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 >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 > 6.关于虫族
    〇
    莫鸢听着窗外的蝉鸣和鸟叫醒来,揉揉惺忪的睡眼,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起身坐在床边。
    感觉今天早上起床,身体格外轻松。长时间伏案工作,让莫鸢的颈椎和腰椎长久以来不堪重负,每天早上起床,活动一下筋骨就能听到关节咔咔作响,像是发出什么抗议。但是今天,她觉得自己的韧带和关节,居然都像是新生儿一般柔软。
    ……难道是新换的乳胶记忆枕的功劳?
    她有些迷糊地想着。
    “殿下?”有人推门进来,是端着托盘的白濑,看到坐在床边的莫鸢,精致又英气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惊讶:“您怎么坐起身来了?”
    莫鸢半梦半醒间叛逃出走的记忆瞬间回笼。
    ……啊。原来她已经不再是那个社恐又恐男的上班族了。
    她难免生出一丝怅惘。可是,她不是变成虫子了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又恢复了人类的身体?
    她抬眼看了白濑一眼,白濑方才的讶异不是针对她变成了人身这件事,而是针对于她为什么坐了起来。那就是说,她变成人形这件事是在白濑意料之中的?
    白濑为她冲调了一杯闻起来芬芳又甜蜜的热饮,送到她手边,“我是您的贴身侍从,从今往后负责您的一切生活相关事项。这是一杯针对化形期的营养品,还请殿下趁热服用。”
    莫鸢张张嘴,果然语言能力也随着人类形态的回归而一起回到了她的手里,她终于有机会问出了她长久以来的困惑:“……化形期是什么?”
    白濑再次投来略显讶异的眼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坚定地示意莫鸢快点喝掉那杯补品,看着莫鸢开始小口嘬吸以后才徐徐开口。
    “殿下也许是近千年来,虫族最聪慧的女王候补。”
    莫鸢:?
    “这个世界有很多星系,自然也有很多种族。但是大多数的智慧生物都起源于早期的蓝星,最后在大灾变中开启了灵智,并且逃离当时已经生态崩坏的蓝星。而我们虫族,就是这宇宙中为数不多的,非蓝星起源生物。蓝星起源生物在宇宙中大肆扩张,占领了许多宜居星球,创立了联盟和帝国等多个政权,并视我们虫族为大敌。”
    “我们虫族的繁衍方式,就是由具有生殖能力的女王和雄性负责繁殖,而其他的成员则担任着族群的维护、保卫等任务。以人类为首的蓝星起源生物曾一度通过狙击女王及继任女王,严重打击了我们虫族的种群,但是也诱使我们进一步进化,进化出了人类形态的拟态。”
    “大多数的虫族成员在幼年期就学会了拟态,但是由于女王肩负着生殖的重任,需要为生殖细胞的生长和成熟提供充足的时间和养分,在幼年期依旧会维持着虫的形态,在生殖系统成熟后,收到激素刺激,自动转为拟态形态。这个形态转化期,我们就称之为化形期。”
    莫鸢皱起眉头,所以是她完全的会错意了。她来到的这个世界,不仅仅只有她是一个非人生物——她见到的所有人,都不是人类,甚至是人类的敌人。
    而这些非人生物对她毕恭毕敬,也不是因为她是哪个权贵的宠物,而是因为……
    她这具身体,是虫族的女王?或者说准女王?
    莫鸢有些难以置信。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点让她十分在意。
    “只有女王……和雄性具有生殖能力?这是什么意思?”
    “虫族的社会能够良好地运转,都仰仗了我们的高度分工。像大多数蓝星起源生命体一样,每一个体都配备生殖系统,是一种极大的浪费。进入星际时代后,蓝星起源文明的科技实现了大幅度飞跃,个体寿命变得格外漫长,但是与之相对,生育愿望却极为低下。在这种情况下,营养和能量就不得不被分配到长时间闲置的生殖器官,以维持它最基本的运转……”
    莫鸢呆滞:……怎么在她嘴里,人类的繁衍方式显得有点低级?
    “啊……抱歉殿下。您对人类应该没有概念,也没有什么兴趣吧。是我多言了。”白濑敏锐地捕捉到莫鸢的出神,立刻从善如流地道歉。
    “没关系。只是感觉……你似乎对人类社会了解很深?”
