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误仙记 >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六百零十五章:风语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六百零十五章:风语

    “规则不用我再重复了吧。”

    自那日向天赐‘出言不逊’后,次日再见,纳佳的态度明显差了很多,语气冷淡面无表情,仿佛是在例行公事般,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向天赐一眼。

    对此向天赐倒是觉得无所谓,彼此之间本就是利用和被利用关系,不存在任何额外多余的感情。

    并且或许是因为向天赐本就生性冷淡,尤其对待陌生人,更是惜字如金,因此相对比较最开始,纳佳的那副违和的模样,向天赐反而更喜欢现在。

    最起码不用思考纳佳的话,是随便说说,还是别有深意,也不用费心斟酌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纳佳给向天赐安排的住处距离魔渊并不远,徒步半个时辰足矣,但魔渊却十分广阔,真正的入口并不是向天赐最开始出现的地方,而且一座通体漆黑的山峰之中。

    遥遥望去,连绵起伏遮天蔽日的巨大山峦,被层层浓郁的白雾笼罩,再加上漆黑的夜空,虚虚实实遮遮掩掩,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山何处是天。

    只有离得近了,才能从那股透着冰冷气息山体上,捕捉到些许参差不齐的轮廓,再仔细看去,亮的星圆的月,也在朦胧中渐渐清晰。

    寒风瑟瑟,时而凛冽卷起地上的砂石颗粒,打在山石上‘叮叮’作响,时而微弱的只能吹几缕青丝,轻抚肌肤带着直侵入骨髓的湿冷。

    奇怪的是,虽说魔渊内的一切都呈现出不正常的黑色,但不看这点,总的来说也算是树木茂盛,可魔渊外方圆十里却是寸草不生。

    就连常见的青苔都不见丝毫,向天赐抬头打量着逐渐靠近的山峰,心底涌出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仔细思索却又没有任何头绪。

    她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魔渊入口已不足千丈,虽说纳佳一副不在意她的模样,但向天赐却敏锐的感觉到,身上一直笼罩的淡淡的威压。

    不止是纳佳,粗略估计这些杂乱的威压,以及不仔细感受根本察觉不出来的视线,最起码来自四个不同的魔,并且修为皆不下于纳佳。

    虽然现在看上去,正片空间内除了她和纳佳空无一人,但在看不见的地方,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注意着她,不止是身后,两侧和前方也有。

    逃跑根本不可能,只怕她刚离开一步,就会被瞬间制服,而出乎向天赐意料的是,她本以为不说十个百个,最少也得遇见几名和她一样的‘猎物’

    然而直到她进了山洞之内,除了纳佳之外,无论是修士还是其他魔都一个没有,向天赐不由得开始怀疑,所谓的比斗,不会只是针对她一个人吧。

    当然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说向天赐区区结丹修士,配不配得上这么大的阵仗,单从纳佳和那三天从门外听到的对话来看,也不会只是这样。

    “从这里进去。”纳佳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漆黑洞口说道

    “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准回头,也不能搭理,你要做的只有一步一步走出去,直到看见和你一样的‘猎物’时为止。”

    纳佳着重强调了‘走’这个字“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斗法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成功入魔获得胜利,要么死。”

    说罢没有给向天赐开口的机会,纳佳挥出打出一道魔气,直接将向天赐推到了洞口边缘,力道之大之粗鲁和最开始表现出来的样子截然相反。

    向天赐抚了抚酸痛的手臂,有理由怀疑纳佳在报复那天她说的话,不过也无所谓了,此行能否活着出来还未可知。

    “金子听到了么,无论听见什么,看见什么都绝对不能回头。”向天赐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一下金子。

    “在空间里也不行?”金子撇撇嘴,他还挺好奇,这山洞里会出现什么呢,不过既然天天这么说了“好吧,我封闭五感可以了吧。”

    而事实证明,真正存在威胁,值得纳佳叮嘱东西,即便封闭了五感,也没有任何用。

    山洞内和外面看上去的一样漆黑,却更加阴冷潮湿,或许是因为结构的原因,从外面吹进来的风,汇聚在山洞内,增大了数倍不止。

    发丝飞扬噼里啪啦的抽在脸颊上,凉凉痒痒并不疼,劲风刮着石壁,宛若孩童啼哭般呜咽作响,逆着风向前走,需要比平时多用几倍的力气。

    并且越往前风越强劲,加在向天赐身上的阻力也就越大,到最后向天赐不得不运转体内元气,否则单凭肉身力量,难进寸步。

    “我怎么从随身空间出来了……天天等等我!”

    风虽劲但金子的话依旧准确的传进了向天赐的耳中,奇怪的是这声音却是在身后响起的,向天赐脚下一顿。

    她竟分不清身后声音的真假,本想开口询问金子,突然想到进来之前,金子便已封闭了五感,而此地同明仙楼其他地方一样,皆无法传音。

    “天天!风太大了我飞不动!”见向天赐停下脚步‘金子’奋力呼喊,说是声嘶力竭也不为过。

    向天赐抿了抿唇,不理会身后的嘈杂,忍住强烈的想要回头的欲望,抬起脚步继续向前,不知过了多久,金子的原本渐渐变弱喊声再次出现。

    “啊,吓死我了,我明明封闭了五感,方才竟听到了天天说话。”金子疲惫的说道“要不是那个声音啰里八嗦的让人心烦,一点都不像天天,我差点就回头了。”

    “天天你怎么不说话?”金子语气满是疑惑,似乎十分不解,天天为何不搭理他,突然似想起了什么一样惊道。

    “不会方才说话的才是真的天天,现在在我身边的是假的吧!”越想越觉得对“不行我得回去救天天。”

    话音刚落,向天赐明显察觉到一物擦着手臂而过,无论是大小还是温度,皆和金子一模一样,而向天赐却是松了口气。

    若说后来那声音出现的时候,她还有些怀疑,是不是金子说出来的,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两次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