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九十九章 新店开张
    很快,刘岩订购的饲料机到了,许多人都跑过来看热闹。

    这机器操作很方便,通上电就能用,跟榨油机有点像,上面有个放料口,底下就是出料口,把玉米、豆粕和草药这些全都放进去,机器一打,饲料就出来了。

    制作饲料的材料刘岩也准备好了,有四种,两种是添加血山根,两种是添加马蹄草,各自的量有所不同,就是为了验证效果。

    尝试了下机器后,刘岩开始制作,每一份饲料两斤,量不多,足够这些鸡吃上好几天了,这几天里也能够观察这些鸡的活动情况,从而选择更加优良的配方。

    白天,这些鸡就在菜园子里找吃的,晚上,刘岩和张一民夫妻两就进了鸡舍里,把四组鸡分别抓进笼子里,开始喂食草药饲料。

    饲料添加了玉米豆粕,用一点猪油搅拌,味道闻起来还可以,一洒进鸡笼里,笃笃笃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每一只鸡都吃的飞快,根本就不管里面添加了草药。

    “这机器可真好用啊,要是鸡得病了,直接把药一起放机器里榨就行了。”张一民乐呵呵笑道。

    “明天起来看看情况。”

    隔天起来,看到鸡笼子里的情况,刘岩傻眼了,一边已经在打鸣拍打翅膀,另一边全都昏昏沉沉的。

    “是不是病了?怎么会这样啊?”两夫妻都慌了。

    “应该不是。”刘岩摇头,病恹恹的麻鸡太反常了,因为它们吃的是添加马蹄草的饲料,而马蹄草主治疲乏体虚,带一点刺激作用,跟兴奋剂有点像,按道理来说,吃了马蹄草饲料的麻鸡应该更有活力才行啊。

    刘岩拿出一只麻鸡,按在了后背上,度入一丝生气,在鸡的体内游走,他虽然不会给鸡治病,但是生气能够感应麻鸡的身体情况。

    又抓了两只查探,刘岩基本上明白了,这些鸡竟然是体虚发力的症状,气血流通比较慢,供血不足。

    “刘岩你还会给鸡看病啊?”豆腐西施看他这手动作,忍不住问道。

    “跟养鸡场的老板学习了下,我大概知道情况,这些鸡可能吃了草药,昨晚有点兴奋,没睡好,所以早上才会病恹恹的。”刘岩解释道,也只有这个说法能够解释了。

    “哈哈!还有这事吗?”张一民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别说,真有可能,昨晚我就听到了,鸡舍里一阵闹腾,前两天都没有的。”豆腐西施却很认真地说了一句。

    “那就肯定是了,以后马蹄草的饲料白天喂吧,让它们更有精力去跑去跳。”刘岩松了口气。

    这些麻鸡放出去之前,刘岩又喂了一次饲料,但是量不多,生怕它们白天不肯找吃的。

    三天下来,刘岩通过生气感应,选出了优良的草药饲料,但他知道这远远不够,还得要对饲料继续分组调配,更加精细一点,养殖的经验就是要这样积累的。

    几天后,张小花又从学校回来了,刘岩没能再睡她床,重新打回了地铺,不过当晚两人聊得很晚,刘岩给她讲了很多养鸡的事情。

    从清平县的老陈养鸡场回来,大半个月的时间,刘岩都留在了村子里,每天照料着这些麻鸡,草药饲料的配方更新了一次又一次,最后他也确定了草药饲料的配方。

    除却添加这两种主要的药草外,还要加一点其他小剂量的药,比如银根草,又健骨增髓的作用,骨髓也是血气来源之一,添加银根草能够保证每一只麻鸡血气旺盛,增强骨骼,让它们长得更高壮一点。

    配方弄好,刘岩就将这二十只鸡交给豆腐西施打理,他留了两千块钱,吃了个饭就回县城去了。

    苏韵这半个多月来都在忙着新店的事情,装修、执照、桌椅等等,全靠她一个人在忙。

    见到刘岩出现,她也是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你可总算回来了,明天餐椅餐桌会送去新店,你跟我去看看。”

    “嗯。”也是很长时间没见,苏韵憔悴了一些,看得刘岩心疼。

    晚上回去,苏韵邀请刘岩到她那边去坐坐,刘岩欣然应允,回去洗了个澡之后,就偷偷溜出了门。

    来到苏韵家,刘岩也不再拘谨,靠在沙发上,就招呼苏韵过来。

    苏韵嫣然一笑,坐上了沙发,脑袋靠在他的大腿上,轻哼道“会不会推拿手法,帮我按一下。”

    “当然。”温柔的接触让刘岩内心有些按捺不住,他双手落在了苏韵肩头之上,脑子里浮现起一套缓解疲劳的按摩推拿手法,开始按了起来。

    “嗯嗯嗯~”苏韵发出了舒坦的声音,“有个学医的男朋友就是好啊,我都想睡觉了。”

