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四章 就恶心大白腿
    小清河村的村委会不大,就是一个院子里面一排平房,这些年村子里的年轻人多是去县城甚至省城打工,村子里的经济一直起不来,所以虽然赵建国前几年就打算改造村委会,但经费一直是最大问题。

    会议室里,墙皮都已经有些脱落,露出灰色的底色,会议桌和椅子也都是旧迹斑斑,有的甚至已经有些摇晃了。

    “村长,这些桌椅这么旧了,哪天我给你们换一套吧。”孙富贵点燃了一根烟,靠在椅背上说道。

    “那敢情好,呵呵,富贵啊,不过眼下最急的是村子里的病,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毕竟有钱,孙富贵的角色就算在古代也是村里的豪绅,咋说也是有些话语权的。

    孙富贵吐出一口烟,眼睛朝着身边的豆腐西施扫了一眼,目光中显然带着一些挑逗,要知道想占豆腐西施的便宜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看着孙富贵财大气粗的样子,尤其是往那一坐肚子都拱出来了,豆腐西施心里暗暗恶心,虽然有钱,但孙富贵父子的为人她可是知道的,平日里躲都来不及。

    孙富贵叼着烟双手搭在桌面上,倒真有些领导的样子,他微微一笑“村长,能拿钱解决的就不叫事儿,县医院的医生来了,我来招待,保证让他们尽心尽力!”

    “要是什么事都能拿钱解决,这次村子里也不会染上这怪病了。”豆腐西施道。

    这话显然是顶着孙富贵来的,不过他却似乎没有生气,道“呵呵,你说得对,不过……你得明白,得了病还没得治,是因为他们没钱,因为他们穷!”

    看着孙富贵那小人暴富的样子,豆腐西施心里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谁知就在这时,孙富贵那大肥手竟然放在了豆腐西施的腰上。

    豆腐西施一愣,只感觉那只又粗又肥的手在自己后腰开始摸,还掐上了一把,她马上站了起来“老孙头你干啥?再不规矩我拿椅子抡你啊!”

    她当真没开玩笑,说话间,直接抄起了椅子来。

    见状,赵建国和几个村干部都赶忙站了起来,毕竟现在本来就乱,村委会要是再打起来,可就乱成一锅粥了。

    “咳咳……富贵,这开会呢,有啥事儿回头再说,先把正事儿定了,张家媳妇儿,你也别急,富贵这人爱开玩笑,坐下,先坐下。”

    赵建国开口,两人才坐了下来,孙富贵道“村长,这事儿没别的办法,毕竟咱不是大夫,只能等县医院的人来了再说,我来安排招待,让他们好好治不就得了?”

    “也只能这样了,对了富贵,你家不是有辆宝莱吗?你看……”

    赵建国没说完,孙富贵便道“没问题,县医院的人啥时候来?我叫我儿子去接人!”

    闻言,赵建国露出些许笑容“好,那就辛苦孙林一趟,上村头接趟人。”

    几人正说着,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妇女主任李萍一脸愤怒地走了进来。

    “反了,都反了!”

    “怎么了李主任,急什么?有话好好说!”

    “村长,村里的那几个小王八蛋你管是不管?你要不管,下次我就叫派出所的人把他们都抓走!”

    赵建国一愣问道“李主任,你说的哪个?”

    “还有谁,那没爹没妈的刘岩,还有杨小虎,他们刚跑到卫生室玩去了!”李萍生气说道。

    “什么?这些小兔崽子,真是的,他们干啥了?”

    “那倒是没有,刘岩跑来说能治病,还去摸小豆子,这要真是传染病,看他怎么办!”李萍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一旁的豆腐西施赶紧递了杯水。

    “呵呵,李主任,也别那么气,毕竟都是几个孩子,说没爹妈管,其实倒更可怜,要是真叫警察可真不至于啊。”豆腐西施道。

    其实豆腐西施虽然一直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张小花和刘岩来往,但对刘岩却没什么坏印象,心里也觉得这孩子可怜,所以每次把他轰走也没什么实际行动,扫帚疙瘩拿起来也从来没有真打过。

    豆腐西施这话也说进赵建国和李萍心坎儿里了,赵建国也知道村里有几个孩子可怜,没爹妈,可没办法安置,偶尔捣捣乱,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萍也是一样,气头上说两句,当真没有叫警察处理他们的念头。

    孙富贵微微皱起眉“话不能这么说,可怜归可怜,也不能无法无天啊,村长,我看你们也得管管,像刘岩、杨小虎他们都已经成年了,出了问题还是要接受法律制裁的!”

