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水落石出

第一百四十四章 水落石出

    “董小山,那个胡小天我是一定要搞的,你必须得要配合我,目前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放出去后,我给你一笔跑路费,二是你跟着我,我保你。”刘岩看着董小山。

    董小山泪都流下来了,直接跪在地上拉着刘岩的裤子“大哥你放过我吧,行行好,前往别去动胡小天,不然我死定了。”

    “那你是怕他还是怕我?”刘岩蹲下来,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眼睛也眯了起来。

    董小山的身子很明显地抖了下,颤声开口“我都怕。”

    “你放心,我想要胡小天死的话,没人任何人拦得住我的,也没人会发现,因为我不是普通人,明白吗?”刘岩凑到了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董小山瞪大了两眼,张着嘴巴没有回应,他刚才已经感受过刘岩的手段了,根本就不能用常识来衡量,他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边是只手遮天身家千万的地头蛇,一边是拥有“特异功能的神秘人士。

    于所长回来,带过来了两部手机,董小山拿过自己的那个,开了机,突然慌张了起来。

    “河鬼给我打过电话了。”

    “别慌,就说你睡过头了,顺便告诉他,投毒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什么时候给钱,一定要套出他的话!”于所长沉声说道。

    董小山扁着嘴哭喊了起来“所长,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所长,不能这么做,要是抓了胡小天,他一定知道是董小山高密的,到时候胡贤德追究起来,董小山就混不下去了。”老猫有些不忍,劝说道。

    刘岩微微一笑,信心十足,拍了拍董小山肩膀道“别怕,我会护着你的,先给我看看那个胡小天的照片。”

    或许是刘岩的眼神给了他一股底气,董小山点头了,在手机上翻了翻,找出了几张照片。

    刘岩看了下,是个微胖的年轻人,打扮很时髦,戴着墨镜,搂着个艳丽的女人,背景是在河边,后面似乎就是采沙场。

    看了一会儿,刘岩对这个人的脸没什么印象。

    “发给我。”刘岩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让他把照片发了过来。

    “跟我来!给胡小天打电话。”于所长扭身出去。

    来到办公大厅里,于所长叫过来两个民警,示意众人安静,然后于所长交代了下董小山的问话,随即让他开始打电话,有民警开始录音。

    董小山的手有些抖,打了电话过去,开了免提。

    “龟哥,我刚起来,养鸡场投毒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差点被抓。”董小山语气还是很平稳的。

    “哈哈,行,回头你打听下,看看他那边具体情况怎样。”电话那头传来了个嚣张大笑的声音。

    董小山瞄了刘岩一眼,道“龟哥,我的钱什么时候给?”

    “发个账号给我,我把钱转给你,别走漏风声了,不然后果你知道的。”胡小天慢慢说道,充满了威胁。

    “我知道。”董小山虽然没有面对着胡小天,但也是害怕得不断点头。

    “鬼哥,我能不能到你那里去躲一下,你现在在哪里啊?”董小山问道。

    “也行,你来吧,我在县里,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胡小天笑得很开心,然后挂了电话。

    “大哥,现在怎么办?”董小山没有问于所长,而是问刘岩。

    刘岩道“所长,准备人手去抓那个胡小天吧,现在有证据了对吧。”

    于所长点头,让一个队长去准备,他则把刘岩叫到了办公室里。

    “刘岩,那个胡贤德是个地头蛇,势力很大,当然,我们公安机关也不是吃素的,可他这样的人物做事,我们是抓不到把柄的,他有钱有人,出钱出人到时候找你麻烦,我说得坏一点,他出两万买你一条腿,我们就算抓到了凶手,但也无法撼动他,你明白吗?”于所长说得很郑重,也很无奈。

    刘岩点头,他知道于所长就是要说胡贤德的事情。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于所长你负责办案就行了。”刘岩很平静,他并非没有对付胡贤德的方法,他是个中医,医术能救人,也能杀人,更能折磨人,要是惹毛了他,胡贤德的日子也不会好过,退一万步说,和气生财的话,他可以让黄长江帮忙出面说一下,这胡贤德再怎么牛,也牛不过古兴首富黄长江吧?