    刘岩乐得不行“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村里那边我都安排好了,接下来不用去,就留在店里。”

    “那才好。”苏韵扭了扭肩膀。

    馨香的味道传入鼻间,刘岩内心充满惬意,和喜欢的人相处在一起,就是这样甜蜜的感觉吧。

    隔着颇为厚实的睡衣,按在背部上,刘岩手指触摸到了一丝异样,凭借着生活经验,他知道,那是苏韵的内衣带子,摸得他内心乱跳,浮现连篇。

    “刘岩,我们上床吧。”苏韵迷糊地说了一句。

    “什么?”刘岩手都抖了一下。

    苏韵笑嘻嘻起来,戳了他脑门一下“想什么呢,我是说到床上按去,一边说话一边按,今天太累了,懒得下床了。”

    “那按着你睡着了怎么办?”刘岩呆了下。

    “我睡着了我就睡了啊,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苏韵扬了扬下巴,露出一抹挑衅的眼神,然后拉着他的手往房间里而去。

    房间里还是比较暖和的,苏韵钻进杯子里去,突然又道“等等!”

    “怎么了?”

    “等下可能真的会睡着,我先把衣服脱了……”苏韵贼笑一下,完全没有以往成熟知性的模样,仿佛是个贪玩取闹的小女孩。

    刘岩咽了口口水,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还是在床上,苏韵要脱衣服按摩,这不是……

    “明摆着勾引我吗?”刘岩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可惜他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经验,就像是一口肥肉到了嘴边,却不知道怎么下嘴。

    然而苏韵说的脱,并不是全脱,她整个身子在被窝里头窸窸窣窣一阵,好像脱下了什么,然后转身趴着,然后打开了遮住上半身的被子。

    “来吧。”

    刘岩傻眼了,睡衣还是穿在身上啊。

    “你骗我,根本就没脱,要不要我帮你?”刘岩壮胆开玩笑,坐在床边。两只手按在她肩头继续按摩,还假装去拉她的睡衣。

    “讨厌,是里面啦。”苏韵娇笑,立即缩紧了脖子。

    “是吗?”刘岩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也才注意到刚才苏韵好像往枕头旁边放了什么东西,他顺手掀起另一边的棉被,一只精巧的黑色蕾丝文胸放在那边,看得他脸热,赶紧放下了棉被。

    “快点按,别胡思乱想了。”苏韵轻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露出的半张侧脸恬静美好。

    刘岩继续按着,此时也感觉到了,苏韵的后背平坦,没有感受到带子的痕迹。

    “养鸡那边我想出了一个新办法……”刘岩一边低声说着自己养鸡的计划,这是一条非常方便简洁的路线,完全可以带动形成产业链的。

    然而苏韵可能真的太累,在沈小峰神奇手法之下,沉浸在了享受当中,只是时不时地应答两句,短短几分钟过去,她更是彻底没有回应,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韵姐?”刘岩停住手里动作,轻轻推了推她,但是苏韵已经没有任何反应。

    他收回了手,安静地看着睡着的苏韵,心里一片柔情,眼中逐渐痴迷。

    看了几分钟,刘岩的手机响了下,杨小虎发来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路上带点吃的。

    刘岩无奈,放好手机,低头在苏韵脸蛋上轻轻一吻,帮她盖好了棉被,把灯关上,带上门,悄然离开。

    当然,又是一个缠绵悱恻的美好梦境,刘岩早早起来钻进厕所清理了一遍,躺了个回笼觉之后才起床洗漱。

    第一家分店的位置处于老城区,离得刘岩苏韵居住的地方也比较近,附近都是居民区,生活显得更加悠闲散漫,所以营业情况刘岩并不觉得能够超越唯新路的那家。

    新店的装修和老店都差不多,餐桌款式也一样,但是只有八张台,后厨也小一些。

    人手方面,苏韵另外招了两个女孩子,是一对姐妹,跟刘岩还是本家的。

    这还是柳浩推荐的,万豪酒楼前期招了一批服务生,剩余没选上的推到这边,不过工资是刘岩这边高两百块,所以这对刘姓姐妹也很乐意过来这里上班,目前在培训阶段。

    刘岩和苏韵一阵商量,培训的工作先交给叶秀芬,她为人细心,比较适合这个工作,这两个女孩每个店分一个,让叶秀芬和杨小虎两人在那边带人上班,也算是暗中撮合这两个人。

    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四月底,恰逢张小花也放假了,刘岩特意邀请了豆腐西施一家过来参加开业仪式,然后又带两口子参观了老店。

    两口子对于店里菜肴的价格,也都是惊讶得不行,没想到城里吃饭会这么贵。

    不过豆腐西施更加在意的是苏韵的存在,这个城里的漂亮大姑娘,跟刘岩一起开店,她好像有些不放心,就多过问了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