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误仙记 >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三百五十七章:‘穷’凶极‘恶’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三百五十七章:‘穷’凶极‘恶’

    同样也丝毫影响不了她原本的打算,不过向天赐再厚脸皮,这件事也没办法就这么直愣愣的说出口,正斟酌着说词,不曾想沈龙竟提前开口说到

    “前辈莅临陋居,实乃蓬荜生辉,晚辈也没什么好孝敬的,只有略略几株还算看的过去的灵草,和几枚灵石聊表敬意”

    说着伸手取出两只青色小巧的储物袋,双手并排高举过头顶,同时低下头目光始终停在地面,感觉到手里一轻后,才抬起头重新退回原地。

    向天赐捏着两个储物袋,注入神识粗略一扫,不动声色的将其收入储物手镯之中,这种类似‘花钱卖命破财消灾’的做法,在凡间要更加常见,但这并不是说修仙界不存在,相反有不少高阶修士就吃这口。

    总之一句话,在修仙界里实力高于一切,低阶修士巴结讨好高阶修士普遍存在,若是高阶修士一个不高兴,连命还能不能留住都是两说,比较来说这些身外之物,便没有那么重要了。

    当然也有修士主动‘上贡’不单纯是为了讨好,就比如眼前的华公子就是这般,若换成一名普通的筑基修士,在缺少灵石的情况下,恐怕就真的上钩了。

    不过可惜沈龙面对的人是向天赐,就注定了失败,沈龙见对方收下了东西,悬了一夜的心顿时一松,然而嘴角刚勾起一半,便僵在了脸上。

    “华公子我劝你老实点,别耍什么心眼,在我这没有用”向天赐嘴上说这话,暗中催动埋在沈龙体内的禁制“这只是给你的一个小教训,若再不长记性……”

    “前,前辈,高,抬贵手,晚辈,晚辈再也,不敢了”

    沈龙捂着腹部,丹田内剧烈的疼痛,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可偏偏此刻意识无比清醒,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处,然原本就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又生生放大几倍。

    他何曾受过这般痛苦,就连筑基时扩展经脉撕裂的痛苦,也比不上现在他所承受的分毫,本想大叫出声。

    但声音却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喊不出来,使得因疼痛瞬间苍白的面孔,又憋的通红宛如滴血,几息汗水便已浸透衣衫,只能硬生生挤出几句求饶。

    其实向天赐在沈龙体内布下的禁制本没有这般威力,只是因为她用的是元气,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数倍暴虐和破坏力。

    催动元气在其丹田游走,虽和她当时相比,沈龙此刻的痛苦已经缩小了数百倍,但就足够让养尊处优,没经历过什么风浪的公子哥痛不欲生,这种感觉向天赐在清楚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还会忍不住肉疼。

    “只需要我一个念头,你就会爆体而亡,你可知试试,看看到底是苍华快,还是你死的快”

    “不敢不敢,前辈饶命”即便现在体内疼痛消失了,但沈龙依旧一阵阵的后怕,不用爆体就那番折磨,他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滚吧”

    赶走沈龙后向天赐拿出手镯里的两个储物袋,其中一只储物袋中放有五千块中品灵石,另一只内放有三枚玉盒,装着一株六阶灵草和两株五阶灵草。

    被动了手脚都并不是这些,而是盛放灵草的玉盒,沈龙还算聪明,并没有将陷阱放在重要的东西上,反而选择了最不起眼的东西,稍微粗心一些的修士,很容易忽略这一点。

    向天赐将灵草取出装进自己的玉盒内,同时将有问题的玉盒封印后,放入一只空储物袋中,她虽然能看出来玉盒被动了手脚,但具体是什么仅凭肉眼根本看不出来。

    至于神识更不用提,一旦动用很有可能适得其反,金子的灵目或许会有些许发现,但前几天金子修练到关键时刻,现在正在空间内闭关,短时间内不会出来。

    在不明具体情况下,向天赐并没有直接将其销毁,而是暂时将玉盒妥善放了起来,说起来自己身上,这种弄不明白的东西还真从来没断过,现在储物袋里还放着一只不知名的方盒。

    虽然灵石的问题解决了,但向天赐还是走出了青天峰,有沈龙给的特权,凭着向恬这张身份令牌,青天峰山腰可以随便进出,当其他侍女得知这个消息后,除了羡慕只剩下满满的恶意。

    青天峰除了华公子一众人等外,山底还住着几名弟子,其实在沈龙住下之前,此处比现在玩热闹的多,不过几年的时间,便有大半弟子因为各种理由借口搬离,到现在剩下的弟子寥寥无几。

    向天赐出了青天峰后,先是去了一趟坊市,也不买东西只进出一家又一家的店铺闲逛,看似随意实际上向天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无论什么地方,坊市客栈永远都是消息最全最灵通的地方,让向天赐诧异的是,火娃至今都没有出现,连他常去的地底火脉结界外围都不曾去过,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并不影响其他弟子天马行空的想象。

    有人说是因为火娃没有参加第三场,而被关了禁闭,还有人说是因为火娃在第二场太过嚣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暗中打成重伤,还有个机灵的弟子,想到苍岩真人这段时间似乎也没有音讯,火娃不出来会不会和此有关。

    向天赐对火娃了解不深,只被迫接触过几次,因此也不知道哪个说法更贴近现实,她只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出了坊市后向天赐直奔内门弟子住处,轻车熟路的走进郑袁的石屋,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一巴掌将其拍晕,挥手设下禁制,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确定郑袁短时间内不会苏醒后,走出石屋直奔天罡宗密阁。

    当时离开青峦峰后,便顺道将身份令牌还了回去,本以为郑袁发现自己昏睡了数天,连储物袋都被动过,会闹出点动静,再不济也得加强些危险意识。

    没想到郑袁却仿佛没有发现般,能不出屋还是不出屋,甚至连门口的禁制都不曾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