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回光返照

第三百一十七章 回光返照

    到了如今的地步,早就没有董承可以回绝的可能了。

    如果说拿第一块玉的时候,董承还有拒绝魏王府的可能,但是给魏王府传递消息这一节,就足够天子把他夷三族了。

    董承是天目监的太监,自然明白这件事,他低头苦笑道“李郎将这样咄咄逼人,哪里有咱家拒绝的余地?”

    李信深深地看了董承一眼,然后微笑道“董太监,有件事你要清楚,一朝天子一朝臣,新任天子即位之后,外官还好说,内官统领是肯定要换的,陈矩那个位置,莫非董公公没有想法?”

    大太监陈矩,八监之一内侍监的太监,内侍监又节制其余七监,所以陈矩就是内宫八监之首,人人畏惧的大太监。

    这个位置,与朱明的司礼监掌印只欠缺了一个披红的权力,其他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董承在宫里做了这么多年,自然是眼红陈矩那个位置的,闻言他低头道“李郎将,魏王殿下要咱家办事,咱家自然是不敢不听的,不过此事非同小可。”

    说着,他抬头看了李信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咱家要见魏王殿下一面。”

    李信呵呵一笑“这是应该的,董公公现在就可以去魏王府。”

    董承先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缓缓看了李信一眼,犹豫了一会之后说道“李郎将,魏王殿下若真要宫变,便要提早动手,陛下……陛下他恐怕撑不了几天了…”

    李信脸色骤变,伸手拉住了董承的衣袖“此话怎讲?”

    董承低头道“咱家是执掌天目监的,天目监不止是在宫外消息灵通,宫内天目监也可以看的一清二楚,本来陛下的身子是由太医院的太医秦元化照看,近来所有太医院的太医频繁进出长乐宫,而且从长乐宫里送出来的一些……物件来看,陛下多半是呕血了。”

    董承微微低头“依咱家来看,天崩地裂,就是这几天的功夫了。”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

    麻烦了。

    本来他们是计划在年节左右动手,这样趁着节日,不管是在宫里放火,还是去给内卫灌酒,都顺理成章,一切的准备都可以用上,但是如果承德天子撑不到年节,先前的准备大多都要作废,仓促之下成功率就会大大减少。

    李信脸色难看,沉声道“我与你一起去魏王府见殿下。”

    董承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从得意楼的后门出去,朝着永乐坊走去。

    ……………………………………

    这一天,是承德十八年的腊月初十。

    承德天子的确撑不住了。

    从腊八开始,天子就开始呕血不止,太医秦元化几次施针,都没有用处,只能用汤药吊住天子性命,整整两天多的时间,天子一直都是半醒不醒的状态,大太监陈矩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

    到了腊月初十的晚上,一直发烧的承德天子,终于醒了过来。

    此时,他突然变得神采奕奕,脸上也开始有了血色,太医秦元化连忙过来给天子诊脉,诊脉之后,这位年轻的太医跪伏在地上,垂泪不止。

    天子自顾自的坐在床边,看着跪在地上流泪的秦太医。

    “朕现在觉得身子舒泰了不少,似乎回到了未遇刺之前。”

    天子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回头看向秦元化,开口问道“这便是回光返照?”

    秦太医泪流满面,没有回答。

    天下百姓,难得能有一个圣天子,如今这位圣天子也要归天了。

    天子微微叹了口气,继续问道“朕还可以活多久?”

    秦元化哽咽道“本来回光返照,最多一个时辰,臣有一种祖传丹丸,可以稍稍弥补元气,但是也不会超过十二个时辰。”

    大太监陈矩浑身一颤,也跪在了地上,泪流不止。

    天子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取药来。”

    这种药,秦元化一早便准备好了,闻言立刻从怀里取出来,双手捧着一个小木盒进献上去,天子伸手接过这个木盒,看了一眼之后,略做犹豫便闭目服了下去。

    一旁的大太监陈矩,立刻爬了起来,给天子递了一杯热茶过来。

    天子服药之后,愣愣地在床边坐了一会,出神许久。

    他本来想在这最后一天时间里,做一些大事,但是事到临头,他居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片刻之后,天子才转头看了一眼陈矩。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陈矩哽咽道“戌时快进亥时了。”

    “戌时……”

    天子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色,微微叹了口气。

    “你去,把李慎叫到宫里来。”

    平南侯李慎,从上次被天子砸了一下之后,便一直避居在平南侯府里,一次也没有外出过。

    陈矩慌忙站了起来,就要下去办事。

    天子补充了一句“多带些人,李慎这个人很是狡猾,莫要让他寻到机会跑了。”

    陈矩点了点头,连忙下去了。

    天子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秦元化,微微叹了口气“秦卿,这些日子多劳你了,你也几个月不曾出长乐宫了,先下去歇息吧。”

    秦元化跪地垂泪道“微臣无能,请陛下降罪。”

    天子哑然一笑“非是你无能,是朕命格不够,做不得太久天子。”

    “一十九年了……”

    “你下去吧。”

    秦元化勉强站了起来,躬身退了出去。

    秦元化出去之后,天子的寝殿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这位持国十九年的天子,缓缓站了起来,走到长乐宫门口,看了几眼宫城,又重新回到龙榻上发了会呆。

    这十九年来,他总是忙忙碌碌的,就算这几个月时间一直在养伤,脑子里也一直在想事情,从未停歇。

    到如今,只剩下十来个时辰了,他反倒觉得自己清闲了下来。

    什么国事,社稷,统统不重要了。

    天子一个人坐在寝殿里出神,过了不知道多久,陈矩的声音传了进来。

    “陛下,平南侯到了。”

    天子缓缓抬头,就看到一个一身青衣的中年人,面色复杂的走进了寝殿。

    他跪在了自己面前,口称陛下。

    天子愣了一会,然后下意识的说了声。

    “平身罢。”

    “陈矩,去搬个椅子过来。”

    大太监闻言,立刻给李慎搬了一把太师椅过来,一直谨慎的平南侯,没有多少犹豫,便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李慎抬头平视了承德天子一眼,缓缓叹了口气。

    “陛下今日气色不错,一点也不像陈公公所说的病重了。”

    天子脸上露出一个洒脱的笑容。

    “回光返照而已。”

    李慎脸色骤变,呆呆地看着天子。

    他从来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失态。

    天子见他这个样子,突然很想笑,于是便笑出来了。

    “是的,你没有听错。”

    天子微笑道“朕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