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误仙记 >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又遇刺客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又遇刺客

    “轰”的一声

    碗口粗的树木应声而倒,一击不成再次出手,数根银针前后左右朝向天赐袭来,针头乌黑发紫明显是带有剧毒。

    向天赐祭出灵剑‘叮叮叮’几根毒针撞在剑上崩了出去,是谁这么大胆敢在门派偷袭,看着架势摆明了是想要自己命,来不及多想又是一排毒针飞来。

    真当她向天赐是吃素的不成,利用敏捷的身法躲过,看准毒针射出的方向抬手打出几道灵气,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转身,一个后踢借势飞身向前提起灵剑猛然刺出。

    刺客见数次攻击都被向天赐轻松化解,又见向天赐果然上当,被自己设的障眼法迷惑,不由轻蔑的想‘元婴之徒也不过如此’,然而没等他得意完,猛然看见向天赐反身刺来的灵剑,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已然近在咫尺,来不及多想本能的抽出一根毒针射向灵剑。

    剑锋偏移的瞬间,明显的察觉对方的视线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自己的位置,方才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这一招也只是想将自己逼出来,暗骂一声‘狡猾’,此次任务算是失败了,狠狠的瞪了向天赐一眼,几个翻身消失在黑夜中。

    向天赐看着刺客消失的身影,若有所思的摩擦着手中的毒针,材质很普通只是百年玄铁炼制而成,其上的毒却不知道是什么,针身还刻着数个符文,组成了一个简单的阵法。

    这种阵法通常用于保护重要的传讯符等物不被落在他人手中,不过针身太过细小,阵法也是简易版,只能做到一经射出灵气耗尽之时便会瞬间自毁。

    之前袭击自己的毒针在落地的瞬间便已经消失,只留下这一根,向天赐用灵气将其包裹,单手结印点点如丝灵气落在针身上,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般,一个个符文出现在原有符文之上,片刻后向天赐收起毒针,继续向前走,同样的夜却因为刺客的出现没有了方才的心情。

    自从在扶风岛内门弟子选拔遇见了杀手,她就一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可随后接踵而来的事情,让她没空出时间好好调查这件事,没想到今天竟然又遇见了刺客,一次可以说是泄愤,但两次就一定是有人想置她于死地。

    向天赐仔细回想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想来想去好想只有一个沁心,但她早已经被罚去禁地,想必此时应是自顾不暇,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派人暗杀自己,难道是苏敏真君?

    向天赐摇摇头,这也不太可能,一个元婴修士所想要杀一个筑基弟子,大可以自己动手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就算碍于门规不能亲自动手,也有无数种更好的方法,派杀手实在是不聪明,但不是这两人还会是谁,向天赐百思不得其解,沉吟片刻发出一张传讯符,不再多想盘膝而坐抱元守一。

    天色刚蒙蒙亮洞府外便传来张瑞的声音,撤下禁制起身走出洞府,将张瑞迎了进来,刚一坐下便直接问道

    “师妹叫我来有什么要事,昨天晚上接到传讯符下了我一跳,还以为师妹出什么事了,要不是师妹说天亮再来,我差点就直接过来了”

    关心焦急的语气和神色做不得假,向天赐看着张瑞心里一暖,微微一笑说道“哪里是什么要事,只不过昨天晚上碰到了一个刺客,我怀疑和之前那个有关,不放心才叫师兄过来”

    “刺客!鸣风岛内怎么会有刺客?还有你说的之前那次是内们弟子选拔那次?”

    向天赐点点头,说来这事也是凑巧,本来遇见杀手这种事情按向天赐的性格来说不会轻易告诉别人,一来当时刚刚拜师,和师兄师尊不熟悉,二来她觉得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风险,主谋还不知道是谁何必打草惊蛇。

    但让向天赐没想到的是,百密一疏竟忘记了胡杰这条漏网之鱼,胡杰就是内门弟子选拔之时,她所在分组的队长,也是最早看见杀手被妖兽吃掉的人,这人也算是有勇有谋之辈,根本没有看见也没有证据,就打算以此威胁向天赐,选的时间也很妙,打算在向天赐拜师仪式开始之前找到她,但以他的身份根本无法参加拜师仪式。

    巧的是就在胡杰发愁之时,沁心伤了守门弟子造成轩然大波,胡杰趁机成功潜入,更巧的是刚走了一半,就被张瑞撞见了,一个身穿外门弟子服的男修,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图谋不轨’四个大字,想到今天对师妹来说是多么重要的日子,张瑞不淡定了,本着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的想法,直接将胡杰扣了下来。

    胡杰一看抓自己的是张瑞,想着找不到向天赐,找到她师兄也能行啊,没等张瑞问就连蒙带猜的把话吐了个干净,没想到说的太快太利索反而引起了张瑞的怀疑,一阵拳打脚踢‘严刑逼供’又硬生生的编了两个细节,才让张瑞相信。

    得了‘供词’的张瑞不淡定了,心想这了不是小事,虽说咱是元婴弟子,谋害个把同门没什么事,但毕竟是特殊时期要特殊对待,他能想到多少嫉妒师妹的弟子,眼巴巴的盼着师妹出事,好把这机会让给他们,虽说这不太可能,但架不住他们想的美啊。

    等到他把胡杰关起来,再出去找师妹和师尊的时候,才知道出来沁心这事,因为晚了一步也就没进去执法堂,后来等到师傅和师妹出来,将这事一说胡杰一提,向天赐就这样把这件事给交代清楚了,因此张瑞对向天赐说的‘之前那次’并不意外。

    “这样吧,我去给你查查到底谁是主谋,师妹也别太担心,阵风岛是绝对安全的,毕竟师尊的威严在这还没人敢挑战”

    向天赐叫张瑞来的目的就是这个,第一次拒绝师兄帮忙是因为觉得靠自己就可以了,本以为一次不成就会罢手,没想到那人竟是如此胆大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