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 >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 > 5.化形仪式(h、重口慎入!!!)

5.化形仪式(h、重口慎入!!!)

    写在前面:
    会比较重口   接受不了的同学慎入哦
    〇
    一转眼女人就已经被男人高超的唇舌技巧送上了一波小高潮,香腮挂着汗水,目光雾蒙蒙的失了焦距。
    她随手抓住一根热铁似的肉棒,雾蒙蒙的双眼里全是渴求和欲望。一只手刺激着圆润的龟头,时不时刺激着马眼和龟头周围敏感的肉棱,另一只手则抚慰着棒身和饱满的囊袋。
    被拿捏住肉棒的恰巧是最后一个加入,没有捞到什么油水的男人。他舒爽得倒吸一口凉气,“陛下就这么想要我吗?”
    “那陛下允许我……第一个插进你的小穴好不好?”他露出蛊惑的微笑,桃花眼中情真意切地倒映着欲求、情动、难耐和专注的痴迷,肉根也应景地跳动两下,马口流出晶亮的液体。
    女人朦胧的眼仿佛在看他,又仿佛聚焦在不可及的虚空。她细细地喘息着,向他伸出一只手——“给我……”
    “……进来。”
    男人的眼睛仿佛瞬间被点亮了。另外两人对视一眼,泪痣男人无奈地笑了一下,而健硕男人则不甘地咂了咂嘴。两人退后一个身位,将第一个开垦肥沃土地的名额留给了第三人。
    获得了女王首肯的男人上前,缓缓地分开了女人的大腿,眼中满是赞叹和迷恋。“不管和陛下做了多少次,还是会为陛下的美丽所倾倒……”
    他扶住自己的阴茎,用滚烫的龟头在女人已经被蹂躏得嫣红又汁水淋漓的花瓣上碾过,还挑逗似的拨动着女人藏在软肉中的阴蒂,心满意足地等来了女人的娇吟。
    “我要……进去了!”他发狠似的拨开女人的阴唇,将被女人源源不断的淫液润湿的龟头插入了那个狭窄的、饥渴地吐着水儿的小洞。
    “要去了……!”女人高亢地叫出了声,两团软肉晃出令人炫目的乳波。长着泪痣的男人趁机捞住一只乳团,低下头像是婴儿哺乳一般啧啧有声地吮吸起来。
    唯一被冷落的壮硕男人坏心眼地扫视了一圈,看到了呆在原地目不转睛的莫鸢,突然计上心头。
    “看看我们可爱的殿下……很寂寞吧?”
    他挺着勃起完全的硕大肉棒,向莫鸢转过身来。“殿下的反应还真是可爱呢,完全呆住了?”
    莫鸢看着他越来越近,近乎占据全部视线的肉棒,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为什么突然炮火转向了她?她做了什么引人注意的事情吗?
    而且那根龙精虎猛的东西,足足和她现在的身体一般长短,虽然是洁净的肉粉色,但是鸡蛋一般大小的龟头流淌着前列腺液,马眼兴奋得一张一合,向下一点是肉筋虬结的棒身,还有掩藏在浓密阴毛中的睾丸——
    估计人类社会中以性能力为荣的黑人也没有这样吓人的尺寸。他逐渐靠近,再加上莫鸢的仰视视角,只显得这根性器更加恐怖。
    莫鸢从震惊中回过神,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只可惜白濑在离开之前大约对这种情形有所预料,提前对莫鸢进行了固定,现在她被捆缚在原地,丝毫无法动弹,只能任由男人一步一步地走近。
    “殿下不要怕,你在怕什么呢?”男人有些恶意地笑着蹲下来,因为一直忍耐着欲望的缘故,他的双眼甚至有些发红,那一根热气蓬勃的东西差一点擦过莫鸢敏感的触角。“绑起来了啊……真是可怜。”
    “一直冷落殿下,倒是我们失敬了……殿下要不要一起来啊?”他伸手拨动了莫鸢的触角,引得莫鸢浑身一哆嗦,鞘翅摩擦发出“嗡”的一声。
    “……眠?你在干什么?”女人终于从无边的情欲中挣扎着恢复了理智,她一边忍耐着男人有力的抽插所带来的的快感,一边皱起眉头高声问道。
    叫做眠的高个子男人已经开始着手去解开莫鸢的固定带,他头也不回地回答:“没什么,只是看殿下一个人……给她找点事情做。”
    莫鸢想要溜走,却被男人眼疾手快地摁在地上抓了起来。
    一直专注地吸吮着女人乳头的泪痣男人终于舍得抬起头来,却是封住了女人的唇。“不用……担心……眠…有分寸。”
    “还有心思去关注眠……看来是我不够卖力?”男人抽出深埋在女人体内的性器,随即又是一记深捣,抽插间带出一片液体。
    “太深了……啊……”女人的呻吟变得支离破碎,再次沉浸在灭顶的快感中。
    莫鸢被眠抓着走近了几个人的“激战区”,越是接近,她的挣扎越是剧烈。
    开什么玩笑!虽然对于男女交合似乎没有那么反感了,但是这并不是说她就乐意被卷入这几个人的淫乱性事好吗!
