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五十七章 门面被砸
    刘岩顿时脸热,扭头和苏韵对视了一眼,她眼神也看了过来,带着一抹促狭之色。

    “我们不是夫妻。”

    “那可太好了!我有个女儿,去年刚上大学呢?还没有交男朋友,回头我介绍给你认识啊!清明节我带她来你这吃饭。”大妈灿烂地笑着。

    “姐,我这好像不太好吧……”刘岩傻眼了,怎么突然就要介绍对象来了?

    “哎,别叫姐,辈分错了,叫阿姨。”

    “阿姨……”

    苏韵咯咯娇笑,拍了刘岩一下,对大妈道“大姐,年轻人的事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做主吧,你回头带您女儿过来呗,我让他好好招待,看看你女儿印象怎么样。”

    “行,就这么说定了。”大妈笑得极为开心。

    回到后厨里,苏韵忽然扭头看着刘岩,抬着眼皮,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

    “韵姐,怎么了?”刘岩好奇问道。

    苏韵抿唇偷笑了会儿,随即调笑道“刚才你太帅了,你要是我男朋友,我现在一定狠狠抱着你亲热一下。”

    噗通!这句话说得刘岩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苏韵幽幽叹了口气,神色又低落了起来,道“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我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该怎么收拾这种局面……”

    刘岩平复下内心,道“韵姐,女主内男主外嘛,外面馆子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你安心地给客人们做菜就好了,一切有我,我很厉害的。”

    苏韵笑着拍了她肩膀一下“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吃起我豆腐来了,我内外都要抓。”

    “行行行,你是老板娘,你说了算。”刘岩哭笑不得。

    “还来?”

    药汤弄好,刚才那位客人也走到了账台便,刘岩提着打包好的药汤交给他,堆起了笑脸“大哥,谢了,给您打个六折,给七百二就行了。”

    “来,都提上。”青年招呼了一声,他后边的几个朋友立即走了过来,把打包的药汤给提在了手里。

    刘岩扫了一眼他们几人,心里咯噔一声,这气质,其实和刚才惹事的那个几人差不多,不过他们更加面善,也很守规矩。

    “老板,我挺佩服你的,刚才那几个人明显是来惹事的,要是碰上一般的老板,肯定遭殃。”青年说了一句,随即伸手,咧嘴笑道“我叫柳浩,交个朋友?”

    “我叫刘岩。”刘岩跟他握了握手,心里嘀咕,有些摸不准对方的心思。

    “我看你好像懂点医术,对吗?”柳浩问道。

    刘岩点头“我是个中医,大小病症我都会治,回头你朋友们要是身体哪里不舒服的,可以找我,我给你们开方子。”

    “好,就这么说定了。”柳浩笑了几下,扭头摆了摆手“先走了,明天再来你家吃,你这馆子是真不错。”

    看着柳浩离开的身影,刘岩有些纳闷,这一手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这个柳浩很喜欢结交朋友?

    摇了摇头,刘岩继续工作。

    忙到深夜,算了下账,今天又比昨天多了几百块,这是好兆头啊。

    苏韵极为开心,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招这么下去的花,我们两个月就能够收回装修的成本了。”

    刘岩也显得很乐观,虽然现在碰到了一点问题,但是只要不出大问题,生意会持续上升的,因为目前来看,回头客已经非常多了,而且口碑也传出去了,不然德金酒家的老板,那个光头男人就不会跑过来找他买食谱了。

    接下来的两天,生意仍旧红火,每天晚上,刘岩都看到了那个柳浩,带着他那群朋友,每次都吃个七八百块钱,然后打包带走一部分,光是他一个人的开销,就顶得上十个客人了。

    柳浩为人豪爽,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一般年轻的人聚在一起吃饭,酒是少不了的,但是他也遵循刘岩店里的规矩,硬是没有去外面买酒,而是点了醉剑千里这道汤。

    就是这一点,就让刘岩刮目相看,其他的不谈,起码柳浩是值得交往的。

    一天早上,刘岩早早起来跟杨小虎去市场买食材,突然接到了苏韵打来的电话。

    “刘岩,你快回来!我们的店被人给砸了!”苏韵带着哭音说着,充满了无助。

    “什么!”

