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误仙记 >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筑基中期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筑基中期

    丹药在丹田内轰然爆开,化为一团极其浓郁的灵气,一下子便将丹田胀满,同时携带着巨大的推力和破坏力将灵气与灵液之间的隔膜瞬间冲开,酸胀之感越发强烈。

    没有经过经脉同化的灵气,对身体都有一定的抗拒性,即便是丹药内的灵气已经将活性和暴虐降到了最低,但如此大量的陌生灵气一下子冲进丹田,也够向天赐喝一壶的。

    努力引导着灵液吸收药力,同时运转功法,整整持续了三天才逐渐平稳,丹药内的灵气也逐渐转化为灵液,一滴、两滴、三滴……

    毕竟只是突破小境界,向天赐此前已经达到了筑基初期顶峰,加上霸道强劲的丹药,因此很顺利的就突破了初始,到达了中期境界,若不是准皇蜂卵趁机抢走了小半灵气,向天赐估计自己最少能直接到达中期顶峰。

    是的,在向天赐和准皇蜂卵滴血认主之后,后者就不停的在她修炼时分取灵气,用于自身孵化,此前并没有察觉,直到这次因为吞服了丹药,导致一下子拥有大量的灵气,才发现这一情况。

    虽然导致的结果不是那么好,但同时也安慰了向天赐,本来以为是因为自己哪里出错了导致吸收的灵气存不住,现在知道了是因为准皇蜂卵的原因,也多多少少安慰了向天赐。

    三天时间内门派并没有再次传唤她,其实她也考虑过直接逃走,到后来还是放弃了,原因很简单,还是境界相差太大,若自己身上真的有可以拯救鸣风岛甚至星云界的东西,那么逃到哪里都一样,除非是去别的界面,可这种想法根本不现实,先不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去,就是知道想来也不可能是一个区区筑基修士能够做到的。

    其实向天赐还有一个心思,就是那位空智真君,开始她也不明白一个素未谋面的元婴真君怎么会如此照顾自己,为自己说话求情,回来后才想明白,空智真君虽然是鸣风岛的修士,但本质来说还是一个修炼佛气的修士,并且方时听那大胡子真君的话,空智真君很有可能是元婴之后加入的鸣风岛,如此就很有可能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佛修。

    莫道曾说过,星云界是有佛修的,甚至有一个联盟的首座就是佛修,但向天赐来了这么久的时间,愣是一个佛修没看到,甚至都不曾听别人提起过,最大的可能就是佛修派系出了什么事,导致佛修数量骤减,甚至很有可能整个星云界只剩下空智一个佛修。

    这样的情况下,他必定会极其重视其他幸存的佛门中人,哪怕并不是修佛只是存有佛息,也同样会让他感到亲切,向天赐估计空智当时应该是从她身上感觉到了莫道残留的佛气,因此才会这般对她。

    等等,就在这时向天赐突然想到什么,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将神识探入储物手镯,片刻后手里出现了一个闪着黑芒的珠子。

    这就是当时和莫道一同闯进向天赐丹田内的黑珠子覃幽,筑基时被莫道取出来后就放进了储物手镯没在管它,导致向天赐也彻底忘了它的存在,她记得古岛主说过绿瞳是从上届来的魔物,会不会就是这东西把它吸引来的。

    向天赐凝视手中的黑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珠子上的黑芒比之前黯淡了不少,也没有那么浓郁了,当然若真如此也不奇怪,毕竟身处没有丝毫魔气又暗无天日的储物空间这么久,虚弱些也是有的。

    这个猜测是否是真的还需进一步验证,她无法去找元婴修士,只能等着再次传唤自己,如此想着向天赐重新进入修练状态,就算留不住灵气,多少也能减少准皇蜂卵的孵化时间。

    然而向天赐并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两个月。

    修炼五天后没有收到传唤,向天赐就不再干等了,毕竟她还有很多没有做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修补瞬影,本来她打算有时间去散修联盟坊市,找当初制练瞬影的那位练器大师修补并融入新得的紫幽星石,顺便也将幻形石融入‘剑’中,毕竟向天赐对那位大师的水平还是很满意的。

    但看现在的情况,自己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出去了,瞬影倒是不急主要是‘剑’,当时打算用它对符绿瞳的画面,实在让人不忍直视,向天赐曾一度以为这就是一堆破烂,后来想到或许是没有认主建立联系,所以才激发不出它的威力,决定在给它一次机会,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向天赐实在太穷了,身上除了它之外也没有别的了。

    再次来到凌风岛,向天赐看着熟悉的场景宛如隔世,上一次来还是刚得到幻形石,这一次确实来找练器师,最好的选择其实是去赤风岛找练器师,但后来知道了那个大胡子就是赤风岛坐镇真君后,直接果断放弃。

    几天时间内向天赐抽出了一些时间好好认识认识鸣风岛内的元婴真君,发现那日在执法堂内的竟然都是元婴真君,当时她还以为那几个存在感低的是结丹师叔,真是人不可貌相。

    凌风岛坊市依旧繁华热闹,随便找了一家名为‘炼堂’的店走了进去,刚跨进大门,就差点被一片明晃晃的剑闪瞎了眼。

    正对着大门的那堵墙上,横横竖竖摆满了一大堆灵剑,什么颜色形状都有,但无一例外个个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生怕别人看不见,再反观自己储物手镯里的‘剑’,向天赐不由得拘了一把泪,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道友可是想购买灵剑”管事见向天赐一动不动盯着墙上的灵剑看,看样子是个能做成的生意。

    向天赐摇摇头“此处可有好一点的炼器师”

    “炼器师没有,炼剑师导师又一个”

    “哦?这炼剑师可是有什么不同”从来只有炼器师,还没听说过什么炼剑师,不知是自己孤落寡闻了,还是此处的特色。

    管事对这样的问题毫不陌生,可以说每一个外岛的修士来都会有此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