这番纯属是气话,小孩子脾气,逞凶斗狠,但是胡贤德面前,那不起丝毫作用。

    “先交给我们来处理,你好好处理养殖场的事情。”李峰拍了拍刘岩肩膀,然后带着黄主任离开。

    车子开远,刘岩脸色一直很阴沉,他不是逞凶斗狠,就像柳浩说的,以后事业越做越大,免不了跟胡贤德这种人打交道,而且他和钟振峰的恩怨还没了解,这次要是妥协了,就是宣告自己认输,以后麻烦的事情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浩哥,钟振峰那边怎么说,这笔钱怎么算?”刘岩打了个电话给柳浩。

    “他娘的钟振峰,把自己的关系都给撇清了,他自称不知情,让我们去跟胡小天谈,我知道他的意思,就是让这把火烧到胡贤德身上。”

    刘岩立即眯起了眼睛,脑子里转了两圈,嘿嘿笑了起来“那他要倒霉了,这把火迟早要烧到他的身上。”

    “你什么意思?”

    刘岩淡淡道“我不想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这满城风雨的烦死人,胡小天跟钟振峰既然有恃无恐,仗着我们不敢惹胡贤德,那我们直接去找胡贤德就行了。”

    柳浩怪异哇了一声“你小子好胆色,你觉得胡贤德愿意赔你钱吗?他可不是这种人。”

    “这钱我一时半会不想要了,我们找胡贤德理清这件事情先,免得以后麻烦越来越多,你觉得怎样?”刘岩淡淡笑着,心头却越发阴冷。

    “成,五万块,卖给胡贤德一个面子,这笔买卖也不算亏,以后他就是欠你一个人情了,钟振峰要是再敢仗势乱来,谁也不会买他的账了。”

    “行,你来一趟我们镇派出所,我去和胡小天私了,接他去找胡贤德,当面说清楚。”

    “哎呀,真是难得啊,你小子能有这样的想法,我一会儿就过去,到了给你打电话。”

    挂了电话,刘岩脑子里梳理了一边计划,暗自点头。

    “刘岩,我真的当上村长了,哈哈!”张一民从村委会里跑了出来,红光满面,开怀大笑。

    “恭喜啊民叔,以后你就是一村之长了,可不要像以前那样子了,以后你的责任大得很,过不了多久养殖场就要开遍整个村子,带领大家致富,你是最开始跟我养鸡的,以后一定要帮衬着大家。”刘岩微微笑着,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成分,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张一民咧嘴笑着“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是蠢蛋,我能当上村长全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计划要带着大家养鸡致富,大家也不会投我的票了。”

    这话才让刘岩高兴了一些,他回想起以前张一民对自己的种种恶劣态度,只觉得好笑,又有些悲哀,如果自己不是飞黄腾达,张一民恐怕一辈子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人啊,就是这样,往高处走。”刘岩内心叹了口气。

    回到张一民家,张一民迫不及待地跟豆腐西施分享了自己当上村长的事情,豆腐西施也显得很高兴,不过她也很清楚,这都是刘岩的功劳。

    “没有刘岩,哪里有你风光的份,就算是村长,你以后也得好好听人家刘岩的,刘岩才是有头脑的人。”

    “这道理我会不知道吗,我会自己看着办的。”张一民挺了挺胸膛,有些傲然。

    “什么叫看着办,没有刘岩你就是一坨屎,以后刘岩让你往东你就不准往西,听到没有!”他这敷衍的态度立即让豆腐西施不满,当即对他咆哮了起来。

    “知道知道!”张一民不耐烦应了两声。

    刘岩纯属看热闹,张一民怎么当村长都无所谓。

    他进了张小花的房间里,在角落里那个张小花装书本的箱子里找出了鬼午银针盒,他取下了那张生死决,直接拿了死决部分来看。

    死决中,记录了几种非常高超的运针手法,都是害人的,可伤人于无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