    “我刚到店里,我们大门被人给撬了,里面全是油漆……”苏韵哽咽着。

    “你别急,我马上过来。”刘岩心头一沉,立即联想起了德金酒家那光头老板,他知道对方可能会报复自己,但是没想到手段竟然这么恶劣,直接把店给砸了,这要是被抓到,少不了蹲班房。

    匆匆赶回店里,外面围了不少人互相议论着什么,两人挤开人群进入店里,苏韵呆呆地坐在一张干净的凳子上,看着满目疮痍的餐厅发呆。

    空气中满是刺鼻的油漆味道,许多桌椅都撒上了鲜红色的油漆,看起来颇为惨烈,像是凶杀现场一样。

    跑进厨房里,冰箱也被人给翻了出来,食材药材也撒了一地,同样被泼上了油漆,两个熬汤的大瓦罐也破了,总之乱得不能再乱了。

    “握草他大爷的!”杨小虎暴怒不已,刘岩也很是心疼,辛苦了半个月,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韵姐,我们到外面去说吧,别在这里了,味道太重了。”刘岩拉起苏韵往外走。

    苏韵整个人都没了神,任由刘岩拉着。

    出来外面,有几个人围了上来问起了情况,刘岩也不理会,把苏韵带到了旁边。

    “怎么办?我们的努力全白费了,怎么会这样子啊……”苏韵终于回过神来,眼泪哗啦啦地掉落,满脸悲痛。

    刘岩看得心痛,赶紧安慰“没事啊,别哭了,砸了就砸了,我们报警吧,政府会帮我们处理的,人没事就好,我们重新弄一下也能继续做生意的。”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啊!草!”杨小虎在旁边怒吼着。

    “虎子,马上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不信抓不到砸店的人!”刘岩说了一句,又赶紧安慰苏韵。

    苏韵哭了好大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她擦了擦眼泪,满脸懊悔“可惜我们店里没有装监控,不然一定能够抓到人的!”

    说这些都没用了,又不是珠宝店,谁会去想着装监控呢,不过以后是一定要装的。

    “老板娘,你过来看看,我铺子外面的摄像头拍到了一点。”这时候,回春药膳馆隔壁的便利店老板走了过来,对着几人招手。

    刘岩心头一喜,赶紧一起过去。

    便利店就在馆子旁边,平时有不少客人都是去便利店里买酒的,所以两家的关系都不错,刘岩也发现了,便利店招牌下装了个摄像头,可以拍到两个门面的门口。

    查看了监控,时间大约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路灯下,四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出现了,直接开始撬门,卷帘门撬开之后,四个人抬了两桶尤其进了药膳馆,足足过了十分钟才出来,然后分头逃跑。

    “这里停一下!”刘岩忽然看到了一个人露出的面容,算是比较清楚的。

    便利店老板倒回去慢放了一下,调整了几个画面,最终锁定了一个嫌犯的面容。

    “韵姐,你看像不像那天在我们店里惹事,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刘岩问道。

    “就是他!原来是他们!”苏韵顿时气愤,胸口起伏,刘岩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心里不争气的跳动了起来,即便是生气,苏韵也是那么好看。

    便利店老板摇着头“这几个毛头小子砸了店肯定跑路的,又不知道名字住址,就算警察也很难找,这个亏我看你们是吃定了。”

    “谢了老板,回头抓到人,我请你吃饭。”刘岩没有多说什么,带着苏韵离开了。

    来到路边,刘岩跟苏韵说起了那天光头老板的事情,并且十分肯定,砸店的人就是对方派来的。

    “但他会承认吗?”苏韵很是怀疑。

    “等警察来了再说吧。”

    警察很快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了三个警察,刘岩和苏韵赶紧上前说明了情况,三位警察进了店里看了一圈,也是摇头惋惜。

    “你们店是新开的吧,得罪了什么人啊?”一位中年警察问了起来。

    “陈警官,隔壁的便利店有监控拍到了作案的人,我知道他们是谁。”

    “去看看。”

    陈警官带队调取了监控,刘岩也明确指出,这些人之前就来闹过事情,他很肯定是德金酒家那光头老板派过来的。

    “之前闹事的时候怎么不报警啊?留了案底我们就知道他们是谁了,你现在让怎么找人?”陈警官一脸不悦。

    苏韵柳眉倒竖,道“我们当时在做生意,这么多客人,报警的话太麻烦了,而且他们这么狡猾,报警有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刘岩道“你们去安澜镇找他们啊!问那个酒店老板,一定能找到的!”

    陈警官笑了下“你当人家是傻的吗?这种事情我碰的多了,多半是你们自己吃暗亏,找不到人的。”

    “那也得试试啊!”刘岩心生不满,这什么态度啊。

    “有证据才能去找人家,你能证据,说明作案人员跟那个老板有关系吗?”陈警官反问。

    这证据,刘岩还真没有,心里头不由恼火,明明知道是对方干的,却无法下手,简直太憋屈了。

    “监控我们调取走了,回头会慢慢筛选的,找到了作案人员会及时通知你们。你们自己先看下店里的损失多少,回头报个账送到我们所里,抓到了人,就给你们赔偿。”例行程序弄完之后,陈警官直接收队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