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针锋相对

第一百一十三章 针锋相对

    柳菲的鹅蛋脸,瞬间布满寒霜,一片雪白,眼神更加锐利,像是两根冰箭刺在刘岩的瞳孔里。

    刘岩既然把话都说出来了,就不怕她怎么着,强作镇定,和她对视,但是那眼神和表情给人的压力太大了,他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下。

    “既然不要酬谢,那我就在购买你农产品价格原基础上,加两块钱,我要忙了。”僵持了五秒钟左右,柳菲眼神一扫,坐回原位,开始整理资料。

    刘岩嘴角一提,他感觉这场斗气他赢了,柳菲虽然没有什么反应,但这恰恰说明她刚才吃瘪了。

    此时他只觉得趾高气扬,昂着脑袋走出办公室。

    “那个老人明明是你救活的,为什么你要把功劳给赵医生?”刘岩快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柳菲的声音,虽然是问话,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疑问的情绪。

    “什么?”刘岩停住脚步转身。

    “十万块对于你来说,也不少吧,赵医生现在还没有过来,你还有机会拿这十万块的。”柳菲靠在了座位上,嘴角微微地上扬。

    “呵,呵~”刘岩忍不住失笑,鼻孔在出气,他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嘲讽“十万块很多吗?我用我的医术救过三个人,平均收费是四十万。”

    “年轻人……”柳菲摇头,这回笑得很明显,但是讥讽之色很浓厚。

    刘岩也再次笑了,她以为自己年轻气盛在意淫骗人吗?黄长江的爹五万,廖八二十万,蒋建国一百万,平均下去都超过四十万了,他是没有说错的。

    他走了回来,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俯视着柳菲。

    柳菲也丝毫不怯退,靠了过来,挺胸昂首看着他,两人的视线,这一刻相聚不过十公分,刘岩闻到了她身上传来的一抹暗香,眼角余光更是瞥见她领口内展露的一抹白皙,一道像是黑白电影剪影下的沟壑。

    “你可以现在打电话问问你们黄总,去年我治好他爸,他给了一百万我也没要,我只要了五万。”刘岩脸上笑得灿烂,露出一排闪白的牙齿。

    近在咫尺,刘岩看到柳菲的瞳孔瞬间缩小,锐利的眼睛放大,流露一抹惊愕之色。

    “我的号码曹经理那里有,柳总如果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可以找我的。”刘岩再度说了一句,随即一扭头,踩着潇洒的步伐离开。

    “混蛋!”刘岩走后,柳菲再也无法保持风度,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

    刘岩出了外面,刚好碰到赵医生拿了报告进来,他立即上前打了声招呼。

    不过两分钟后,刘岩就看到赵医生出来,红光慢慢,喜于形色,手里提着个纸袋,不用说,那一定是钱了。

    “来来来!”赵医生赶紧把刘岩拉到一个角落,偷偷从里面拿了几捆钞票出来。

    “这里有你的一份,收好,别让柳总看到了。”他这手里拿了足足一摞,有六七万。

    “别,用不着,你收着吧。”刘岩没法要钱,六七万对他来说其实不少了,但是刚才为了跟柳菲斗气,已经谢绝报酬了,就算偷偷地拿,他拿了身上也不好放啊,以柳菲的精明,肯定是知道的,他可不愿意在高傲的柳菲面前落了面子。

    赵医生哪里肯,一阵推拉,但刘岩就是不收。

    “柳总来了,快收好。”刘岩迅速说了一句。

    赵医生慌张把钱给放了进去,转身就走,走出去几步才回头一看,那办公室的方向哪里有柳总啊,但是刘岩已经走开了,对着他说拜拜。

    游客逐渐回到了酒店内休息、吃饭,外面有员工进来,曹经理立即出现,刘岩也上去。

    “准备吃饭啊,你们这几天另外吃,柳总安排的,不要有意见。”曹经理迅速说了一句,然后带他们到餐厅的一个特定角落。

    柳菲过来了,行走间,霸道女总裁的风范显露,吸引了餐厅内许多游客的目光,其中不乏女性游客。

    刘岩轻轻扫了她一眼,对方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也不知道她打电话问过黄长江没有。

    “应该没问过吧,不然黄老板要是知道,肯定会让她联系我的。”刘岩心里猜测了一下。

    “都吃饭吧,这几天由公司负责你们的晚餐,酒店最近想要推出一款新菜式,让你们先尝一尝,从明天开始,男孩子每天跟曹经理汇报身体情况,女孩子每天先去医务室抽血。”柳菲吩咐了下去,她对员工的态度,缓和了许多,声音也比较轻。

    但是几个员工却也噤若寒蝉,纷纷点头。

    服务员从后厨端着菜上来,员工们开始就餐,刘岩也不想留在这里了。

    “先不打扰他们吃饭了,我回去还有事情,明天我再过来。”刘岩没有跟柳菲搭话,而是对曹经理说。

    “曹经理,叫辆车送刘先生回去。”柳菲轻描淡写说了一句。

    “谢谢了柳总。”刘岩乐呵呵一笑,这是他今天这么长时间一来,第一次从柳菲嘴里听到的“人话”。

    回到县城,刘岩没有先回去老店,而是去了叶秀芬和杨小虎管理的新店看了看,因为分店处于老城区,现在又是暑假,所以客人里多了许多学生。

    “老板好。”刘家大姐是个热情开朗的人,笑嘻嘻打着招呼。

    “继续忙吧。”刘岩在店里瞄了一下,惊愕地发现,有一桌角落双男双女,桌上竟然点了一份元气冲天。

    “草~”刘岩心里暗骂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熟得可真早。

    后厨,是交给了杨小虎和叶秀芬,杨小虎是在打下手,烹饪的事情还是由心灵手巧的叶秀芬在忙。

    刘岩没惊动两人,躲在厨房门口往里看了看,杨小虎脸上傻笑,在跟叶秀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我还是觉得女儿好,贴心,男孩子太顽皮了,养着都不舒服……”

