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缥缈人生之—三国 > 《缥缈人生之—三国》第二卷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密室商议

《缥缈人生之—三国》第二卷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密室商议

    “陛下平时虽然不大理会他四姐的事情,但是现在因为她与彭城的婚约,这样接她出宫,可能会有些困难,不过我会想办法。”

    “无论如何,先设法让四公主离开皇宫这险地,然后再想如何与刘芒董卓两人斗法。”张笑天说道

    这个时候何苗已经领着何淑儿赶到这里,离别后重逢,那自然是一番欣喜。

    如果没有芳夫人的死亡这件事情,这真是人生最欢乐的时刻,但现在却是另外一回事。

    在何府的密室之内,正在开着张笑天回来之后第一个重要会议。

    除何家主、何苗之外,还有子弟兵的大头领何宝,现在他已成为张笑天最亲密和可靠的战友。

    何家主对张笑天的赞赏道“肖天你在彭城境内大展神威,震动朝野,现在无人不视肖天你为大汉朝廷最有前途的人物。

    但也惹起刘芒派系的嫉妒,刘芒他利用董卓贪恋美色的弱点,让芳夫人惨遭杀害,这一石二鸟之计运用的炉火纯青,实在是心机狠毒之人。”

    何苗此时接道“现在我们已经别无选择,现在只有投奔曹操这条路可走,那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那就只能坐以待毙。”

    此时各人均心情沉重,除曹操和朝廷以外的各路枭雄中,陶谦和袁绍均对张笑天恨之入骨,而剩下的各路枭雄都个个远离此处,

    且又和何家没有什么交情,所以投靠曹操便成了唯一的出路。

    张笑天此时心中暗自苦笑,自己坐那破时空机来到这东汉末年时代,最开始的时候就想拿曹操作为跳板,

    亲自来培养刘协从而达到匡扶汉室的目的,后来因为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想不到转来转去,最后仍然是回到这条老路之上。何苗接着说道“我前些时日曾和荀彧派来的人接触过。”

    张笑天闻言心中暗想荀彧,子文若,颍川颖阴人(今河南许昌人),乃是当时曹营的第一大谋士。荀彧早年被被称为“王佐之才“,

    初举孝廉,任守宫令。后弃官归乡,又率宗族避难冀州,被袁绍待为上宾。其后投奔曹操。官至侍中,守尚书令,封万岁亭侯。

    因其任尚书令,居中持重达十数年,处理军国事务,被人称为“荀令君”,后因反对曹操为魏公而为其所急,

    调离中枢,在寿春忧郁成疾而亡(一说服毒自尽),年五十。获谥敬侯,后追赠太尉。

    荀彧在战略方面为曹操规划制定了统一北方的蓝图和军事路线,曾多次修正曹操的战略方针而获其赞赏。

    包括“深根固本以制天下”、“迎奉天子”战术上曾面对吕布叛乱而保全兖州三城,奇谋扼袁绍与官渡,

    险出宛、夜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奇袭荆州等诸多建树。政治上,为荀攸、戏志才、郭嘉、陈群等大量人才荀彧在建计、密谋、匡弼、举人等方面多有建树,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

    荀彧性格偏执,又是那种死忠的人。用二十一世纪的话来说就是顽固不化,一根筋。

    由于张笑天的到来荀彧会改变他悲惨的命运吗?

    “那就说一说你们商量的情况吧!”张笑天此时说道。

    何苗道“现在董卓权倾朝野,在加上刘芒那一丘之貉,想要救出刘辩和何后那是没有机会的,

    我已经和荀彧协商过,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渤海王刘协母子送往兖州,所以眼前当务之急,

    不是杀死刘芒和董卓,而是设法联络刘协母子,看看有什么办法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带离长安。”

    此时张笑天沉声道“我们的手上有多少人马可用?“

    何苗答道“现在我们手下主要有两批武士,一批是招揽回来的好手,但是这些人并不可靠,有起事来说不定会临阵倒戈。

    另一批是何宝为义父在各地收养的孤儿和何家的亲属子弟,人数在三四千左右,绝对可靠,全部都是肯为何家流血甚至牺牲性命的人。”

    张笑天道如果要运走刘协母子,现在最大的障碍那是什么?“

    何苗说道“依然是刘芒那奸贼,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哄得刘协对他死心塌地。”

