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魂破天惊 > 《魂破天惊》第一卷祸起萧墙 第十九章 月下黑衣人

《魂破天惊》第一卷祸起萧墙 第十九章 月下黑衣人

    这道黑影站在一处高耸的山峰上,点点繁星下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全身黑衣,脸上蒙着一层黑布,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这道黑影散开气息,沿着山峰朝着四面八方探去,只听见一声声的虫嘶蛙鸣。

    黑衣人的气息慢慢的靠近这座毫不起眼的小山村,每家每户都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地方。熟睡中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此时有一股灵魂力在探知他们的容貌、玄气、身高、年龄。

    只要被黑衣人稍微的发现有丝毫不对的地方,那么他面临的将是在睡梦中悄无声息的死去。组织中已经传下话来,只要出现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那么宁可错杀也不要放过一个。

    所以这一路走来,所过之地,这些黑衣人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无辜的尸体,都是年龄接近五十岁至六十岁的老人,十岁至十四岁的小孩。这些都是体内毫无玄气的平民,只因为他们的样貌、气息、年龄有所接近,就被这些冷血无情的刽子手抹杀了。

    他们心里面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也不会动恻隐之心,否则一个小小的失误,他们面临的将是组织里面最残酷的惩罚。

    这个小村落黑衣人已经探知了一半有余,气息渐渐的接近司空玄的院落,灵魂力一点一点的朝着这个木屋而去。司空玄也感受到了这股灵魂力的探知,但是黑衣人的境界相对于司空玄来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天差地别。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司空玄的灵魂力覆盖着浩然,把他身上的气息遮掩住,只要是比司空玄境界低的人站在他的面前,也看不出浩然是一位修炼者,能够看出的也只是那强健的体魄。

    黑衣人只看出了一位胡子花白,满头银丝的老人,旁边木屋里面睡着一位小孩,他们的年龄和“纵横黑榜”上的司空玄和司空浩然十分的接近。

    由于已经有十年之久,孩子已经长大,相貌会发生天差地别的变化,但是司空玄的气息、相貌不会有多大的改变。但是这对于剑皇级高手来说,改变自身的气息和容貌那都是小儿科的事情。

    黑衣人顿时心里面紧张万分,手脚不由得有些冰凉,万一是司空玄的话,我今天就栽在这里了。但是黑衣人冷静下来后,又感觉到我如此的探知,要是司空玄那个杀神,我早就被他祭出的玄光剑所杀了吧。

    回过神来发现后背凉飕飕的,原来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心里面不由得诅咒了一番司空玄“这个天杀的,单单只是凶名,就让我毛骨悚然。”

    为了以防万一,漏掉这条大鱼,后果可不是我这小小的黄金级杀手能够承受的。这个黑衣人就是纵横西域分部的黄金级杀手。

    黑衣人从山峰一跃而下,途中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慢慢的靠近司空玄的那座小木屋。

    司空玄在黑衣人出现在铁岭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他了,之所以没有斩杀他,只是不想打草惊蛇,扰乱他们爷孙俩这几年来的清净生活。小小的黄金级杀手,司空玄只要一道意念,就可以毫不费力的斩杀他,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但是他不敢大意,就是为了防止附近出没的黑衣人之间会相互联络。万一被他们发现这个黑衣人死在这个地方,那么他们爷孙俩的安静生活将彻底的告一段落。

    黑衣人出没在他居住的这个村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好几个黑衣人出没在这个村落的时候都是一扫而过,他们也不会想到那个毫不起眼的佝偻的老人,就是司空玄。

    司空玄近日来发现心绪不安,好像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会不会自己的行踪已被纵横发现,只是还不太确定具体在哪?

    一道轻微的脚步声打乱了司空玄的思绪,正是铁岭峰上的那位黑衣人。

    黑衣人来到这座小木屋,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栓,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可以看出他没有加入纵横之前,一定是个窃贼。

    小木屋里面漆黑一片,对于这些杀手来说,黑夜正是他们的天地,黑衣人用手撩开浩然的房门,房门是用一块花布遮住的,来到浩然的身前打量着他。

    木床上睡着一个眉清目秀,个子三尺有余,体内没有丝毫玄气的小孩,眉宇之间确实是有一点和司空天泓相似,但是漆黑的木屋却又恰恰掩盖住了这一丝的端倪。

    只要这个黑衣人有一丝的异动,那么司空玄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将他斩杀。黑衣人渐渐的走近浩然,一丝灵魂力在浩然的身上游走,除了身体结实以外,别无其他异样。

    按照黑衣人的性子,只要发现有一丝一毫的地方和司空天泓相似,那么他将毫不犹豫的出手。只是想起旁边那位睡梦中的老人,现在一点异动都没有,确实是有些奇怪,感觉十分的好奇,于是走出浩然的房间。

