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九章 诊所重开
    把钱收了,刘岩对着村民郑重承诺“谢谢乡亲们这么信任我,我也绝对不会占便宜的,回头我会把账单拿回来,大家去赶集的时候也可以去药房打听价格,我一分钱都不贪你们的。”

    “哎呀,你这说什么话呢,你帮这么多人治了病,也不收钱,你的心好我们都知道。”豆腐西施笑着说道,其他村民也纷纷点头。

    药丸分配好了之后,豆腐西施也立即邀请刘岩去家里吃晚饭。对于这样的要求,刘岩欣然应允。

    来到张小花家里,这个时候张一民吃了药丸,整个人已经清醒了,看到刘岩过来,他赶紧让张小花去泡茶。

    “刘岩,谢谢你救了我爹。”张小花笑成了一朵花。

    “应该的,应该的!”刘岩心花怒放,他感觉张一民夫妻两个对自己的态度都好了很多,可以说完全变样,这是不是预示着自己和张小花有交往的机会了?

    “刘岩,你跟你民叔聊会儿啊,我去弄晚饭。”豆腐西施进了厨房,留下张一民跟刘岩两个人在桌前。

    张一民点了根烟,感叹地看着刘岩“你小子什么时候跟老中医学习医术了,平日里怎么也没见你显露出来?”

    “以前经常跟在爷爷身边看病,多少也懂得一些。”刘岩谦虚说道,其实他对张一民还是有些惧怕的,张一民是一家之主,以前也是最不喜欢他跟张小花来往。

    “能学到点本事也不错,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还这么胡闹下去吗?”

    “叔,我打算把回春诊所开起来,努力赚钱娶媳妇!”刘岩信心满满,他感觉没什么普通的病症可以难倒他,就算自己的医术真的治不了,也可以让人去大医院嘛。

    “你能行吗?可别乱来,出了问题你可承担不起的。”张一民怀疑问道,虽然刘岩治好了村里人的怪病,但那也算是老中医的功劳,刘岩自己可没有这么高超的医术。

    “放心吧民叔,我心里有分寸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没有把握的事,我怎么敢做?”刘岩笑道,他还没有真正的展露自己的医术,但凭借着这一次治病积累的口碑,他相信村里人也愿意让他看病,前面可以少收一点钱,等口碑做好了,就能堂堂正正地当医生了。

    豆腐西施和张小花弄好了饭,四个人上桌吃饭,期间张小花笑得开心,她以前也从来没有听刘岩说过学医的事情,于是追着刘岩问东问西,也趁机问了他几个病症的问题。

    刘岩胸有成竹,一一解答,还说出了病理和怎么治疗,这一下豆腐西施两夫妻的脸色就变了,纷纷惊奇,原来刘岩还真的有几把刷子。

    吃过饭,刘岩兴高采烈回家,想起刚才饭桌上张小花露出的崇拜眼神,他只感觉骨头都轻了二两。

    晚上,村里得病的村民家里都把钱给了刘岩,隔天,他就去了趟镇里,抓了药回到村里后,赶紧挨家挨户送了过去,出示了账单,又把多余的钱还回去,有的村民宅心仁厚,说什么都要刘岩把钱给拿着,就当做治病的费用,刘岩也一万个不愿意,他都说了免费,那就得免费!

    回到家里,杨小虎兴匆匆地跑了过来,哈哈大笑“刘岩,你一大早出去干嘛了,你可不知道,我去村委看了下,孙富贵两父子带了好多钱在哪里,村长数着要给大家赔钱呢,每户人家一千块!”

    刘岩阴恻恻一笑“村里一共二十多户人家得病,他不得要赔两万多了。”

    “日他娘的!让孙林那王八蛋这么嚣张,之前我在镇里网吧上网的时候,这小子好几次带人霸占了我的机子,靠!”杨小虎一脸解气。

    刘岩嗯嗯点头,不过一想起昨天在卫生室,孙富贵那毫无诚意的道歉,他心里隐隐间觉得有些不安,虽然得病的事情是孙富贵家里引起的,但揭露的人,却是自己,也不知道以他的脾气,会不会报复自己。

    “虎子,你说孙富贵会不会报复我?”刘岩赶紧把这个想法跟杨小虎说了下。

    杨小虎捏紧拳头,一脸愤懑“他要是敢动你,我绕不了他。”

    “好!好兄弟!虎子,以后我发达了,绝对少不了你。”刘岩满是感动,昨天杨小虎为自己出气就挨了一顿揍。

    “刘岩,我是跟定你了,以前村里人都看不起我们两个,但是昨天好多人对你的态度都变了,你现在医术这么厉害,等你把诊所开起来,我也跟着沾光!”杨小虎乐呵呵说道。

    “没问题!”刘岩拍了拍他肩膀,“这两天你就住我这了,我要收拾下,准备些东西,回头我们就把诊所给开起来。”

    回春诊所,就是刘岩家的招牌,刘岩知道爷爷非常的珍稀,逢年过节,都要让刘岩架梯子擦洗一遍,可是爷爷去世之后,刘岩差点就把那招牌当柴烧了。

    收拾了下门面,刘岩和杨小虎把招牌清晰干净,抹上松油,招牌瞬间亮堂。

    随后,刘岩又拿纸写上了一堆的药,跟杨小虎去了趟县城,找了家大药坊,批发了一批草药,这批草药基本可以治疗大部分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疾病,一下子也花费了刘岩两千多块钱。

    回到村子后,两人把药都弄进了药柜里,忙活一阵,诊所总算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杨小虎跑去家里头,拿了一饼三十万头的爆竹,咧着嘴笑道“兄弟我穷,没什么送你的,这爆竹我买来过年的,今天就送你开业了!”

