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禁果[NPH] > 七、
    许承悦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水珠,濡湿的发丝紧贴于额角。她拿起一旁架子上的毛巾,擦干脸上的水珠。
    洗漱间的门被打开了,透过墙上的镜子,她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少年。许承悦被那双眼里灼热的温度烫了一下,她移开视线,将毛巾拧干挂回架子上,不打算理会他。
    “姐。”许承昱将双手撑在洗漱台的边上,把她锢在了自己与洗漱台之间的狭小空间里。他将少女散落在肩上的发丝撩到一侧,低头含住了她小巧玲珑的耳垂。
    “让开。”许承悦挣了挣,而少年的身躯纹丝不动,反倒贴得更紧了,她能感受到那处坚挺正抵着她柔软的臀部。
    少年低笑了声,附在她的耳边用撒娇的语气说道:“不要对我这么冷淡嘛,姐姐~”
    他在话的末尾处稍稍扬起了语调,像是有人在拿羽毛挠她的耳朵那般,带来了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感。
    “昨晚我还帮你打掩护呢。”他从身后圈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滑入吊带睡衣的衣摆,握住了她发育姣好的玉乳,一边揉捏着,一边拿指腹逗弄起她挺立的乳尖。
    “你要怎么报答我?姐姐?”许承昱伸出舌头在她的耳廓里舔舐了一圈,另外一只手大胆地挑开她的内裤,在泛滥成灾的穴口逡巡了一会儿,然后不怀好意地伸了进去。
    “嗯~”少女咬着下唇,齿缝里溢出一声娇哼。
    “给我肏你的小穴儿好不好?”许承昱注视着镜子里的姐姐,他的手指在湿热的甬道里摸索,当她露出更为动情、愉悦的神情时,他就不断刺激着那能让她攀登到极乐之地的敏感点。
    那一直挑逗着她的手指突然撤了出去,她感到有些空虚,这种空虚感并没有持续多久,少年那又粗又大的滚烫玩意儿便一下子填满了她。
    “许承悦,”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再磨磨蹭蹭就迟到了!”
    “很……很快。”许承悦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肚子有些不舒服。”
    “事儿怎么这么多,快点!我先去上班了。”
    “知……知道了。”她应道。
    隔着一道门,少年的手臂仿佛八爪鱼那般,死死地束缚着姐姐娇小的身躯。他微弓着背,将头深埋在她的颈窝,贪婪地嗅着她身上若有似无的芳香,那是带有花香的沐浴露残留的味道。
    他胯下的巨物已经耷拉了下去,乳白色的半透明液体顺着低垂的棒身,滴落在了浴室光洁的地板上。
    “发情发够了就滚。”许承悦掰开他的手,捡起掉在地上的内裤,面无表情地穿好,然后走了出去。
    许承昱将手撑在洗漱台上,低垂着头,表情掩藏在阴影中。他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他打开水龙头,用手舀了把水泼在脸上,然后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水珠从他的发梢坠落,镜中倒映着的双眼里泄露了几分迷茫和痛苦。
    楼下大门被关上的声音猛地把他拉回现实。他匆忙整理了一下仪容,跑下楼,穿上鞋,拿起放在玄关的书包和钥匙,追了出去。
    单车的铃声从身后传来,许承悦没有回头,只往路的内侧靠了靠,让出了一条道来。
    “姐,我载你去学校。”少年放缓了速度,与她并排往前走,“你也不想迟到吧?”
    许承悦瞥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地坐上了后座。
    他稍微站起身,用力蹬了几下脚踏板,转入一个向下的坡道后,又稳稳地坐回了车座上。陡然的加速让许承悦下意识地抓住了少年的衣角,许承昱感受到那股拽着他的力道,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眼里顿时盛满了笑意。
    “抓好了。”他说道。
    *
    许承悦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学校大门,不等许承昱停下车,她便跳了下去,也没跟他打声招呼,就头也不回地跑向了教学楼。
    身后的重量一轻,他的心仿佛也跟着空了一块儿。许承昱怔愣在原地,看着姐姐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半晌,才蹬着车往自己学校的方向骑去。
    许承悦踏上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上课的钟声正好响起。她急忙拐过墙角,没注意地上的那一滩水,脚一滑,眼见着就要摔倒在地,下一秒却撞入了一个温暖而宽敞的怀抱。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望进了一双宛如幽潭般的眸子里。
    “江老师……”她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男人微微颔首,弯腰捡起被撞掉的文件夹和笔记。
    “抱歉!”许承悦匆忙蹲下身,将散落在地上的纸张拾掇在一块儿。一张素描画从文件夹里露出了一角,她的动作一顿,还没来得及细看,另外一只修长的手便将文件夹捡了起来。
    她回过神,将手里的笔记递给他。
    男人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目光穿过镜片隐晦地落在了她微敞的领口,“扣子。”
    许承悦低头看了看,这才注意到制服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松开了。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在老师面前“春光外泄”,她的双颊霎时间染上了一层羞赧的绯色。
    她慌张地扣上扣子,低声道了谢,然后转头逃也似地奔向教室。
    她刚坐下没多久,江景行就走进了教室。
    许承悦正整理着桌上的一堆乱七八糟的卷子,身后传来乔萱压低声音的询问,“小悦,你今天差点就迟到了。怎么了吗?”
    她摇了摇头,刚想转身说些什么,却不经意地对上了江景行看向这边的目光。她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轻声咳了咳。乔萱收到好友的暗示,连忙坐直了身子,摆出一副认真听课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