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 > (星际)虫族女王生活史(H) > 4.活色生香(h/ np)
    〇
    女王栖居的宽敞房间内,依旧是一室春光——
    “唔嗯——”粗硕的性器重重插入女性的体内,女王不堪重负地叫出声来。
    不知道这场性事持续了多久,女王似白雪又似凝脂般的身体由内而外地透着柔媚的粉色,眼角微微泛湿,唾液已经无法控制地淌下嘴角。
    而男性抓着女王的手臂肌肉线条尽显,咬紧牙关稳健地驰骋在女王的身上。两人的汗液、女王的泪水和溢出来的唾液、和不断被性器抽插带出来的体液,经过长时间的激烈混战,遍布两人全身,还未等待风干,又不断地流淌下来。
    昏暗的室内,两人的肉体泛着水光,配合着从未间断的水声和粗喘呻吟,让这房间的淫糜更添一层。
    “啊——不、不行了!要出来了!”女王拥住热气腾腾的男人,难以忍耐地偏转过脸颊。
    男人默默地加快速度,汗水从前发滴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他托着女人丰腴的臀部,埋头噙住了女王的乳头,从喉咙深处迸发出一声闷哼,然后满满地喷射到了女王的子宫深处。
    室内春光尚浓,只是声音渐消。
    白濑推开了那扇厚重的门扉。她对室内的景象习以为常,只是低眉顺目地稳步走进房间,然后屈膝行礼。
    “陛下。”
    女王尚且沉浸在性事高潮的余韵中,听见白濑的声音,慵懒地挑起眼帘:“是白……白濑吗?”
    白濑将头低得更深:“陛下。”
    女王抬手拭去高潮过后的生理性泪水,在身边男人的支撑下坐起身来。她偏过一张艳若春桃的脸,给了男人一抹赞赏的微笑。男人低下头去,耳根泛红,无言地支撑住她有些发软的身体。
    “……你已经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那孩子已经来到女王星了?”女王倚靠在男人的胸膛上问道。
    “是的。殿下已经抵达女王星,由于抑制剂的效用,现在正在昏迷。如果陛下这边状况允许的话,还望可以尽快进行化形仪式。”
    女王怔忪几秒,露出几分疲态道:“那……你和我的贴身侍从尽快安排吧。”
    白濑低头应了,退出了房间。
    房间内久久无言,被无边的欢好暖热的氛围都冷了下去。
    “陛下……”男人看着坐在原地不动的女王,她的脖颈优美纤长,肩颈曲线流畅好看。在颈
    窝处,是他情至浓时留下的片片嫣红,他觉得那颜色漂亮极了。
    只可惜女人完全没有注意他眼中的狂热和迷恋,只是自顾自地沉默着。男人无法忍受这一刻空气中弥漫的低沉与落寞,伸手抚上女人娇美绝伦的侧脸:“陛下?”
    女王回过神来,对他抿唇一笑。“我没事。只是有些感慨……一转眼那孩子也要化形了,不知她的人形是什么样子?”
    男人环住她的肩,感受到怀中温凉的女体,不禁舒适地喟叹一声。“一定也像陛下一样颠倒众生,把我们这些人迷得团团转。”
    “这么多雄性,数你最贴心最会说话。”女王轻轻一笑,双手捧过男人的脸,在他唇上留下一个轻吻。
    〇
    莫鸢从混沌中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清楚地感觉到,她已经渐渐远离绿植星了。
    视觉和身体的控制权还没有回复,让她做出判断的是嗅觉。
    绿植星清新的空气在这里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郁的……是什么气味呢?莫鸢无法形容这种馥郁但又有一些腥臊的气味,这气味太过浓郁,让她或多或少感到有些不适。
    ——而且这味道,加重了那种在绿植星就频频出现的躁动。背后的鞘翅不断地震动,发出细微的摩擦声。
    “殿下醒来了。”她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样说道。是白濑。“抑制剂预计在5分钟内完全失效。”
    莫鸢大概猜到所谓的抑制剂,应该就是让她变得五感尽失的元凶。她当初在绿植星大肆暴走的时候隐约可以意识到自己的狂乱,只是完全无法抵抗身体里东奔西走的乱流。现在想想,让她冷静下来的应该就是这个“抑制剂”了。
    ……这药剂的副作用,未免也太狠了一点。
    “是吗……那我们也就开始了。”一个陌生的、但是令人酥麻入骨的女声。
    果然就如同白濑所说,抑制剂在慢慢失效。莫鸢的感官正在慢慢回归她的掌控之中,她的视野中隐约出现一个人的轮廓。在暗色的、暧昧的背景之中,她的剪影像是发着光。
    “有劳陛下。”耳边又响起白濑的声音,依旧是得体又有些冷淡的声音。“那我等就先行离开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然后是大门打开又合上的嘎吱声。
    “……!”莫鸢没有想到白濑离开得那么干脆。
    这些天以来,白濑一直掌管着她的生活,不论是饮食,还是出行。甚至是一周一次的洗澡清洁,都由白濑一手管理。
    虽然白濑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公事公办的口吻,但是在这之前,莫鸢总是以为自己在白濑的眼中、话语中、言行中,看到过一丝的柔情和真心……所以是因为白濑的笑容太过温柔了,所以她产生了幻觉?还是只是她雏鸟情节的一厢情愿?
