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误仙记 >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一百四十四:妖气

《误仙记》第三卷星云大陆vVIP卷 第一百四十四:妖气

    “古师兄没事吧”

    “古师兄这怎么回事”

    古岛主抬抬手示意众人少安毋躁,安静下来后转头对着向天赐说

    “小友先回去吧,近期不要外出,可能还会收到传唤,别怕我古木在此承诺,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小友筑基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此物可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玉瓶扔下,向天赐抬手接住,没有过多停留转身走出了执法堂。

    看着向天赐走远,古岛主一挥衣袖大门瞬间关上对着空智说道“空智师弟,到底怎么回事”

    空智并没有直接回答古岛主的话,转而问到“师兄自己可有察觉到异常”

    古岛主摇摇头“惭愧,若不是师弟发现,我丝毫没有察觉出哪里不对,只是觉得心绪异常烦躁,耐心也下降不少”接着迟疑了一下“佛气是至净至纯之物,向来是邪物的克星,尤其对妖魔鬼怪来说更是克星般的存在,方才师弟将佛气打入丹田之时,我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强烈的排斥抵抗之感,向来也跑不出那几种可能性”

    空智点头“不错,师兄丹田之内的确有一股极其浓郁的妖气弥漫,也正是这股妖气影响了师兄”眉头皱起不解的说道“正常来说修士体内拥有自我保护能力,尤其是元后大修士等闲邪气根本不能近身,奇怪的是师兄体内的妖气并不十分强大,在我看来绝对超不过元婴后期,就算师兄当时身受重伤也不可能对它一无所觉,除非是师兄主动吸取,或者这妖气的主人对师兄很是了解,并且是师兄极其信任丝毫不排斥之人”

    “我记忆里并没有相熟的妖修,甚至妖兽出了我的本命灵兽外,就只和青凌的那只乌龟熟悉些”

    听古岛主这么说青凌直接炸毛“哎哎哎!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怎么又扯上我家小二了,小二可是师兄从破壳看到现在的,怎么可能放妖气害师兄,再说小二撑死也就相当于人类的结丹中期,怎么可能放出元婴期的妖气……”

    青凌还想继续说,却被一旁的青溯喝止“青凌,没说是你那乌龟,瞎掺合什么,还不住嘴”

    “本来就是,还不让人家反驳了……好好好我不说话就是了”青溯师兄可以顶撞,古师兄绝对不敢!青凌再接受到古岛主的白眼后,总算停下来了。

    而方才辱骂冤枉空智的赤练子也一脸尴尬的站在一侧,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幸而他也是一个气量大的人,有错就人绝不会因为面子咬死不承认,趁着这空挡直接走到空智面前,一腰弯到底拱手说道

    “老道我不辩是非口无遮拦,冤枉了师弟,怎么做才能让师弟原谅我,尽管开口”

    “师兄严重了”空智回了一句,便不再理会眼前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继续对古岛主说到“师兄应该能察觉到,丹田内的那股妖气对师兄没有任何恶意,反而十分亲近,应该不单纯是师兄熟悉的妖修,会不会是……”

    “不可能!绝无可能!”没等空智说完,古岛主就立刻否认,虽然空智没有明说,但他知道空智指的是谁,那人早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再出现。

    “好,就算不可能,耽误之际还是要尽快去除师兄体内的妖气,否则后患无穷”

    古岛主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对空智点点头又行了一礼“如此还要麻烦师弟帮忙了”

    “应该的”

    “为兄还有一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师兄请问”

    “那丫头好像叫向天赐吧,不知师弟和她有什么关系”

    空智早就预料到了古岛主会问他这个问题,毕竟自己今天的确很不对劲,因此也早就想好了说法“此女的确和我有些许因缘,具体为何恕我不便透漏,只能告诉师兄,此女对我而言很是重要,忘师兄切莫再有牺牲此女的念头了”

    “……呵呵呵呵”

    古岛主尴尬的笑笑,毕竟一个元后大修欺负筑基修士,还是自己门下的弟子,怎么说都不好听,没想到想来淡漠不争的空智有一天也会拿话敲打人,古岛主不禁想到,自己给那丫头的赔偿是不是轻了些。

    ……

    那便正在唇枪舌战,早已经离开执法堂的向天赐也同样愁眉不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方才的事情影响了心情,本以为回到门派,在灵气浓郁之地修炼会好一些,没想到还不如在东域,那里尽管灵气稀薄,坚持坚持总会有所进步,现在呢无论向天赐怎么修炼,修为就是毫无寸进,灵气从经脉进入丹田一周天后,蚊子腿大的灵气都留不住,照着么下去自己可就真成了史上第一个困在筑基初始的经脉筑基修士了,不死心的继续修炼。

    三天过后向天赐一脸失望的睁开眼睛,结果还是一样,没进步还是没进步,目光看向身侧的玉瓶,这是那天就离开执法堂前古岛主给自己的,里面装着一颗灵丹,灵气之浓郁乃向天赐平生仅见,其中还带有一丝丝极其强大的毁灭气息,正是十分难得破境丹,还是上品破境丹,对卡在瓶颈的修士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极品丹药。

    若其他修士处在向天赐这个情况下,绝对会毫不犹豫吞服下去,但向天赐始终下不了决心,她向来觉得不付出努力的收获都是镜花水月,靠一颗丹药来突破自身难以跨越的障碍,只能称之为投机取巧甚至是逃避困难。

    今昔不同往日,若是在四天之前向天赐绝对不会服用,但现在经过三堂会审之后,一股巨大的压力直接盖在向天赐的身上,此刻她最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提升修为,虽然在元婴修士面前依旧微不足道,但总会提升一些生存的几率,在生存面前一切原则都可以适当的放宽。

    想到这向天赐拿起玉瓶倒出破境丹,看了两眼后直接吞服下去,丹药顺着喉咙直接作用在丹田出,瞬间一股巨大的灵气夹杂着些许的破坏气息肆虐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