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五十八章 深夜疗伤
    “这什么办事效率啊!小城市里的警察都这样的吗?”苏韵气得无语。

    刘岩也只能苦笑,安慰道“你别急,一定能够找到他们的,我们先收拾店里吧,刚好也忙了半个月,趁这个时间休息一下,反正我们都有回头客人,重新开门,生意不会坏的。”

    店里现在是一团糟,充满了刺鼻的油漆味道,收拾起来特别麻烦,桌椅上都是油漆,擦也擦不掉,只能让厂家那边拉回去重新加工下。

    忙到晚上,店里头的油漆总算清理干净了,被污染的食材也都扔了,但是店里的味道却没有减弱多少,苏韵又去买了空气清晰剂,放满各个角落,又点了熏香。

    “韵姐,桌椅还要一天才能送过来,我们明天休息一天吧,你好好放松下,我们也好久没有回家看看了。”围在账台前,刘岩介绍说道。

    “嗯,好。”收拾了一天后,苏韵的心情好了许多,脸上重新有了笑容。

    几人刚要关店门,外面突然跑进来一道身影,是柳浩。

    “这是怎么了?有油漆味,要重新装修吗?”柳浩满脸好奇。

    刘岩苦笑“店被人给砸了,就是那天扔蟑螂的那几个人。”

    “我知道他们肯定会回来的,没想到你还是遭殃了。”柳浩笑了起来。

    “今天是不药汤了,我们打算休息一天,后天开业。”面对大客户,苏韵露出了柔美的笑容。

    “没事,我今天也不是来吃饭的,刘老板,我有点事找你。”柳浩伸手挽住刘岩肩膀,往外边走去。

    刘岩心里咯噔一声,他看见柳浩的衣服上有血迹。

    “我有两个朋友受了伤,这么大口子,已经止血了,你能帮我缝两针吗?”来到街边,柳浩低声说道,给他比划了个手势。

    这手势的伤口足有二十多公分,刘岩瞬间惊了“怎么送去医院,就算这么晚也有急救的啊。”

    “他两是被人砍了,去不了医院,我们几个人在公安局里都有底子的,公安那边跟各大医院诊所都通报过了,一旦我们这些人受伤了,要第一时间报警。”柳浩苦笑。

    擦!刘岩心里打鼓,柳浩这帮人是混社会的啊,竟然被警方提防到了这个地步。

    “看来县城有点乱啊……”刘岩僵笑,他还是头一次碰到混社会的人火拼受伤的事情。

    “很乱,你别看表面上风调雨顺的,在你看不见的角落,很阴暗的。”柳浩会心一笑,又拍了拍他肩膀,道“帮个忙,我会帮你保密的,五千。”

    认识柳浩以来,他都是这么爽快,刘岩没有迟疑“不知道药店关门了没有,我要准备下。”

    “不用了,酒精缝针我都有,跟我走吧。”柳浩见他答应,笑得灿烂,拉着他走向路边的一辆车。

    柳浩驱车,来到了旧城区这边的一个村子,拐进了巷子里,刘岩也看到有些人蹲在路边抽烟,看到柳浩的车进来,纷纷起来,跟在了后头。

    “别担心,都是我的人。”柳浩说了一句。

    刘岩心里乱跳,感觉来到了贼窝。

    受伤的人是躲在了一个破旧的小区,看起来就很少人住,大院里连灯都没有,只有楼上亮起两盏灯火。

    来到房内,屋里头有六七哥人,都是年轻人,抽着烟,乌烟瘴气的。

    “浩哥!”他们纷纷站起问好。

    柳浩将刘岩带到了一个房间里头,两张床上,各躺着一个年轻人,地上满是沾满血迹的纸团,两个人都是趴在床上的,上半身脱光,背部缠着满是血迹的绷带。

    “浩哥。”一个人扭头叫了声。

    “别乱动,我带了医生过来。”柳浩说了一句,对着刘岩指了下地上的一个医药箱,语重心长道“刘老板拜托你了,我们是真不能去医院的。”

    空气中,似乎有一抹血腥味传来,刘岩心头有些沉重,他跟这些人都是同龄人,为何他们却要选择走这条路呢。

    医者仁心,刘岩不知道他们是犯了错还是普通的斗殴,基于相信柳浩的为人,他没有犹豫,立即开始查探伤势。

    两个人的伤势都类似,背部外伤,伤口很深,有两公分,上面铺了一层药粉,只是把血给止住了。

    刘岩脑子里转了一圈,中医上也是有简单的外科手术,针对外伤的伤口处理,其实和现代医学非常类似。

    “酒精给我。”刘岩开始处理,心情越发沉重,柳浩这帮人到底是怎么了?这么严重的外伤都不敢去医院。

    “没有麻药,你们忍着点痛吧。”清理了一遍伤口后,刘岩拿起了弯曲的缝针,脑子里浮现起缝合伤口的手法,有些紧张,他毕竟是第一次。

    柳浩道“你尽管下手,他们忍得住的。”