    上一世的经验使然,使得莫鸢很少试着去信任什么人。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口不能言,目不能视,甚至连做出几个动作都困难,周围的环境完全不可知,空气中飘荡着让她焦躁不安的气味,身边还有一个人,也许正在窥伺她——在这种情况下,莫鸢还是难免产生了一些被背叛的沮丧。
    女王看着面前不断震动翅膀发出低低鸣叫的小甲虫,它精巧的触角一直伸向白濑离开的方向,几对足也在不安地攒动——估计如果行动自由,它立刻就会逃之夭夭吧。她不禁掩着嘴笑出声来。
    “不用害怕。不会疼的,而且很快就结束了。”她俯下身轻声安抚道。
    “开始吧。”莫鸢听见那个极尽妩媚之能事的声音主人直起身。
    女王解开随手披在身上的薄纱,那薄纱就轻轻飘落在莫鸢的头上。莫鸢一惊,然后就闻到了那薄纱之上附着的——是体香吗?像是浓郁的植物香气,有花果的甜美,还有一丝草本的清新,综合起来,变成了一种十分令人愉悦的味道。
    这股香气,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像是一只温和的手抚平了莫鸢体内自内向外的躁动。
    也许是抑制剂的时效刚好过去,莫鸢眼前的景象终于渐渐清晰——
    曼妙的女性胴体出现在她的眼前,这画面太过惊人,莫鸢一时间甚至忘记了呼吸。
    刚才那条薄纱的主人,应该就是面前这个美得惊人的女人。她一头如烟似雾的金色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身前,胸前的两团白嫩柔软,嫣红的乳首在她的长发间若隐若现。向下是柔软的腰肢——不是小蛮腰那种过分纤细的杨柳腰,而是略显肉感却依旧线条完美的丰腴腰肢。
    再向下——莫鸢不敢仔细打量,只是匆匆一瞥,就完全可以判断:面前这个人,简直可以称作是肉欲的集合体。莫鸢只敢盯着她的脚,却觉得这人连脚趾都像是用软玉雕刻而成,极尽精致。她从头到脚无一不美,莫鸢恍惚间还以为自己见到了维纳斯——莫鸢上一世的世界,已经极少看到这种西方古典油画上走下来的尤物了。
    莫鸢前世就是个美人。但是不说在这个人人趋向中性的世界,哪怕是在上一世的燕瘦环肥的娱乐圈,莫鸢也未曾见过这样的人间尤物。有的美人美在清纯,有的美在仙气,有的美在清冷……面前这个,只怕是美在了所有人最简单粗暴的性感带上——看她一眼,都会觉得血气翻涌,一边愧疚,一边却又情不自禁地对她起了亵渎的心思。
    只可惜莫鸢现在只是一只虫,不然……
    不然什么,莫鸢也不敢深思。
    正当莫鸢沉浸在美色带来的精神冲击中,她却突然听到了几声压抑低沉的喘息和呻吟,那声音中夹杂的难耐和欢愉,听得莫鸢一僵。
    “唔嗯……”
    她不可置信地悄悄抬起头来,才发现她刚才完全被过于美艳的女人吸引了注意力。这个房间内,还有三个,自从她来到这具身体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的珍惜生物——男人。
    这个世界的人,颜值全部高得离谱。这三个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虽然各不相同,但是无一例外的拥有着俊美的面庞和紧实的身材——还有粗壮又生龙活虎的男根。
    那个维纳斯级别的美人,现在正媚眼如丝地倚靠着其中一个男人,饶有兴致地把玩着他的性器。
    这人有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眼角略微下垂显得无辜又乖巧,右眼下方还点缀着一颗浅红色的泪痣。如果只看他一个人,也足以夸一句身高腿长,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但是放在这三人里,他居然是最为清瘦的一个。
    莫鸢上一世因为种种原因,对男性——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女性也一样——有着生理上的厌恶。她看过AV,女优宽衣解带的时候她忍住了,但是当男优褪下裤子的那一瞬间,她一边呕吐着一边飞快地关上了电脑。从此以后,男人的性器官对于她来讲,就是那种丑陋的令人作呕的东西。
