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 >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 > 7.天上掉下个花金龟
    〇
    莫鸢支开了想带她参观女王星的侍从,借口自己要一个人呆着,留在了水池边。
    她高中的时候没有朋友,所以一度沉迷书本,看过一段时间的动物学。虽然已经是近十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有的东西她还是记得的。
    蜜蜂的族群,一般由蜂后、雄蜂和工蜂组成。蜂后和雄蜂负责产卵,其余的工作不论是觅食还是防卫,都交由工蜂负责。只有雄蜂的性别为雄性,蜂后和工蜂都是雌性,只不过工蜂的生殖系统发育不全,无法进行生育……
    所以提炼一下这个世界的虫族,至少在社会分工层面上,和地球上的蜜蜂是很像的。但是虫族又不是蓝星起源……那么也许是趋同进化?进化论在这个时代还通用吗?
    ……
    莫鸢脑海内想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感觉世界观的接洽不是一个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工作。
    她脑海中思绪纷乱,心不在焉地伸出手去撩拨池子里的水。水流轻柔地穿过她的指尖,宽大轻薄的连衣裙衬托着她纤细修长的脖颈和手臂,低垂的眼眉更是无端透出一种颓废的美感来。
    一时间画面美丽得像是一幅静止的写真,只有轻微的、被她撩拨起的水声。
    女王星整体气候温暖和煦,温差极小,所以就算在水池边的石阶上多坐一会儿也不会觉得寒冷。
    莫鸢天马行空地发了一会儿呆,准备起身回到房间里面去。这具身体被白濑照顾得生活极其规律,现在已经是进食的时间了。
    这个地方,可以轻松地从一颗星球到达另外一颗星球,科技当然是发达的。但是有的时候,这个世界又让莫鸢觉得格外原始——比如现在,连一根绑头发的皮筋都没有。等会儿白濑来了,能不能问她要一根布条啊……
    莫鸢一边想着,一边勾起鬓边遮挡脸颊的长发,别在了耳后。
    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嗡嗡声突然从头顶逼近,吓得莫鸢立刻站了起来。这声音对莫鸢来说也不陌生,上一世偶尔会误入教室或者办公室的那种扑棱虫子,就会发出这种巨大的声响——这是虫族的地盘,她自己就长得像甲虫,再冒出来一只……应该也不稀奇吧?
    莫鸢一边这样自我安慰,一边鼓起勇气去看那个不明飞行物。
    因为莫鸢冷不丁站起来的缘故,那只“甲虫”似乎也吓得够呛,直接偏转方向一头栽进了水池,溅起一阵剧烈的水花,现在也还在水中不断扑腾着翅膀。
    “殿下!”白濑恰好在这时候赶到,和被打发出去看大门的侍从一起快步跑进这座庭院。“您没事吧?”
    “……啊,没事。就是它,不知道有没有事?”从寂静转为乱糟糟闹哄哄也就一瞬间的事情,莫鸢立刻反应过来。
    看门的侍从已经飞快地把水里的甲虫捞了起来,不知怎么查看了一下,回禀道:“大人,是一只……雄性。”
    白濑的脸色立刻一冷,眼看着就要发火,“为什么雄性的亚成体会出现在他们不该出现的地方?”
