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误仙记 >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张师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张师

    “炼剑师是指专门制炼灵剑的炼器师,当然也只会制炼灵剑,有利有弊,所谓术业有专攻,当不得剑器师的同时,所制练的零件也非等闲练气是可比”管事说话间一脸的得意,看来对自家练剑师很是自信。

    “不知炼剑师可有空闲”

    “有的有的,道友请这边来”

    随着管事一同向后门走去,穿过一条长廊后路线开始向下,空气中的温度也逐渐升高,向天赐心中诧异,这温度竟和上次去的地火区相差无几,一个小小的店铺还拥有单独的火种很是难得,向天赐对即将见到的炼剑师又多了一分信任。

    “张师可在?有外岛道友前来谈生意”

    并没有人立刻答话,等好了一会才传来一个粗旷的声音

    “都说过多少变了,别用做生意这种粗俗的词说炼剑,你这娃娃怎么就是记不住”

    向天赐默默的看了一眼管事眼角处的三道皱纹,后者却对这样的称呼没察觉到丝毫的不对,赶紧赔不是

    “是是是,小的错了,客人还在外面等着呢,您看是不是让我们先进去”

    “哼!”

    管事擦擦额头的汗,不知道是热出来的还是吓出来的,回头看着向天赐笑了笑

    “道友见谅,张师虽然脾气不好,但炼剑的本事却是没得说,道友这边请”

    此刻没有了禁制的阻挡,向天赐才发觉自己想的太简单,这哪里是地火的温度,越往里面走越是难受,向天赐整张脸都被炙烤的通红,更别提修为还不如她的管事,此时早已汗流浃背不断的吞咽口水。

    这到底是什么火种,自己虽然没有火灵根,对火焰的认知也不多,但可以肯定绝对是比凌风岛下的地火高级的多,莫非是某种异火?

    至于天火就不用考虑了,别说筑基修士有没有机缘获取,就单单看天火的威力,只怕刚接近方圆数里就会直接化为灰烬,更别提操纵其进行炼剑了,没把剑直接烧毁了就算不错的了。

    跟着管事来到一个有石头搭建的宽阔洞府,正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炉子,足有一人多高,炉子旁边背对众人站着一个上身赤裸,肌肉结实有力的男修,筑基后期顶峰的修为。

    离近了才发现,男修手持巨锤,正在用力捶打着下方的半成品,感觉到了向天赐二人的到来,也不说话依旧自顾自的做手头的事,管事见状尴尬的笑笑

    “道友莫怪,张师在煅剑的时候向来极其专注,并不是有意怠慢”

    向天赐点头表示理解,真好趁着这功夫好好观摩一番炼器的步骤,她也得抓紧时间构思本命灵器了,虽说结丹以后再考虑也不迟,但毕竟是对修士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还是早些考虑的好,也好留出足够的时间准备材料。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练器师都是这样,眼前的张师保持着相同的节奏力度?足足敲打了一刻钟方才停止,在向天赐以为此步骤结束了的时候,张师又拿出了一个玉瓶,小心的倒上去一些不知名的液体后继续敲打,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才停下来。

    拿起灵剑半成品端详片刻,满意的点点头后直接扔进了炉子,擦擦额头的汗水,转身看向向天赐,撇撇嘴说到

    “别指望偷学手艺,就是让你看上十天半个月你也学不会,这娃娃都看了十来年了,你问问他可看出什么名堂没”

    管事听见这话尴尬的笑笑,看了眼向天赐,见对方没有生气才松一口气。

    这张师的脾气不但差,话也不会说,就因为他这张嘴,气走了多少客人,少赚多少灵石,偏偏炼剑还十分耗灵石。

    “张师,这位是来自扶风岛的道友,想找您制炼灵剑,现在可有时间谈谈?”顿了顿补充道“这位道友已经等了您半个时辰了”

    “行了行了,别啰嗦了,没时间我会跟你搭话?你以为我像你这么闲,说说吧想要制炼一把什么灵剑”

    向天赐也不在乎对方的态度如何,在她看来只要能达到她的要求,其他的都是小节,从储物袋中拿出‘剑’和幻形石,没等向天赐说话,张师便开口道

    “你不是来炼剑的,你是来改剑的?”

    “正是,不知……”

    没等向天赐说完,就被张师打断“我只炼剑不改剑,别人炼制的灵剑我不会碰,你走吧”

    听见这话向天赐还没说什么,管事现急了

    “张师,你想清楚再拒绝不迟”

    “不用多说,我已经决定了”

    管事看了眼向天赐,也不管丢不丢人了,一咬牙“张师,你已经欠了三个月的租金了,再不交这地方你也别想继续住了”

    只见五大三粗的张师一脸的纠结,考虑了良久,最后像是牺牲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朝向天赐走去一脸悲痛的说道

    “说吧,怎么改”

    她现在走还来的及么,向天赐看着两人的互动一脸的无语,感情接自己这单生意是因为还不起房租了,这般浮躁的态度,想来也不会认真对待自己的事,结果没等向天赐拒绝,张师便盯着向天赐手里的剑埋怨的说道

    “咦?你怎么不早说需要改的剑是剑池的,早说不就没事了”同时一脸兴奋的搓搓手“剑池的剑啊,没想到有一天我张某人也能有机会改造观摩”

    这一变故不止向天赐不明所以,连管事也是一脸疑惑

    “张师,您不是说坚决不碰也别人制炼的灵剑么,也不用为了付房租,放弃选择的同时把节操也扔了啊”

    “说什么呢,剑池的灵剑能叫别人制炼的么,能收入剑池的无一不是绝世好剑,就算有个别不是的,也非我可比啊”

    “可是……”

    管事还想说什么,被看完这一场闹剧的向天赐打断“耽误二位的时间了,在下先行告辞”

    “哎哎?道友留步,道友留步”

    “怎么不用改了?别介啊,再考虑考虑”

    向天赐也不理身后的呼喊,自顾自的向前走,结果还没有出洞府,就感觉身后传来一股风夹杂着无数的灰尘,一股脑的朝向天赐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