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盖养鸡场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盖养鸡场

    “收好了,可别弄丢了。”放下公章,赵建国已经忍不住开始点钱了。

    趁着他点钱的空档,刘岩拿着纸巾擦着手里的红泥,漫不经心地说道“协议是心甘情愿签的,亏了本我也不会找你们的,要找也是去镇政府,李主任,这是你说的对吧。”

    一听这话,暗藏威胁,赵建国停住数钱动作,立马拉下一张脸“刘岩你什么意思,这协议你都签了,钱也给了,还有哪里不满意,现在可没有你后悔的时候了。”

    “哈哈!现在不是没有我后悔的时候,是没有你后悔的时候!”刘岩拿过协议,看到上面盖的村委会公章,他忍不住大笑。

    “你话说清楚点,几个意思?”李萍被刘岩这话给搞蒙了,怎么看,都是刘岩吃亏,怎么在他话里,好像赵建国这边要遭殃一样。

    “没什么意思,走了。”刘岩耸了耸肩,立马开溜。

    一万多块钱交得那叫一个痛快,但是刘岩知道,看到赵建国落马的时候,那会更加痛快。

    “叔,把人带上,上山去了,白蛇岭。”回到张小花家里,刘岩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

    “签好了吗?多少钱啊?”张一民满脸喜色跑了出来,后头跟着豆腐西施两母女。

    “不多。”刘岩笑了笑。

    “我看看。”张小花却一把抢了过来。

    “三百块一亩啊,妈,贵吗?”她很疑惑。

    “这个天杀的赵建国!”豆腐西施跟母老虎一般,大吼了一声,满脸怒气。

    “婶,别声张!”

    “怎么样三百啊,旱地也才三百多一点啊,白蛇岭都是荒地啊,哎呦,刘岩你吃大亏了,怎么没叫上我们一起去啊……”张一民心疼得不行。

    刘岩呵呵一笑道“你们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我知道自己吃亏了,我是故意的。”

    “什么叫故意的,刘岩你别打肿脸充胖子。”张小花也急了。

    刘岩拉着他们进屋,坦言道“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这么傻的对不对,三百一亩根本就不值这个价,我真的是故意签的。”

    “为什么?”豆腐西施问了起来,还是很心疼这钱。

    “我要让赵建国犯错误,等我的养鸡场弄好了,出了成绩了,我带领全村人养鸡,这是个致富的好方法,可以带动其他村子一起来养鸡,到时候我会带着计划去镇政府找镇委书记,我把这承包协议给书记一看,我就要赵建国下台!”刘岩压低了声音。

    “哎呀!”豆腐西施直接叫了一声,然后赶紧捂住了嘴。

    “这能行吗?咱们都是小老百姓啊。”张一民顿时慌了。

    刘岩提了提嘴角道“叔,咱们这就是个小地方,屁大点的官我还不放在眼里呢,这么好的致富经镇政府都不支持,回头我花点钱找电视台曝光下,我看他们都要倒台。”

    “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张小花都满脸震惊。

    刘岩嘿嘿笑着道;“这天底下,不是官最大,是老百姓最大,老百姓的利益最大,我是带着大家一起赚钱,所以我就最大。”

    听他这么说,张小花一家三口好像听明白这道理了。

    “那我们的鸡得要养得好才行啊,才有底气跟镇委书记反应,这黑心赵建国,荒地都敢要三百一亩,鬼知道他自己吞了多少钱。”豆腐西施一脸痛恨。

    “嗯,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掌握当中,叫上人吧,上山去,要抓紧时间。”刘岩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盖个养鸡场,并不是那么难,就是耗人工,刘岩也没请外人,村里就有人会砌墙。

    在白蛇岭上,刘岩大致看了几个位置,综合大家的意见,选了块两块平整的地方,一个在前山,一个在后山,用来建造两个养鸡场的鸡舍。

    整个白蛇岭都是刘岩的地盘,他也不省这么点钱,再订了一批材料,打算把整个山头都给围起来,让草药鸡有更大的活动空间,让它们尽情地在灌木丛和草地里觅食。

    白蛇岭是最好的位置,靠近村头,有一条泥土路从乡道延伸,经过白蛇岭脚下,交通很方便,红砖跟河沙直接就送了过来。

    “多喊几个人,要趁早,最好十天就把两个鸡舍给弄好。”刘岩现在非常赶时间,他甚至给柳浩打了电话,跟他要了五个小弟过来干苦力,当然也是付工资的。

    两天的时间,两块养鸡场就已经用塑料网给围起来了,鸡舍的地基也都打好,开始砌墙,刘岩也从村里把水电给拉了过来。

    赵建国收了钱,但也很关心这边的情况,闲着没事就过来,跟其他村民蹲在一旁抽烟聊着天,几句下去,在他们眼里,这里就是白花花的钞票打水漂。

    十几个人日夜开工,修建养鸡场的速度比刘岩想象中的要快很多,七天就搞定,两个红砖矮房鸡舍伫立在了林子中间,四周围都是密闭的,防止蛇鼠钻进来。

    消了毒后,隔了两天时间,刘岩叫上了张一民和刘二柱,一起到清平县,点了一千只两斤左右的麻鸡,特意叫上陈老板,一起跟随到清河村里去,希望他能够指点一下养鸡场这边的工作。