    莫鸢还没有见过白濑这么生气的样子。不过也是,白濑虽然平日里温柔又平和,但是做事最认真不过。雄性既然有集中居住的区域不能擅自出入,那出现在这里的这一只,十有八九是偷偷溜出来的……那负责看顾他们的人,不就是渎职吗?渎职还撞到了白濑的手里……只怕是要遭殃。
    再看那只被转交到白濑手里的小东西,刚才只能看到翠绿翠绿一只虫在水里扑腾,现在它蔫巴巴地趴在侍从手里,臊眉耷眼地垂着触角的样子有点好玩。而且仔细看看,它长得有点像原来地球上的花金龟,只是个头大上不少,和她以前的个头差不多,鞘翅绿得莹润,像是一块上等的绿宝石。
    它现在肉眼可见的低落。好不容易实现的落跑,就这么被大boss抓住了,任谁都高兴不起来。
    白濑阴沉着一张脸,打开光脑的通讯器,对面很快接通了。是负责看管雄性的负责人。
    “什么?擅自逃逸?”对面是一个带着眼镜有些斯文的短发女性,她看起来十分惊讶。“让我看一下是哪一只。”
    白濑沉默着把手里那一只不安分的小东西怼在镜头上。
    “哦,是他呀。”从那人的表情就可以判断,他是出逃的惯犯了。
    白濑眉头一拧,“你的看管是不是太宽松了,他居然不是第一次出逃吗”
    “其他的雄性都很安分,只有他,三番两次地‘越狱’,拦不住。”对面的人完全忽略掉白濑黑如锅底一般的脸色,“殿下那边不是还在等待激素水平上升吗?他现在也还没有成年,要不然就留在殿下那边吧。三天两头失踪,我们这边找起来也很麻烦的……我哪有你们那边那么多人手……”说着说着声音就渐渐转小,已经完全变成了吐槽。
    莫鸢眼看着白濑的脸一寸一寸地臭下去,对面的人还在滔滔不绝,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白濑手里抓着的“花金龟”听到那人说可以让他暂时留在这里,一改方才的低落,两根短短的棒状触角欢快地上下摆动,鞘翅也开始不住地震动,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像是要说话一样。
    莫鸢在一旁啧啧称奇,为什么同是做虫子,人家就情绪这么丰富。她做虫子,可真算是吃了睡睡了吃。
    “算了。就留着它吧。”莫鸢眼看白濑要发火,连忙拉住她。“看着还算逗趣,就让他留下吧。”
    白濑对莫鸢几乎是有求必应,这次也是同样。她皱着眉头,再次向莫鸢确认道:“殿下,您确定吗?您现在的身体还十分脆弱,虽说激素水平还没有达到会刺激雄性加速成长的程度,但是……”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吧。”莫鸢没有要坚持留下它的意思,只是觉得发现了有趣的事物而已。就这么放弃有一点点可惜,但是不过是一只虫子,哪里来的那么强烈的执念呢。
    白濑却不知脑补了什么,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她一本正经地面向莫鸢:“殿下不需要委屈自己。”
    莫鸢:“?”
    “女王星上所有侍从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女王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只有女王们事事顺心,虫族才可以一直繁荣昌盛。殿下不需要为了这样的小事而露出落寞的表情,不过是一只雄性而已。殿下想要的东西,我会排除万难送到殿下手边。”
    莫鸢呆呆地看着白濑格外认真的脸。在这一瞬间,她已经无法回想刚才说出“算了”两个字的时候,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是落寞吗?
    她习惯了不争不抢。世界上有趣的、好的东西那么多,怎么可能每一项都是自己的。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对一个东西心动,然后有些恋恋不舍地放弃——事实上,在人类社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她最先学会的就是:不奢望,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就像她被同学造谣,被别人孤立,被别人戏弄似的追求,但是她不会觉得世界上没有善意、没有友情、没有真爱。只是都不属于她而已。她早就习惯了,不去追,不去争,不去有执念——所以也就不会有人间至痛的求而不得。
    但是,原来在这种习惯性放弃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居然是落寞的吗?
    白濑没有再等待她的回应,而是一本正经地和光脑里的疑似技术人员讨论起了亚成体雄性的饲养注意要项。
    说起来白濑这个人……其实很擅长阅读别人的表情,就像刚才,看出莫鸢的失落一样。但是她却总是会恰到好处地“忽略”莫鸢的瞳孔地震,装作没有注意的样子。
    这算是白濑独有的体贴啊。莫鸢心里一暖。
    ============================
    作者有话说:
    男主之一出场了……
    毫无排面
    但是他酷炫啊!金属绿!
    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搜一下花金龟   我真的觉得有点好看???
    (我在考虑要不要他的发色设定成和鞘翅一样的颜色
    (好了   我知道我是魔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