    刘岩点头,开始下针,这种感觉太诡异了,针针入肉,好像在用刑一样。

    出奇的是,伤者并没有发出什么痛苦的叫声,好像打了麻药一样,没什么知觉,让刘岩心生佩服。

    半个多小时过去,刘岩缝合了两人的伤口,又让柳浩拿出了手机,给他开了一副药方。

    “早晚各一次,要喝半个月,另外我明天要准备活血生肌的药粉,每天入睡前敷上去,第二天起来拿酒精洗干净,这样会加快伤口愈合的,也不会感染。”

    柳浩咧嘴笑了起来,拍了拍刘岩的肩膀“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这方法可比去医院方便多了。”

    “以后小心一点,我的能力也有限,下一次就不一定了。”刘岩说得很委婉,他内心并不愿意参与到这样的事情当中。

    “嗯,谢了,走,一起吃个夜宵吧。”柳浩带着刘岩离开,出门的时候,拿了一沓钞票塞给了他。

    刘岩并没有客气,直接给收下了。

    驱车来到了沿江路,虽然是深夜,但是这里还是有些路边的烧烤摊在营业。

    坐下后,柳浩笑道“你明明医术这么好,干嘛要开店做生意,不去那些大医院上班呢?混得好的话,年薪几十万不成问题的。”

    “我只是跟着我爷爷学习的医术,没有文凭学历,出不了头的。”刘岩坦言。

    柳浩点头“你的药膳馆弄得也的确不错,你有兴趣合作下吗?”

    刘岩愣了“合作?”怎么突然间说到这里来了。

    柳浩微笑“其实我有个老板,是开酒楼的,前阵子听朋友说县里开了一家药膳馆,我特意带人去试了下,的确很不错,味道说不上是顶级,但是给人惊喜,你那几个菜让我感觉你这馆子是有真材实料的,所以我带朋友吃了一段时间,算是考察吧,总体感觉下来,很不错,的确有效果。”

    “浩哥原来是同行啊?”刘岩很是意外。

    柳浩摇头“其实也说不上,我只是帮老板做事的,万豪酒楼知道吧,就是我老板的一个产业,我想邀请你整个馆子搬迁到我老板的酒楼里,专门药膳,卖多少你们就挣多少,另外我老板会额外给你们开工资。”

    刘岩暗吸了口气,同样是想要合作,但是柳浩的方式却比德金酒家强多了,不过他也明白,看起来好像柳浩的老板吃亏,但是他的药膳名声一旦出来,会给他老板的酒楼吸引很多客人的,酒楼的里东西毕竟更加贵,也不可能单一消费药膳,还有点其他的东西吃的。

    “浩哥,我暂时没有这个想法,我的馆子才开了没多久,现在生意挺好的。”刘岩拒绝了,他以后是要开连锁店的,不会入住别人家的酒店,那样子太被动了,而且柳浩是混社会的,他不想和对方有太多的牵连。

    “先别急着拒绝,多考虑一下吧。”柳浩笑了笑,忽然问道“对了,你馆子今天是怎么回事?是谁砸了你的店?认识吗?要不要我帮忙?”

    刘岩顿时心动,那几个砸店的人就是地痞流氓,上不了台面的,柳浩这种人才是真正的混社会,更有能耐。

    “我知道他们,他们几个也是一个酒楼的老板派过来的,在我们镇上……”刘岩没有迟疑,他的确要解决德金酒家这个后患,所以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柳浩。

    “几个混混啊,现在世道是越来越乱了,有几个烂钱就认不清自己是谁了,他要是在县城里混,我保管他一天都待不下去。”柳浩觉得好笑。

    “明天我带人去一趟安澜镇,如果真是对方做的,你损失了多少,我让他双倍赔偿给你。”柳浩很自信。

    刘岩心里跳了下“那如果不是呢?”

    “不是也没关系啊,就当是个误会,他还能怎样?”

    “牛!”刘岩心里暗暗说了一句。

    “那就多谢浩哥了。”刘岩感激道。

    “没事,举手之劳,我也很看不惯这种人。”

    烧烤上来,两人一边吃一边喝,柳浩很健谈,天南地北都聊得来,刘岩感觉他的经历很丰富,让他根本就看不透,虽然好奇柳浩的职业,但是他也不敢多问,问了就是没事找事。

    隔天,刘岩起来后,和柳浩碰了头,他和杨小虎上了车,一路开往了安澜镇。

    车子停在德金酒家,下了车,看着金字招牌,刘岩一阵心虚,想当初他刚从学校退学出来在镇里混的时候,觉得最大的面子就是镇里的大哥请来这里吃饭了,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他现在是以高姿态来这里找场子了。

    时间还很早,酒楼里并没有客人,只有一个服务员大妈在收拾桌椅,一看到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进来,大妈也是见过世面的,立即跑到了后面,喊着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