    豆腐西施立即道“哟,你还真像个村干部啊,那几个孩子就算无法无天,有你老孙家厉害?你们现在是有钱有势,欺负人村长都不敢管!”

    这话说的倒是犀利,直接对准了孙富贵和赵建国,毕竟孙富贵没事就送礼也是众所周知的,赵建国平时自然也偏袒。

    “张家媳妇儿,你说啥呢,现在够乱的了,你们就别再添乱了,”赵建国赶忙转移话题,“小周,问问县医院那边的情况,还不来人,真是见死不救吗!”

    孙富贵则将手从桌下慢慢抓住了豆腐西施的手“你看你急啥,我没那意思啊。”

    “滚,别碰我!”豆腐西施一把甩开了那大肥手,道。

    羊山,距离小清河村两三里地,说白了就是接壤,现在时代发展的快,村民们的生活更多靠的是出去打工,但早年间,小清河村也算是靠山吃山,砍柴、打猎不在少数。

    走进羊山,刘岩的目的性很明确,直接往山沟里走去,他一边道“小虎,剑齿草你认识吧,我现在需要这种草药。”

    “剑齿草?啥玩意儿?刘岩,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你咋就突然会看病了,而且……好像还跟个老中医似的,你认识草药?”

    刘岩一边往左右看着慢步前行,一边说道“三言两语说不清,不过小虎,我决定让回春诊所开张,你到时候来帮我吧。”

    “啥?你真打算当医生?刘岩,哥们信你从你爷爷那学到了医术,不过当医生……”杨小虎露出些许为难的表情,显然他想说什么,不过考虑到怕泼刘岩的凉水,还是闭住了嘴。

    刘岩自然也明白杨小虎的意思,不过他只是一笑,道“呵呵,走吧,帮我找找。”

    说完,刘岩继续往前走,在山路旁的一块巨石旁边停了下来,这石头约么一人来高,接着地面的地方从缝隙中长出了一根绿色植物。

    植物外表十几公分,像是一把剑一样顶端很尖,而两侧也比中间更扁,刘岩微微一笑,从根部折断了这跟植物。

    “这就是剑齿草,外表很明显吧?看到这种草我们就采。”

    “这……能够治村子里的怪病?”杨小虎一脸疑惑地问道。

    刘岩点点头“没错,我看过了,村子里得病的人血液中都有异物存在,异物随着血液流淌而游动,显然还存在着生命力,如果没错是因为食用了某种食物,这种食物里面带有一种叫两节虫的东西。”

    “两节虫?那是啥玩意儿?”

    “很小的虫子,几乎看不到,本来嘛,这是猪身上的,猪感染了就会发狂,不过进入人体之后就会食用血液,几天之内成长到米粒大小,它在身体里,人就会出现抽搐、高烧甚至昏迷的情况。”刘岩解释道。

    “我草这你都知道,太神了,你到底怎么了?刘岩,是你吗?”杨小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和自己一起堵人家烟囱、偷看人家洗澡的刘岩吗。

    “呵呵,抓紧找吧,我还要将它们做成药丸,一般来讲两根剑齿草的精华可以做出一颗药丸,但像小豆子那种体弱的又或者被两节虫吸血时间久的,恐怕要四根,甚至更多,所以我们得抓紧!”

    “好,我听你的!”杨小虎脸上再次出现了坚信的表情,仿佛刘岩一定能治好怪病。

    时间缓缓而过,两人也走进了深山,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人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

    “啊……”

    正打算往村里走,一个声音吸引了两人的注意,杨小虎更是吓了一跳“我草这啥声音?女的?”

    的确,这是一个女生的叫喊声,刘岩微微皱起眉,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可能……出什么意外了吧,我们去看看。”

    两人朝着声音方向跑去,很快,就在竹林后头看到了一位女孩。

    女孩子约么二十岁上下,和他们算是相仿,一头长发垂在身前,柔顺得好像黑色的绸缎一般,她穿着运动服,仍旧无法掩盖那玲珑剔透的完美身材,女孩此时撩起了裤腿,一截长腿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气之中。

    听到两人过来的动静,女孩也扭头看了过来,两个大男人顿时窒息了一阵,这是一张精致的面容,瓜子脸蛋,眉毛弯弯,鼻梁高挺,诱人的小嘴粉嫩嫩的。

    “握草!是个美女!”杨小虎怪叫了一声,眼珠子都挪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