    “又是这奸贼!”张笑天咬牙切齿道。

    “刘协今年究竟多大年岁?”项少龙忍不住问道

    何苗闻言一呆道“刘协出生于黄巾战乱之前,现在至少也超过十一岁,看样子应是十二、三岁之间。

    张笑天

    张笑天此刻真的大惑不解,如果按照史书上记载,刘协公元189年登位时才八、九岁,史书怎么会错得这么厉害。

    何家主这时说道“万万不可以小瞧了刘芒,这家伙不但控制住何后,还与董卓联成一党;就连当世名将皇甫嵩这种也不敢过分开罪与他,

    肖天你现在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更要步步为营,否则随时会横死收场。”

    众人随即商议以后行事的细节之后,张笑天返回到他的隐天居。

    来到这时代已超过一年的时间,无论在人的事情和感情上的事情,都越陷越深,悲伤和欢乐交替冲击着他的心情,让他感觉到二十一世纪离他越走越远。

    有时候真的很很难分得清楚,这两个时代,哪一个更像梦境,又或许人生根本就是一场大梦,而时间只是一种幻觉,

    时空机则是可以使人经历不同幻觉的东西。就算制造时空机出来的那个女疯子,恐怕她也搞不明白,这些让人产生疑惑的问题。

    隐天居在望,张笑天停了下来,先去看望赵云和刘关张三兄弟。

    刘关张三兄弟正在讨论着接下来的打算,看见到张笑天的到来吓了一跳,全部站起身来,颇有些手足无措。

    张笑天笑道“你们一起进来!我有事情跟你们说!”于是迳自进入内厅,随后刘关张三兄弟停止讨论紧跟着进了内厅,

    此时的赵云则独自一人默坐席上沉思,不知是否又思念起他那死去的妻儿亲人。张笑天此刻坐在他旁边,

    看着已进厅内的三兄弟,指指地上的席子示意他们坐下,见他们落座以后,向他们叙述了目前的境况。

    赵、刘、关、张四人听后,赵云说道“如果有三四千死士,破城而出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对付

    追兵比较困难一些,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亲自训练这两千人。”

    张笑天想了想道“让我和何宝商量一下可以吧。”

    赵云道“就说让我当他的副手吧!对于行军打仗,我曾下了很多功夫研究古往今来的兵法,以前当将领时,曾长期与黄巾乱贼作战,颇有点心得经验。”

    张笑天知道此人比马谡纸上谈兵之辈高明许多,能这么说出来,肯定是非常有把握。

    于是大喜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去和何宝谈谈。”

    赵云对他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非常欣赏,隐视为知己,欣然答应。于是张笑天便领他去见何宝,

    两人那是一见如故,畅谈兵家战争之道,颇有相逢恨晚之意。

    张笑天心中甚是欢喜,怕何淑儿责怪他,留下两人,自行离开。芳夫人的惨死重新燃起他对刘芒的仇恨,

    同时他也知道先发制人的重要性。眼前的头等大事,那就是先与刘协取得联系,然后就是该逃离长安的时刻。

    想到这里,不由的思念起远在落霞山的貂蝉、吕布、典韦等一班出生入死的兄弟。

    老天爷已经对张笑天非常残忍,但愿不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在他们一众人等的身上。

    自己现在也应该修心养性,除非到真的有能力保护自己这些他所熟知的人,否则再也不应该招惹种种是非。

    这对熟知张笑天的人来说,便知道他在思想上的转变是多么的令人难以置信。

    在这种心态之下张笑天回到隐天居,看到何淑儿等诸女心内五味杂陈,在享受着小家庭温馨的氛围时,

    不由得想起已亡故的芳夫人和临行之前的种种情景。

    何淑儿现在懂事许多,不但没有责怪他闷闷不乐,却用行动来抚慰他受到严重创伤的心灵。

    迷迷糊糊之中,加之长途跋涉的劳累,回来之后又惊闻噩耗,项张笑天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爬到榻上,醒来时已是夜深人静时分。

    张笑天看到何淑儿趴在榻前,已沉沉睡去,此时轻轻挪动身体,想起身下榻,随即何淑儿便苏醒过来,可知她的心神全在爱郎身上。

    “肚子应该饿了吧,你还没有吃晚饭呢!”何淑儿柔声说道,

    “有你在这里,其他一切都忘了。”张笑天紧拥着她道。

    “你回来真好,在你离开的这段时日里,我感觉到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和意义,淑儿茶饭不思每天

    都在计算,你什么时候会回来,从来都没有经历过思念一个人会是这样的痛苦!”

    闻言张笑天心中想起了远在落霞山的貂蝉,可见她现在心内的痛苦可想而知!现在到了应该告诉何淑儿真实身份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