    于所长亲自带了人,接上董小山,开着警车去县里。

    刘岩则走出了派出所,把胡小天的照片发给了柳浩。

    “这谁啊?干嘛呢?”柳浩回复了一句,刘岩随即打了电话过去,说了下养鸡场的事情。

    “握草!可真有种!”柳浩惊叹了一声。

    “这个人叫胡小天,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钟振峰是一伙的,不过胡小天是胡贤德的侄子。”

    “胡贤德的侄子,那有点麻烦了。”柳浩嘀咕了一句,“你等等,我找人问问看。”

    “好。”

    五分钟不到,柳浩打回来了电话。

    “还真的是,胡小天一直跟着钟振峰,那看来不是胡贤德要找你麻烦,是钟振峰报复你。”

    刘岩道“那成了,损失我几百只鸡,一个都跑不了。”

    “那你就想多了,钟振峰怎么可能被警察抓走,最多就是胡小天吃点苦头,要他出面去承担,不过胡小天是胡贤德的侄子,这事还是私了吧,以后就别跟钟振峰来往了。”

    “好,我听你的。”柳浩发话,刘岩自然没什么意见。

    后头脚步声传来,山猫两父子急忙上前。

    “刘总,不要嫌我啰嗦,德爷真的不能惹的,你让那个胡小天赔点钱就算了,不要太过分,给德爷一点面子,以后生意还能做得下去。”老猫劝说道。

    刘岩笑道“放心吧,我已经找人处理了。”

    “是浩哥吗?浩哥愿意帮忙吗?”郑源问道。

    “嗯,浩哥让我给胡贤德一个面子。”

    “那就好,那就好,浩哥的话还是管用的,浩哥和八爷的面子大。”老猫放心了下来。

    刘岩瞄了他一眼,问道“猫叔,你也是我公司的人了,怎么没见你报上几个酒楼过来,你这里一点销量都没。”

    老猫干笑道“这事我还真干不来,但你要让我去找地方开养殖场,那肯定没问题。”

    “也行,不难为你了,可以开始找地方考察下,要偏远点的地方,越穷越好。”

    聊了两句,郑源建议刘岩去他家里喝茶,一边等待于所长那边的消息。

    半途中,刘岩打了个电话给张一民,问了下损失的草药鸡数目,接近七百只,就算按照两斤算,损失也有四万五了,而且还不算养鸡场的维修,那些有毒的饲料清理干净之前,是没法养鸡的。

    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过去,都快饭点了,刘岩接到了于所长的电话,他们已经回来了,刘岩也告知,他打算私了,给那个胡贤德一个面子。

    大厅里,刘岩见到了胡小天,真人比照片更胖一些,吊儿郎当的样子,跟街上的混混没什么两样。

    于所长招呼刘岩过来,当着胡小天的面,阐述了一遍案情,但是胡小天只是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抖动着腿,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董小山在旁边低着头,局促不安。

    “胡小天,我知道你,你是跟着钟振峰的对吧,是钟振峰指使你干的?”刘岩问道。

    胡小天瞥了刘岩一眼,嗤笑一声,根本就没回应。

    于所长脸上闪过一道阴霾,拍了拍刘岩的肩膀,道“胡小天,刘岩的养殖场里的鸡是我们镇政府重点关照的项目,是政府扶持的产业,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造成了好几万的损失……”

    “你们镇的项目关我什么事啊,我是河沙镇的,不是你们安澜镇的。”胡小天打断于所长的话。

    于所长没有发怒,继续道“你这是属于破坏生产罪,本来应该立案,但刘岩愿意私了,我们可以破格。”

    “我无所谓,找他不就行了,又不是我干的。”胡小天看了眼董小山。

    “鬼哥……”董小山哭丧着脸。

    “闭嘴,你个狗草的,老子回头要你好看!”胡小天凶着一张脸。

    “老实点!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家!”于所长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他指着胡小天道“我告诉你,现在证据确凿,你跟董小山的通话我们都已经录下来了,作为物证,董小山就是认证,要真立案,你跑不了!三年以下,你等着坐牢吧!”

    “你是德爷的侄子,德爷的名声我也听过,我很乐意给德爷一个面子,这事情就私了好了,我会找钟振峰谈一谈的。”刘岩缓缓开口。

    胡小天嗤笑一声“怎么?怕了?嘿嘿,柳浩的确很牛逼,不过他只在县里牛,乡下地方他斗不过我叔叔,不然我叔叔也不会有两个采沙场了。”

    于所长冷声道“胡小天,你少说两句,谈一谈私了的事情吧,别把事情闹大了,胡贤德也救不了你,刘岩,你说下你的损失,回头我们要进行调查的。”

    “我的草药鸡一斤能卖三十二,刚我打电话问了下,一共毒死了七百只左右,都是两斤多的鸡,我就算两斤吧,损失接近四万五,还不算维修养殖场的费用,到处都是饲料,我还得找人清理干净,我卖你一个面子,四万就行了,其他的我会找钟振峰要。”

    “四万!一斤你敢卖三十二,你他娘疯了吧,五千,爱要不要。”胡小天大呼小叫,随即一脸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