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村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人决斗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人决斗

    这时,在刘岩的身后也响起一声暴喝“哪里来的臭鱼烂虾在这里撒野!”
    随后刘岩感到身后有两只手掌贴在了身后,刚才的声音他也听出来了,正是叶恒河的声音。
    叶恒河上次和刘岩在清河村较量了一次真气,输给了刘岩,不过那只是单纯的真气较量,可要说到运用到招式上,还是叶恒河更强一些。
    叶恒河把真气输入到刘岩体内,他们两人的真气也合二为一,催动“喷火龙”,将热浪再次逼向陈杭和他身后的人。
    很明显,刘岩和叶恒河的真气加在一起是强于对方二人组的,陈杭还没得意一分钟,就再次感到了热浪。
    陈杭想要后退,可是身后被那人双掌按住,他退无可退,急的他大声喊着“师傅!咱们退吧,顶不住啊!”
    正说着呢,陈杭的眉毛和头发都已经冒烟了,眼看身上的衣服也开始发黑。
    后面那个人见势不妙,只好也向后退去,这一退就退了十多米,刘岩并没有追赶,而是收回了真气,叶恒河也把双掌撤回,和刘岩两人并列站在一起,看着对方。
    陈杭脸色很难看,他的脸被刚才的热浪烫的通红,眉毛和前面的头发也都卷曲了,他身后的那个老人也站在了陈杭身边,脸色也铁青着。
    “陈杭,你还有什么说的?认输吗?”刘岩冷冷的问道。
    “没想到你小子进步这么大,你,你到底跟谁学的?上次你还不会什么招式呢!”陈杭明显心里不服,可又没办法。
    “那你就别管了,我自有高人教我,你不是也有师傅吗?旁边这位就是你师傅?好像也不怎么样啊!”刘岩揶揄着陈杭,捎带着把他师傅也损了一顿。
    “臭小子,别那么狂!你师傅到底是谁?是他吗?我要和他单挑!”陈杭旁边的老人一指叶恒河,大声咆哮着,他被刘岩气得都快要爆炸了。
    叶恒河冷冷的说道“你不配和我交手,刚才已经证明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过你硬要以卵击石,我也奉陪到底!”
    陈杭的师傅不说话了,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刚才他说的也是气话,他心里也知道,自己不是叶恒河的对手。
    “我听陈杭说,你是魏文山的徒弟?”刘岩眉毛一挑,问陈杭的师傅。
    “你个小屁孩,没大没小的,我师傅的名讳是你能说的吗?找死!”陈杭师傅又是大怒,一掌拍向刘岩,叶恒河早就盯着他呢,迅速拦在刘岩身前,接过了这掌,两人打了起来。
    刘岩和陈杭各退一步,看着这两人相斗,他们的级别和这两人还差不少,根本插不上手。
    不过两人的心境是不同的,通过刚从四人的较量,刘岩是不担心的,可是陈杭紧张的要死,他不知道叶恒河是什么来头,是不是刘岩的师傅,但他知道的是,师傅不是人家对手,打也是白打!
    果然,两人差不多打了有十分钟,陈杭师傅连连后退,撑不住了,可他毕竟是陈杭的师傅,嘴里不肯服输,仍咬牙坚持着。
    刘岩担心出事,毕竟和对方也没什么仇恨,他也看得出来,陈杭并不是给黄长江卖命,只不过是受朋友之托,结果输给刘岩之后,面子上挂不住了,今天又请来了他的师傅,准备教训刘岩一顿。
    没曾想刘岩这边也有高人,陈杭叫嚣了半天,再次栽在刘岩面前,可想而知,他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
    “三叔,算了吧,他不是您的对手,咱们走!”刘岩的一句话,算是替陈杭师傅解了围。
    叶恒河收招撤步,停止了进攻,陈杭的师傅狼狈不堪,大口的喘着粗气,如果再打两分钟,他肯定要被打成重伤了。
    叶恒河缓缓说道“魏文山还算是有点本事,可他的徒弟……唉!”
    叶恒河没有说完,只是摇了摇头,不过这可比千言万语都厉害,差点把陈杭师傅给气吐血,刘岩哼了一声,不再理这两个人,拉着叶恒河离开了石山公园。
    刘岩的心情很愉悦,打了这么大一个胜仗,一路上都哼着小曲,可叶恒河却面色凝重,丝毫没有兴奋的神色。
    刘岩从后视镜看着叶恒河,奇怪的问道“叶三叔,您怎么了?今天不开心吗?”
    叶恒河没有立刻回答,十几秒之后,才缓缓说道“可能要提前开战了……”
    刘岩没明白叶恒河的意思,问道“和谁开战?魏文山吗?”