    “哈哈,好!等过年我送你两挂。”刘岩也哈哈大笑。

    爆竹点燃,顿时引起了村里不少人围观,这毕竟临近过年还有好些日子呢,而爆竹声又是从刘岩家传来了,许多村民都跑了过来围观。

    最后的爆竹轰然炸开,巨大的声响之中,刘岩挺直了胸膛,豪气干云,他终于还是没有让爷爷失望,把诊所重新开了起来。

    “刘岩,你闹这么大动静干什么呢?”一些村民纷纷跑了进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如今的刘岩家里。

    “哟,这是老中医以前的诊所模样啊,刘岩,你是要把你家诊所重新开起来吗?”

    “还有模有样的,刘岩,你到底从你爷爷手里学到多少啊?真的敢治病吗?”

    ……

    村民们的议论刘岩都听在了耳中,有的人是带着善意的怀疑,他也不介意。

    “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今天我宣布回春诊所重新开业,大家以后可以来我这里看病,当然,我相信大家对我的医术肯定会很怀疑的,你们可以这样,感觉身体不舒服,就来我这里瞧一瞧,我只告诉你们具体病情,可以给你们开方子,但不开药,你们再去村卫生室或者镇医院看看,如果跟我说得都差不多,大家以后就可以到我这里看病了,我收费很低的。”刘岩咧嘴笑着。

    “来来来,你给我看看先,你是不是真的能行。”刘岩的邻居刘二柱立即走了过来。

    一开业就有生意,虽然刘二柱可能是玩玩的兴致,但这也激起了刘岩的干劲,他赶紧坐到了诊桌旁,让刘二柱伸手过来。

    “哟,挺有几分模样的。”刘二柱嘻嘻笑着伸手过去。

    刘岩一把脉,略微沉思了片刻,又让刘二柱把舌头吐出来看了看,心里顿时有了定论。

    “二柱叔,你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肝有点问题,以后少喝点酒,你要是想要调理,我就给你开个方子,你可以把方子拿去镇里给那些老医生看看,就知道我的方子管不管用了。”刘岩自信说道。

    “哎,巧了,我前两天还真的去了镇里医院一趟,有个中医给我开了个方子,就是调理肝的,你写一下,要是跟我的方子差不多,我就信你。”刘二柱眼睛一亮,其他村民也来了兴趣,纷纷围了上来,要验证刘岩医术的真假。

    “好!”刘岩心头一跳,尽管他有些不确定不同医生开的方子是否不同,但是他很相信鬼午银针的医术。

    “二柱叔,肝是很重要的器官,不能补,一补就上火,所以只能养,补脾、补肾就能养肝……”刘岩一边说,一边写。

    “握草!还真的有两下子,那医院里的医生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刘二柱怪叫了起来。

    很快,刘岩写好了一张方子,为了方便和现代接轨,他都把计量单位换算成了克。刘二柱立刻拿出了手机,调出了一张图片,一个村民见状赶紧和他对了起来。

    “天麻十克。”

    “对!”

    “薏米十五克。”

    “对!”

    ……

    这一对照,六种药材不但连名字,就连分量都一模一样,村民们纷纷惊呼,齐齐露出震惊之色。

    “刘岩,你小子还真能行!方子一模一样!”刘二柱一巴掌将诊桌拍的震天响,目瞪口呆地看着刘岩。

    刘岩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养肝的方子很普遍也很简单,看来在中医上都是共用的,这一下子也极大地增强了他的信心。

    “二柱,你该不会是托吗?刘岩,你来帮我看看,我有什么毛病。”一位矮胖的妇女揶揄了一句,立即将他给挤开。

    刘岩已经信心十足,望闻听切四中手法齐上,迅速诊断出了这位村民的一点毛病,其实都不是什么急性症状,都是因为在生活在农村里,长期干活和不良的生活习惯积累下来的老毛病,在中医上,要慢慢调养,所以他也开出了一个调养的方子。

    对方也是服气,直接竖起了大拇指。

    第二个人都被刘岩的医术所折服,这一下后面的村民顿时争抢着要刘岩看病,刘岩让他们一个个排队,一个个看。

    一圈下来,刘岩发现其实大部分人的身体都没有太大的毛病,可以说都很健康,只是有的人体虚,有的人肺热,这些都可以在饮食上注意就好,用药反而画蛇添足,毕竟是药三分毒。

    但是从看病之中,刘岩点名了村民们的身体情况,他们本身也知道,所以对刘岩的医术也有了高超的评价,连这点小毛病都能够看出来,何况那些大病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