    可是意外的,看着这个美人贴在男人身上,玉葱一般的手指把玩着男人的性器,兴致来了还会扬起娇艳的脸庞,吮吻他干净利落的下颌线和突出的喉结。而那个男人轻轻地环着女人柔软的腰肢,虽然面上眼中全是情动,喉结不断地上下滚动,那一根肉粉色的肉棒精神地跳着,前端溢出透明的液体,但是他依旧极为克制,只是低下头去噙住女人红润的唇珠,交换了一个缠绵又火热的吻。
    莫鸢并没有太多的反感,羞赧中还感到了一丝新鲜。
    女人用柔软的指腹拨弄着圆润的龟头,却坏心眼地不去触及最敏感的马眼,引得男人不满地挺动胯部,又低下头叼住女人敏感的耳垂厮磨。
    “好痒啊……嗯……”
    女人怕痒地缩起脖子,安抚地分出一只手去挑逗男人的乳晕和乳头,另一只手继续下移,将鼓鼓囊囊的阴囊拢在了手里。
    莫鸢身体有些发烫,可是她没有觉得异常,只是当做是窥淫的负罪感使然。她已经无暇去分心思考白濑为什么要丢下她一个人在这里看这场过于活色生香的淫戏,完全被这两个人的调情吸引了注意力。
    “陛下是不是太偏心了一点。”旁边的另外一个男人沉着脸突然出声。他是这三人中最高壮的一个,宽肩窄腰,小腹上排布着整齐的六块腹肌还有醒目的两条人鱼线。他不由分说地上前捞起女人的一只娇乳,泄愤似的咬了一口,另一只手则探下去揉动着女人肥美的臀瓣。
    女人惊呼一声,嗔怪地撇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尽是缠绵的春情。
    剩下的男人轻轻笑了一声,也加入了战局,抬起女人的一只手臂,伸出舌头缓慢又不容拒绝地舔吮上了女人的腋窝。
    三人如同在等待着女人的许可,又仿佛在试探她的界限,三支粗细、长短不一的性器在女人的小腹、腰窝、大腿根部等等敏感又柔软的地方蹭动,留下淫糜的泛着光的水痕。
    女人被三具热气腾腾的新鲜肉体包围着,脖颈紧绷,高高扬起的美艳面容像是独一无二的娇花。她胸前的蓓蕾早就因为情动而剥起,嫣红一颗挺立在那里诱人采撷,其中一颗更是因为男人的吸吮显得红涨,还带着男人故意留下的唾液。
    她的眼神已然变得迷离,一条灵活的小舌被两个男人争夺着来不及收回,透明的口涎润湿了她红肿的唇瓣,淌过小巧的下巴,顺着纤细修长的脖颈和精巧的锁骨,隐入了胸前诱人的沟壑。
    第二个加入这场盛宴的强壮男人的肉棒一直在女人的臀瓣附近逡巡,时不时又会试探性地深入禁区,在那里一触即分。他挺动坚实有力的腰——也许这就是前世所说的公狗腰吧?——将热气腾腾的肉棒探入女人柔软的臀沟,抽出时看着上面的潺潺水渍。
    他故意凑近女人的耳边,看似耳语,但是在这房间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听到他有些恶质的指控:“陛下还要继续玩下去吗……?你的小花穴,已经熟透了……”
    女王没有反驳他,事实上最后一个走近的男人后发制人,离开她敏感的腋窝后转战了她的小腹——现在正在挑逗地用舌头戳舔她的肚脐。这是她的敏感点之一,女人现在完全无暇分心去听这个男人恶劣的低语。
    男人意料之中,不由分说地分开女人的大腿。
    ——她的腿间洁净无毛,阴丘饱满白嫩,阴唇像是花瓣一般鲜红娇嫩,而最深处的桃花源口正在流淌着芬芳的爱液,顺着大腿的根部流淌而下。
    莫鸢看得都要呆住了。原来女性的私处,是这么好看的。
    长着泪痣的男人叹息一声单膝跪下,温热的鼻息喷在女人敏感的阴唇上,引得花穴一阵瑟缩,“咕噜”一声又送出一大包花液。他喟叹:“不管多少次——都还是会被陛下的美丽震撼到说不出话来。”
    说着,他就把头颅埋进女人的腿间,高挺的鼻梁对着敏感的红豆厮磨两个来回。女人反射性地夹住他的头颅,娇吟了一声。
    “啊……哈……”
    他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绽开了笑容,伸出了长舌。
    莫鸢看着几个人的交合瞠目结舌,身体发烫的情况似乎更加加剧了。女人的舒爽的娇吟,男人难抑的喘息,还有经久不衰的舔吮声,交织成一曲令人脸红心跳的交响乐。莫鸢心神震动,分神想道——还没有插入就这么激烈,不知插入之后又是什么样的光景……?
    ==============
    作者有话说:
    卡肉了对不起
    可是我粗长呀!(不要打我
    说到腰……
    虽然马甲线小腹和A4腰很好看
    可是有线条也有肉肉的小腰真的超性感(ˉ﹃ˉ)
    穿比基尼的时候会稍微勒进去一点点点的那种
    但是不能是muffin   top
    (感觉比A4腰还苛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