    叶恒河摇摇头“魏文山身份太高,他不会亲自出手,只有我父亲在世才能让他出手,不过他的徒弟有很多,可能会蠢蠢欲动,今天这个只是个小角色,也许魏文山根本就没教过他什么。”
    “叶三叔,魏文山的徒弟都有谁啊?以前您和他们交过手吗?”刘岩被他说的也有点紧张了。
    “我没有和他们交过手,我大哥和他们打过,据说有两个很厉害,好几年没出现了,我有个预感,可能最近他们要出现了!”
    两人都沉默了,没有再说话,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充满了车厢。
    陈杭在这次受挫之后,果然再也没来找过刘岩,刘岩倒不怕他,只是叶恒河所说的话总是萦绕在耳边,不知道魏文山的徒弟会不会来捣乱。
    半个月后,叶恒河的疗程结束,他准备回南海军区了,其实就是回去要留后,不过这种事不能明说,叶恒河会很尴尬。
    刘岩,苏韵一起把叶恒河送到了机场,叶恒河和刘岩相处了将近两个月,竟然有点舍不得。
    “刘岩,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你是个好孩子,我父亲能把你收为唯一的徒弟,也不完全是机缘巧合,可能是老天冥冥中给我父亲最好的恩赐,相信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也会对你满意的。”叶恒河摸着刘岩的头,微笑着赞扬着。
    刘岩诚惶诚恐,他自从知道了叶南天的身世,就越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太重,自己根本配不上当叶南天的徒弟。
    现在他得到了叶恒河的肯定,非常感动,谦虚的说道“叶三叔,我也不知道我前世修来了什么福分,能够有这个机缘,成为您父亲的徒弟,我会努力的,绝不会给他老人家丢脸。”
    叶恒河叹了口气,说道“也难为你了,这么年轻就背上了这个重担,不过你放心,我们叶家在华夏也不是好惹的,我们会尽力培养你,你只要肯吃苦,前途一定很光明的。对了,我父亲留下的秘籍你一定要潜心研究,我教给你的只是招式,修行的真正精髓都在那几本书里,明白吗?”
    “我明白,叶三叔您放心吧,我有不明白的肯定会向三位叔叔请教的。”刘岩从小无父无母,跟着爷爷长大,而爷爷对他的照顾代替不了父母。
    自从认识了叶家三兄弟,刘岩忽然有了一种多了父爱的感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依赖感,所以叶恒河的离开,刘岩也是万分舍不得。
    “刘岩,如果有魏文山的徒弟来找你麻烦,你不要和他们硬钢,先问他们要什么,尽量和他们周旋,给我们打电话商量对策。”
    苏韵在一旁一直没说话,忽然插嘴道“叶三叔,我有点害怕,如果有人欺负刘岩怎么办啊?”
    叶恒河本来严肃的情绪,被苏韵的话给逗乐了,他很羡慕这对年轻人,笑道“苏韵,你不要过分担心,刘岩和他们还没有根本上的利益冲突,不会出大事的,况且上次我们放了他们一马,他们也不会为难刘岩的。”
    听了叶恒河的话,苏韵稍稍放宽了心,三人又聊了几句,然后叶恒河走向了登机口。
    接下来的几天,刘岩把修行的任务又加大了力度,每天至少有四个小时都在练功,一股无形的压力悬在他的头上。
    可没过几天,张小花的一个电话又让刘岩心慌意乱了。
    “刘岩,不好了,关姐出车祸了!”张小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小花,你别慌,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岩安抚着小花,不过他心里也慌了,关清月如果出事了,那么他和百川私房菜的合作肯定就落空了。
    “我本来和关姐订好了这周末去逛街的,可中午我给她打电话,提示是关机,刚才突然给我打电话了,是她的同事打给我的,说她出事了。”张小花语气中带着哭腔。
    “小花,你已经上大学了,算是成年人了,不要哭!现在你和关姐是朋友,你要去医院看望她,照顾照顾她,好吗?”刘岩安慰着小花的情绪,起到了作用。
    “好,我听你的,我这就去医院看望关姐。”张小花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匆忙的挂断了电话。
    刘岩虽然安慰了半天小花,其实他心里也很紧张,他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等着小花到医院后给他打电话,虽然当初关清月给他的印象不好,可现在他还是希望关清月没事。
    终于,一个小时之后,张小花给他发来了视频,刘岩赶紧按下了同意,屏幕上显示对方是在医院里,张小花在床头坐着,而关清月在病床上躺着,头上包着纱布,只有眼睛和鼻子露在外面,身上插着几根管子。
    “小花,关姐现在什么情况?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吧?”刘岩紧紧盯着病床上的关清月,忽然心里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