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一百三十章 崩溃的赵建国

第一百三十章 崩溃的赵建国

    没多大会儿,赵建国弄好了承包协议,让刘岩签了字,他盖上公章,又给了过款单,刘岩给了钱,这单交易,就这么搞定了。

    赵建国点了钱,高兴得不亦乐乎,扭头对刘岩道“不急着干嘛吧,来玩两局,小点的。”

    “你们玩吧,我还有点事。”刘岩嘴角一提,慢慢走了出去。

    赵建国也没理他,拉上其他三个人继续开赌。

    刘岩没有走远,就在村委会大门前的水泥地,路旁等候着。

    大概过了五分钟,他就看到村头水泥路上开过来一辆白色的轿车,他心头顿时一震,定睛看了过去。

    车子开过来,速度放慢,车窗里探出了个脑袋,刘岩赶紧迎上去。

    “是李书记吗?”

    “你就是刘岩?”安澜镇的镇委副书记李峰,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穿着件淡蓝色的衬衫,满脸温和的笑容。

    “对对对,车停前边吧。”刘岩扭头往后跑。

    车子停下,李峰下了车,左右看了看,然后看向刘岩,突然就感叹了一声“哎呀,没想到我们镇竟然出了你这么个人才,我这个副书记当的真是失职,这么久才知道。”

    刘岩呵呵一笑,感觉这个副书记还挺平易近人的,他心里也没多少胆怯,直接开口道“以前我也不干什么事,哪里需要出动李书记,现在刚好有个机会,就需要咱们政府帮忙了。”

    李峰乐呵呵一笑,过来拍了拍刘岩肩膀,一起走向村委会,一边道“你这种草药鸡的事情,昨晚我都听老爷子说了,你们村长在吗,这事他应该早点上报才是,这是利民的经济产业啊……”

    进了村委会大门,屋里在打牌的人可能听到外面有声音,有个村民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扑克牌。

    “刘岩,这谁啊?”这个村民还是很谨慎的,一见到外人,立即把扑克牌给藏到了背后。

    刘岩瞥了一眼李峰,对方本来是笑眯眯的,但是现在眼睛却看向了这个村民手里的扑克牌,面庞一下子就没了表情。

    “这是咱们镇的镇委李副书记。”

    “啊?”对方一听,手顿时一抖,扑克牌掉了一地。

    屋里紧张的脚步窜了出来,赵建国急匆匆跳到门口,定睛一看,整个人都傻了。

    “李…李书记……”

    这时候屋里的人也很聪明,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在收拾牌桌,李峰没吭声,快步走向办公室,看到了两个村民在慌张的收拾扑克牌,他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

    赵建国慌忙解释“李书记是这样的,他们三个在这里玩,我刚过来……”

    “解释什么?这里不是四个位置吗?刘岩,你刚来过村委会吧,又看到他们在这里打牌吗?”李峰脸色不太好看。

    赵建国慌了,立即对刘岩投来求助的目光。

    刘岩内心暗乐,这会儿,哪管赵建国的死活啊。

    “是在玩,可能闲着没事随便玩玩吧,李书记这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刘岩帮忙“说情”。

    “这问题可就大了!”李峰很恼火,虎视眈眈看着赵建国“村委会是基层群众的自治组织,你作为村干部,还是村长,职责是给老百姓办事,不是让你在这里打牌的,成何体统!”

    李峰这火气有些大,赵建国的脸色已经僵住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很尴尬,很惶恐,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但他是成年人,必须要面对,可当下却不知做出什么样的举措。

    好在李峰也没有难为他,只是沉着脸说道“写一份报告解释下你今天的行为,明天送到镇政府。”

    “李书记,我知道错了,我认错,我会好好检讨自己的。”赵建国明显松了口气,脸上的复杂情绪一扫而光,一脸愧疚诚恳地认错。

    “这他娘地,脸变得好快啊。”刘岩心里嘀咕了一声,不过也笑了起来,等会儿赵建国还要倒霉。

    “老孙,你们快回去。”赵建国赶紧给其他几个村民眼色,随即擦拭桌子,热情地邀请李书记坐下。

    “刘岩,没什么事你也去忙吧。”赵建国看刘岩竟然不走,随即板起面孔说了一句。

    “我是来找他的。”李峰淡淡说了一句,随即坐下。

    赵建国眼睛立马睁大,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这是怎么回事?

    “刘岩,坐。”李峰指了下沙发,随即又是露出不满的神色看着赵建国“你们村出了刘岩这样综合性的人才,怎么没有向镇政府报告,他医术高超,镇政府职工宿舍的几个老人都夸他,他自己还研发了一款绿色生态农产品,是一种要草药喂养的鸡,营养价值高,跟天海湖景区的酒楼都签了供应合同,未来极有可能发展成为产业链,你说你是怎么搞的?他在村里养鸡都两个月了,现在已经给酒店供应,你一点都不知道吗?”