    莫鸢怒火中烧,身体中从内向外散发出的热意更加勃发。
    “没错,殿下等一会儿也要像这样精神才好呢……”男人勾起唇角,不费吹灰之力就压制住了莫鸢的挣扎。
    莫鸢自从变成虫子,第一次强烈地想,如果她还是人类之身就好了。
    虽然身为女性,无论如何体力都是比不上这个四肢发达的男人的,但是如果她有一副人类的身体,在这种时候她至少可以甩这个恶劣的男人一个巴掌,何至于像是现在,被屈辱地抓在手里,连逃跑都不能。
    等到男人抓着莫鸢走到那纠缠的三人身边,女人上下两张小嘴已经被完全占据。一个人飞快地挺动着精壮的腰,捣药似的一下一下将男根钉在女人的身体里,每一下都狠狠地撞在女人的花心,叩击着她脆弱又敏感的宫口;另一个则尽情地和女人纠缠着唇舌,口涎顺着两人的脖颈和胸膛流淌下来,时而漏出两个人破碎又淫色的喘息。
    眠抓着那只不断挣扎的甲虫,轻轻地悬放在女人胸前的蓓蕾上,脸上带着恶质的笑容,“应该让殿下也感受一下……我们女王陛下这具过于诱人的身体。不然你们这些没有心的雌性……怎么懂得我们的心情?”
    甲虫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响亮的振翅声,胡乱划动的六只螯肢,原本生长着起到固定作用的细小倒刺和刚毛。它们不时划过女人敏感娇嫩的乳尖,带来往常没有体会过的刺激,引得女人放声尖叫。
    女人痛苦又欢愉地娇啼:“是什么……!好痒!…不……不行了!快点…拿开……!哈啊……”
    乳尖的快感传导至下体,她本就紧窄的甬道紧紧裹束住那根肉棒,爽快到疼痛的感觉使得插入女人体内的男人忍不住高高扬起脖颈,“太紧了……!陛下!……您是要…夹断我吗?”
    眠收回抓着甲虫的手,满意地看着女人香汗淋漓的身体。女人沉浸在快感的余韵中,大口喘息着,白花花的胸脯上下起伏,被刺激得嫣红发胀的乳头晃了人眼,反而显得更加诱人了。
    眠眸色深深,这次将挣扎不休的甲虫向两人交缠的下体放去。
    粗糙的倒刺和刚毛摩擦过女人娇嫩的阴唇和阴蒂,放电似的快感从下腹部传导至全身,她惊叫出声,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她体内的男人也发出低沉的怒吼,飞快地抽插起来。
    “不、不行……!要去了!……呜!”
    随着高亢的尖叫戛然而止,从男女交合处喷出了一大股晶亮的液体,喷湿了眠的手,也喷溅了莫鸢一头一脸。
    莫鸢先是一窒,然后从腹部窜上一股无名的邪火,那火来势汹汹,很快就烧得她失去了知觉。
    “……”
    莫鸢不知,在她昏迷过后,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
    身姿曼妙的少女突然出现在一阵白光中,众人被刺眼的强光照花了眼,还没能看清那女孩的面目,就看见她软软地瘫倒在女王的怀里。
    一头海藻似的黑发铺散在她莹白的背上,女王随手解开的薄纱搭在她圆润挺翘的屁股上,隐藏在秀发间的肩胛骨和腰窝若隐若现,细长的腿瘦削的肩,不过是一个背影,就无端引得人心声爱怜。
    ============================
    我为什么要写这样的肉啊……
    是不是太过猎奇了一点(捂脸
    不要打我   标题写着慎入了呜呜呜
    最后阿鸢参与的那一段我就不代入阿鸢的身份了
    猎奇度太太太高了
    (而且显得阿鸢过于悲惨(阿鸢型跳蛋(我要牢记这是一个爽文的宗旨   嗯
    不过可喜可贺   阿鸢妹妹终于有人身啦!
    这意味着什么?当然意味着真身吃肉近在咫尺了哇!
    (当然我们需要先跑一下剧情
    (顶锅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