    白濑微微一笑,“不敢当。我在学校时进修过人类社会学。倒是殿下……刚刚开启神智,就具有这么强大的洞察力和充沛的好奇心,在历任女王中也十分罕见。您一定会是一名贤明的君主。”
    莫鸢笑一笑,还是不太适应这个世界过于露骨的吹捧,尤其是说话的人看起来过于真心实意。
    白濑作为她这个“太子”身边地位最高的侍从,每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陪莫鸢稍微聊了聊,就表示自己要暂时离开。
    “如果殿下心情不错,可以试着在这附近走一走。这对于您对新型拟态的掌握也会有所帮助。一般不会有人在分辨出您的信息素后还敢于冒犯,只是请殿下注意,不要步入雄性们所居住的区域。”白濑轻轻欠身,行过礼之后退出了房间。
    莫鸢目送着白濑离开,还是决定出去走一走。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用自己的双脚来探索一颗星球,莫鸢难免感到一丝新鲜。
    她原本想要换一身衣服,现在穿在她身上的,是一套宽松的白色“连衣裙”。与其说是连衣裙,其实更像是前世流行过的Oversize+下衣失踪。宽松的领口和袖口,未经修饰过的腰线,下摆刚好遮住她圆润挺翘的小屁股。
    说起来她这个“拟态”,身材真是好得过分。这衣服虽然宽松但也轻薄,她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形状,足足比上一世的自己大了一个Cup还要多。以前撑不起来的D杯,现在穿上只怕是要满到溢出来。
    莫鸢隔着衣服捧起那两团,感受似的捏了一把,竟然有些腿软。仅仅是触碰胸部,甚至没有碰到更加敏感的乳头,居然就会有这样的快感。这具身体……是什么性爱机器吗?
    莫鸢有些咋舌,不敢再探索这个来之不易的新身体。
    还是去散步吧。
    自动门无声地开启,门外看守的侍者恭敬得体地行礼。
    房间外的回廊正对着一个小小的庭院。用人类的审美来看只能算作中规中矩,过于对称的布局总是显得有些死板。庭院内种植的装饰用花草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品种,倒是有了那么几分野趣。
    庭院的几何中心位置,有一个小小的水池。莫鸢从回廊拾级而下,原本是为了去看看那些新奇的植物。在路过那个水池时,她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不禁怔怔地停下了脚步——
    水中倒映着一张朦胧模糊,但是又不掩美貌的脸。
    这次穿越没有动摇她黑发黑眼的亚裔身份,水中倒映着的人依旧有一些熟悉。小鹿眼、求吻唇,看似没有什么变化,可是——
    守候在门口的侍从见她望着水中出神,进屋拿来了一把镜子。“殿下请用这个吧。水中的倒影总没有镜子看得清楚。”
    莫鸢结果镜子,对侍从点头示意,然后开始打量镜子里的“自己”。
    这张脸,仔细看来与她上一世是相似的。但是如果就这样走在上一世的公司里,估计没有人认得出这是同一个人。
    莫鸢上一世皮肤也是冷白调的。可是也许是因为宅,又整日对着电脑的缘故,总是显得有些苍白,唇色也总是有些浅淡,原本就沉默寡言的人,更加显得不近人情冷情冷性。但是这一世,这个“人形拟态”——饱满的嘴唇几乎没有唇纹,唇色依旧是浅的,只是透出粉嫩可口的粉色来,像是柔嫩的樱花。
    还有那双澄澈的眼,上一世她还有些近视,十米之外不分男女,总是被别人吐槽不近人情,看起来雾气朦胧的双眼也无端显得淡薄。现在镜子里映出的双眸,澄澈通透依旧,却因为浓长的睫毛和略微上挑的眼尾多出了三分娇媚。
    还有这白得发光的皮肤——
    这张脸已经足够她在前世的娱乐圈杀个三进三出了。只是美貌,在镜头和传闻里虽然会变成杀人的刀,让无数人捂着胸口高喊“啊我死了”,落到了现实里,只怕这夺命刀的方向却要调转过来,成为无数人无故攻讦和诽谤的口实。上一世她看的、经历的还不够多吗。
    莫鸢呼出一口气,然后放下镜子。
    莫鸢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频频因为别人的相貌而失神。可是轮到她自己,她却看得格外通透。
    她把镜子还给侍从,那侍从恭敬地接过之后,微笑着夸赞她美丽。
    她回给那个侍从一个笑容。
    ……经过绿植星聚众拍马屁的大场面,这种克制的表现已经不足以让她感到尴尬了。
    ================================
    作者有话说:
    可是阿鸢诶
    那个是夸你虫子形态的嘞……
    Anyway   在今天之内把更新码出来了
    快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