    “哇,这有点奢侈了,一座山头啊,才养两千,起码可以养四千。”看到整个山头的面貌,陈老板都忍不住惊讶了起来,随后又点头“你们这地方山多,环境好,的确很适合放养,不过要特别注意黄鼠狼跟老鼠。”

    “我晚上就在这住着了,看那畜生敢来,我就敢加餐!”刘二柱笑呵呵说道。

    随即,陈老板又交给众人怎么管理鸡群,怎么引领它们晚上到鸡舍里休息。

    咯咯咯!

    一千多只鸡,关在了鸡舍里,各种腾飞乱跳,老大一会儿才安静了下来。

    前面这些天,要对这些鸡进行简单的训练,让麻鸡先在鸡舍里呆着,早中晚喂饲料,用固定的口号,后面才可以放出去,等到了晚上时间,再把鸡群喊回来喂饲料。

    为了积累养殖经验,彩虹婶和她的儿子小军也在养鸡场里帮忙,加上豆腐西施两夫妻,四个人一起管理。

    但他们都是新手,各方面都不熟悉,一天到晚都扑在养鸡场里,技巧倒是掌握了不少,但也浑身沾满了鸡屎味。

    终于,五天后,这些鸡才被放养了出去,开始漫山跑,欢快得不行,上树的有,钻灌木丛的有,躲进草地里的也有。

    刘岩赶紧带人在周围进行巡查,防止这些鸡跑了出去,但好在有塑料网围着,加上白蛇岭的位置够大,草药鸡根本就没跑到边缘地带。

    晚上,在外面活动一天的草药鸡陆续聚在了一起,随着豆腐西施一声令下,两类不同的草药鸡分别回到清理干净的鸡舍里,张一民赶紧开始撒草药饲料。

    几天下来,饲养的情况良好,但还真的有黄鼠狼偷偷跑过来,从窗户里钻进鸡舍里,咬死了七八只鸡,但是也被喂得有些凶猛的草药鸡给啄死了。

    情况总算稳定后,刘岩才松了口气。

    晚上,他痛快地洗了澡,拿沐浴露搓洗了好几遍才出来。

    房间里,张小花在跟同学聊天,说起了高考分数的事情,她显得有些紧张。

    刘岩进来后,她小声说了两句就挂断电话,然后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道“明天分数要出来了,怎么办,我今晚肯定睡不着了。”

    刘岩觉得好笑,把门给关上,悄悄摸上了床,盘膝坐下,拉过她秀气白嫩的双腿放在膝盖上,一边按摩一边道“都已经考完了,分数都是定数了,怕什么,就算考得差,也得去上。”

    “我才不可能差,最起码是二本!”张小花对着他张牙舞爪,却突然发现刘岩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口,她低头一看,发现领口打开,大片白花花的皮肤都给露了出来,从她的视线看去,更是什么都看清了,一眼都能看到肚皮。

    “啊!流氓!”张小花忍不住尖叫,一脚踹在了刘岩腿上。

    “小花,怎么了?”隔壁房间的豆腐西施立即警觉了起来。

    “没什么,妈你们快睡吧!”张小花都慌了。

    “安静点啊,好好睡觉。”豆腐西施警告了两句,然后就没了声音。

    刘岩松了口气,狠狠瞪了眼这小妮子,现在两人都什么关系了,眼睛吃了点豆腐反应还这么大。

    张小花似乎也知道自己错了,脸蛋微红,低着小脑袋轻声道“我还没习惯这样子嘛。”

    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刘岩又生不起气来,不过脑海中浮现起刚才那白皙的沟壑,他忍不住回想起苏韵,好久没有看到她了啊,他现在弹药库都满了,虽然这些天累,但几次梦里梦到苏韵的时候,早起都要偷偷去换底 裤。

    这种事情,刘岩知道不能强逼,要慢慢来,一步步尝试,这也是一种乐趣。

    “乖,我没生气呢,好好躺着,我下去跟你说。”刘岩没有解释什么,一切都需要细水长流。

    看着刘岩翻身到地铺,张小花咬着下唇,脸上很不是滋味。

    “刚才踢疼了你没有?”张小花偷偷摸摸趴到床沿边。

    “没呢,好得很。”刘岩满脸笑意地看着她。

    “你要不……上来睡……”张小花的声音简直比蚊子还要轻,要不是刘岩修炼了生死决,身体各方面素质都提升了档次,他差点就要错过这美好的福利了。

    “这可是你说的!”刘岩怎么可能拒绝,麻溜地爬起,要去抱张小花,却被她灵活地躲过,直接所在了角落里。

    “不能碰到我的身子。”张小花一脸羞涩地说道。

    “我就怕我睡着了会不老实。”刘岩一脸奸笑,拿起地上的枕头,放在张小花旁边,舒坦地躺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