    也正是他存有这点小心思,才让他存活在世上的时间长了那么一两刻,他不知道的是,刚才只要手上有少许动作,此刻已经远赴黄泉,进了阎王殿门。

    黑衣人现在十分的忐忑,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紧张的时刻,手心后背都是冷汗。手中握着刀,在房顶透射的月光下泛着冷光。

    木床上睡着一位七尺老人,满头银丝,胡子花白,脸上的皱纹些许,一双凹陷的双眼,一身粗布麻衣,身上毫无半点气息。黑衣人此刻的感觉十分的恐怖,要么他就是一位平淡无奇的老人,要么他就是一位实力深厚的高手。

    黑衣人走进司空玄,来到他的身前,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老人。心中不由得冷汗直冒,瑟瑟发抖。犹豫不决之际还是放弃了刺杀眼前这位老人,他还是相信眼前的这位老人和小孩,只是这座小山村中的平平淡淡的农夫。

    黑衣人快速的离开,心中越想越不对,据纵横内部消息透露,有一位散修无意之间在铁岭附近看到一位和玄光剑皇相似之人,身边带着一位十来岁的小孩。

    司空玄现在的灵魂力在这十年的隐居中已经突破至灵境圆满,实力也达到了剑皇圆满境界,这还要感谢纵横这些年来的围追堵截。

    司空玄的灵魂力一直跟随着黑衣人,看着黑衣人犹豫不决、眉头紧锁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有所怀疑了。

    正当黑衣人转身之际,看到一个侧影出现在他的后方,吓得他毛骨悚然,渐渐的转过身来,透过月光,突然吓得魂飞魄散。没错,出现在他后方的人正是木屋里面躺着的老人,玄光剑皇司空玄。

    “你你你?”

    “你还想去木屋找我?”银发在夜风中随风飘散,司空玄背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前前辈,我无意冒犯,还请手下留情。”黑衣人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的白头翁,此刻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肩膀上。

    “你可知道我是谁?”司空玄冷冷的看着他,一股气息朝着黑衣人压了过去,顿时黑衣人受不住这股气息的压迫,一双腿豪不争气的跪在了地上。

    “前辈,我是纵横组织的人,无意冒犯您的隐居之地,还请见谅?”司空玄一听到“纵横”二字,顿时一股凌厉的气势朝着黑衣人而去,一股鲜血混杂着内脏碎块喷了出来。

    黑衣人惊恐万分,面罩在他吐血的时候就已经随着鲜血飞出,抬起头来指着面前的老人“你你你是玄光剑皇司空玄?”

    “你们纵横杀手组织像个苍蝇一样,追杀了我那么长时间,难道连我的样貌也记不清了吗?”

    “本来你可以毫发无损的就此离去,为何还要逗留,心生歹念,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司空玄冷冷的看着他。

    听到司空玄自己承认,心里面更加的惶恐不安,今天肯定会死在这个杀神手中。

    “玄光剑皇,我也是听命行事,身不由己啊。我不来这里探查,完不成组织交代下来的任务,我也会受到惩罚啊。求您放过我,求求您。”黑衣人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

    “你们纵横组织是怎么发现我的踪迹的,告诉我缘由,我可以留你全尸。”知道自己已无力反抗,再多的狡辩今天也别奢望活着离开,于是阴狠的看着司空玄。

    “玄光剑皇,我们纵横已经派出一位星辰级杀手前来西域,还有三位你的老朋友,以及西域纵横分部的精英,希望到时候你见到他们不要太过惊讶。这是一场为你准备好的饕餮盛宴,希望你洗干净脖子在家好好的等着。你余下的生活将是你最后的时光,希望我在下面等你不会等得太久,哈哈哈哈。”黑衣人咬碎牙齿中的毒囊,身体颤动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纵横杀手组织内部,想要晋升为星辰级杀手,除了剑皇圆满实力,剑意至少达到大成境界以外,还有一个最严苛的条件,“完成二十五个ss级任务和一个sss级任务。ss级任务是目标实力达到剑皇中级,sss级任务是目标实力达到剑皇圆满。”可以说星辰级杀手是多么的可怕和恐怖。

    司空玄背着双手看着天空,星空下一颗流星划过,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看着待了十年之久的村落,不由得有些感叹良多,多么淳朴的人,多么宁静祥和的村落。

    这次“纵横”除了那两个个老家伙,把星辰级杀手都派出来了,这次是想彻底的把我斩杀啊,也不知道是纵横的哪一位星辰级杀手,我倒是想看看,这一次依然是你们纵横损兵折将还是我司空玄浪得虚名,嘴角处不由得显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冷笑。

    处理完黑衣人的尸体,方圆十里沿途黑衣人留下的踪迹都清理干净后,司空玄回到了院落,眼神中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这里将是你们纵横的覆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