    赵建国整个人都听懵了,他知道刘岩在养鸡,但其他任何信息都不知道,他也不想去打听,他要做的就是把村里的山头高价承包给刘岩,自己赚点钱,然后等着看他的笑话,但是现在……

    “李书记,这事我也是刚才知道,刘岩之前没有跟我商量过啊。”赵建国根本不敢坐着,额头冷汗都流出来了。

    刘岩露出一副不乐意的表情,道“村长,这话你就过分了,我承包了村里两个山头来养鸡,我都很明确告诉你我是养鸡的,你还把那些山头当做能耕种的旱地,要三百一亩,而且我也养了两个月了,全村人都知道我在养鸡。”

    “这是怎么回事?山头当做耕地承包?”李峰一下子听出了刘岩话里的意思。

    赵建国面色煞白,赶紧道“副书记您听我解释,我本来以为刘岩……”

    “你别说话!刘岩你继续说。”李峰直接瞪了他一眼。

    赵建国跟吃了苍蝇般难受,急忙给刘岩使眼色。

    刘岩哪里会理会他,直接开口道“我拿到天海远洋酒店的订单后,就回来村里找村长承包山头,我打听过了,租的话水田六百多一亩,旱地三百多,但是我要承包的是山头,村长也要收我三百块一亩……”

    “误会,误会啊刘岩,我马上退钱给你。”赵建国一听刘岩这么说,脸色苦悲,赶紧解释。

    “误会毛线啊,当时我是不是跟你说了我要养鸡,全村人都知道了,你还说什么谁知道我到时候是种地还是养鸡,签协议的时候你都明说了,山里头一千多颗树,一颗都不能动,不能动怎么种地,我看你当时就是要讹我的钱,我本来就穷,所有积蓄都投入下去,承包一个山头就花了我一万多块,刚刚签的这个,又是一万多……”说着刘岩就把刚刚签的土地承包协议拿了出来。

    李峰脸色很阴沉,从刘岩手里接过了协议看了看,而后猛然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赵建国,你是怎么办事的?”

    “副书记我错了,我当时真的不知情的啊。”赵建国手足无措,差点就要跪下。

    “第一次不知情也就算了!这张协议不是第二次找村委会签的吗?刘岩的养鸡场都已经建起来了,他还能种地吗?山林土地能当旱地承包吗?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李峰瞪着两眼,满脸威严和愤怒。这也是让刘岩第一次感觉到了官威的气息,赵建国以前那种对村民们发号施令的架势,根本就没法比。

    “财务呢?马上给我喊来。”李峰指着赵建国,“村委会财政存折拿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你收得这两万多都哪里去了?”

    “没存,还没存上。”赵建国已经彻底乱了。

    “都是现金是吧,拿出来给我看看,存折找出来,对数!”李峰已经大发雷霆了。

    “在这里,刚签的都在这里,我一分没动。”赵建国赶紧把刚才从刘岩那里收得钱拿了出来。

    “刘岩你点下,看看差不差?”李峰把钱给了刘岩,又对赵建国道“上一次的呢?”

    “上一次的……”赵建国张开了嘴巴,表情愣住,突然间全身发抖,身子一软,倒在沙发上,顺着沙发瘫坐在了地上,整个人目光都无神。

    “装什么死?钱呢?”李峰再度拍桌。

    “钱……钱……”赵建国脸色茫然。

    刘岩点着钱,扫了他一眼,嘴角提起一丝嘲讽的笑容,在他传承的医术知识里,赵建国这种症状叫做鬼面,就是大脑突然受到强烈刺激,心染阴邪,精和神处于崩溃状态,失去了思考能力,就像鬼上身一样。

    “钱在哪?!”李峰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钱…钱……”赵建国嘴里重复着这个字一直开不了口,他已经完全处于崩溃状态,大脑能够浮现这笔钱的去路,但是这笔钱被他和李萍分割了,他知道要查下去,自己和李萍都要完蛋,本能的危机感,阻止了他讲出这笔钱的去向。

    “副书记,他一时蒙了,让他缓缓,先不要生气。”刘岩不得不站出来劝说,这时候逼赵建国是很难逼出来的,他是纯粹靠着本能意识回答,分不清真假。

    “气死老子了!”李峰满脸痛恨,一屁股坐下,气喘吁吁,汗都气出来了。

    刘岩看得暗乐,这一下赵建国不完蛋都不行了,他想起苏韵提到过,搞他之前要查一查赵建国的关系,现在看来是不用费那心思了。

    刘岩点好了钱,数目是没错的,毕竟这么短的时间,赵建国也不可能把这笔钱怎么样。

    赵建国还是处于懵逼状态,坐在地上起不来,李峰起身去倒水,咕咚咕咚连喝了好几杯,然后倒了杯水走到赵建国面前,直接泼了过去。

    cha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