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 > 禁果[NPH] > 四、小玉(H)
    “哈啊~姐姐~”许承昱俯身贴在她的耳旁,他伸出湿热的舌舔舐过她的耳廓,语气如拉丝的糖那般甜腻,“对,没错~我就是要干我的姐姐~”
    说着,他猛地抽出自己的男根,一手握住,对着姐姐大张的双腿开始上下捋动,“嗯啊~姐~它想肏你的穴儿~嗯~你给不给它肏?”
    许承悦看着弟弟在自己眼前自渎,少年未经人事的阳具呈可爱的粉红色,她连那肿胀的棒身上遍布的狰狞青筋都看得一清二楚。
    许承昱半阖着眼,清俊的容颜染上了情欲的颜色。他嘴中一边说着放荡的话,一边发出难耐的呻吟。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蓦地攥紧棒身,他的拇指揉搓着滑嫩如鸡卵的龟头,些许晶莹的液体从铃口里分泌出来,黏得满手都是。
    眼前淫靡的景象撩拨着她的感官,幽径深处涌出了汩汩滑腻芬芳的蜜液,沾湿了她的洞口。
    姐姐意味不明的视线让他更为兴奋,背德感突突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把硕大圆润的龟头抵在她的花唇上,边画着圈,蛊惑道,“喜欢吗?姐姐~和那野男人的比起来怎么样?小玉的鸡巴是不是很干净?它是姐姐的,只属于姐姐。你想不想要它?”
    许承悦心中尚还留着点理智,她偏过头,闭上眼睛,冷声道,“拿开。你要是再敢进去,我就…啊嗯…你……”
    话音未落,她嘴中便不可抑制地溢出一声动情的娇吟。
    他直接插了进去!
    “就怎样~嗯?”他尾音轻颤,被花穴里的媚肉紧紧吸附住的快感爽得他头皮发麻,“好紧~姐姐怎么那么紧~哈啊~小玉快被夹断了~”
    许承悦微仰着臻首,轻轻喘息着。
    少年毫无章法地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时轻时重、时浅时深,他律动的节奏如密集的鼓点,总是不经意地顶撞着她肉壁上的敏感点。
    她正在和自己的弟弟做爱,她应该感到愧疚的。而那种强烈的背德感只是加剧了她的快感,她觉得有什么破体而出,脱离了她的掌控。她维系了十七年的乖乖女的伪装如此脆弱不堪,就这样在欲望面前崩塌了。
    “唔嗯…停…嗯…不可以…小玉…不能这样…”
    许承悦娇喘着,她好歹还剩点廉耻心,被捆住的双手抵在他的胸前,试图推开少年精瘦健壮的身躯。
    “不能?”许承昱停下了抽插的动作,眼中仿佛有瞬间的清明,他缓缓撤离方才还在冲锋陷阵的阳具,然而每一处褶皱都饥渴地咬住棒身,阻止他的离去。
    “你想和谁做?那个野男人吗?”他话锋一转,紧接着腰一沉,才撤了一半的巨蟒凶猛地突袭,尽根没入,坚硬硕大的龙头一下肏进了她蜜穴的最深处,“姐…你怎么能让别人肏你,你看,你都被弄脏了…小玉帮你…哈…帮你消消毒。”
    “你…唔…太,太深了…嗯啊啊…”强烈的快感沿着尾椎骨直窜上头顶,她手指紧攥住床单,再也没有精力去纠结什么伦理道德。
    “爽不爽?是不是比那个野男人让你更爽?”他摇动肉棒,用力碾磨那洞穴深处水润柔软的嫩肉。
    许承悦胡乱摇着头,她的蜜穴剧烈地痉挛着,甬道内的褶皱仿佛层层递进的波浪,极力推挤着深嵌在她体内的巨物。
    许承昱紧咬着牙,强忍住射意,语气里是满满的恶意,“姐姐,回答我。不然我就射在里面。”
    “呜嗯…爽…好爽…啊…”弟弟状似威胁的话激得她本能地收缩起了花穴。
    他急喘着,又大力猛抽了数十下,在射精的前一秒把憋得肿胀的肉棒抽了出来。一汩汩腥浓滚烫的精液从他的铃口处喷射而出,少年射精的过程持久而有冲劲。
    许承悦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还没有从高潮中缓过劲来。
    少女衣衫半解,细腰带把她的双手箍在头顶,制服短裙被褪至腰间,屈起的膝弯处挂着条内裤,粘稠的精液洒落在了那盈白的胸脯和平实的小腹上。
    许承昱抬头便看到这么一副淫乱的画面,他呼吸一紧,刚软下去的老二又硬了起来。
    “玉……解开。”许承悦微哑的声音传来。他回过神,连忙给姐姐解开了她手上的束缚。
    那纤细的手腕上被勒出了几道红痕,许承昱心疼地执起她的手,轻吻在那红痕上。
    突然,她狠狠一脚踹在他的肋骨下方,他吃痛地哼了一声,直接从床上滚到了地上。
    “滚。”她冷淡的声音轻飘飘地落入他的耳中。
    许承昱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手捂着自己被踹的地方喘息了几声,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真他妈疼——
    “姐,用得着这么无情吗。你不是也爽到了……”他咬着牙低声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再对着我发情就踹断你的老二。”许承悦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严厉地呵责道。
    许承昱扯了扯嘴角,露出个自嘲的笑,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