    “女孩养大了就是别人家的了,男孩长大了结了婚还是自己的……”

    刘岩顿时暗乐,这两人到底进展到什么地步了啊,竟然聊到生男生女的事情上了。

    这种时候刘岩不好打扰,转身兜了两圈就回去了。

    晚上,刘岩去到了苏韵家里,两人洗了澡,开着空调,腻歪在沙发上,苏韵一边看电视,刘岩就一边给她喂李子,说起了今天在景区里发生的事情。

    救人的事,他只是简单地略过,着重说了一下柳菲这个人,特别是感谢的事情,他很不满。

    “那赵医生会不会真的没有猜错,柳总可能有一点人格分裂哦。”苏韵扭头煞有介事地说了句。

    “也可能人家是老总,就喜欢绷着脸嘛。”刘岩嘟囔一句,他对柳菲印象很坏,不想用什么人格分裂来替她推脱。

    “处于高位可能是诱导原因吧,真正的主因,是她性格要强,一个女人这么漂亮,做到这么高的职位,一定经历了不少坎坷,职场里面女人上位是很难的,柳总工作能力很出色,她摆给外人这副脸色,可能是在保护自己不受侵犯,久而久之,也就养成这种习惯了……”苏韵慢慢说着。

    “有点道理啊,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行,太没有人情了。”刘岩摇了摇头。

    “理解一下嘛,或许是真的长期高压的工作所导致的,她这么聪明,人情世故怎么会不懂呢,她肯定是迫于无奈的。”

    刘岩呵呵一笑,想不到苏韵还为她开脱。

    “一见到她我就不舒服,冷冰冰的,快帮我中和一下。”刘岩在嘴里含了个李子,凑到苏韵脸上。

    苏韵嘻嘻一笑,张口就咬住,顺势吻住了刘岩嘴唇。

    刘岩只感觉一阵柔软之中带着酸甜的感觉,酸是李子的酸,甜是苏韵的甜。

    接下来两天,刘岩也懒得过去景区了,反正都安排好了,现在店里正忙,需要人手的时候,所以他给曹经理打了个电话就不去了。

    第三天,刘岩起了个大早,六点多就和杨小虎去了市场里买菜,送去店里之后,立即叫了辆车,匆匆前往天海湖景区。

    夏季清晨的天海湖格外美丽,湖面上笼罩着一层白雾,空气清凉,还有一阵微风拂来,令人神清气爽。

    酒店门口,有不少的景区员工,在领队的带领下开始了日常的列队。

    曹经理在旁边看着,瞥见了刘岩,立即笑脸相迎。

    “多等一会,开过会之后就开始检测员工情况了。”

    “好,柳总到了吗?”刘岩低声问道。

    曹经理轻轻摇头“没呢,今天挺奇怪的,柳总很少迟到。”

    话刚说完,外面响起了车声传来,紧接着轮胎在地面上擦出了刺耳的声音。

    刘岩和曹经理情不自禁地看了过去,是一辆黑色的奔驰。

    “柳总来了。”曹经理低声说了一句。

    车子停好,驾驶室打开,柳菲下了车,她今天的打扮让刘岩大吃一惊,穿着一袭白色齐膝群,腰间束紧,凸显着曼妙动人的曲线,圆领之上,白皙的皮肤展露,有两道性感的锁骨线。

    这白裙之上,纹绣着几朵鲜艳的花朵,从胸下到裙摆,错落有致,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月季,红艳如火,在纯白的裙上格外鲜明,让人忍不住联想,穿上这身裙子的人,是一位情感多么热烈的女子。

    但是……

    穿着这身裙子的人是柳菲,她手里提着个包,叫上踩着清凉的高跟鞋,脚指甲上涂着纯黑色的指甲油。

    她形色匆忙,高跟鞋哒哒作响,走路带风,裙摆飘起,在这晨光当中,如果定格的话,那是一幅优美的画卷。

    刘岩微微眯起眼睛,柳菲受伤了,两个膝盖上各贴了两个创口贴,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风采,反而会让人忍不住联想,伤势是怎么来的呢?这么漂亮的女人,堪称艺术品的一双长腿,怎么忍心在上面留下伤口?

    想起网络上曾经看过的一些言论,女人膝盖的伤势,多半是因为跪坐姿势摩擦而造成的,想到这里,刘岩内心一阵恶寒,难道他老公喜欢从后面来吗?

    这想法一冒出,这刚才的美好感觉全然消失,刘岩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仿佛看到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被泼上了污渍一样难受。

    “她本身也不适合这裙子,哼哼。”刘岩胡思乱想着,最后以那裙子不合适为由,否定了刚才的美好,把柳菲当做一个正常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