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误仙记 > 《误仙记》第二卷星云大陆 第二五章:星盟令牌

《误仙记》第二卷星云大陆 第二五章:星盟令牌

    刚跨出结界的一瞬间,身后的洞后便自动合拢,本该一同出来的另一名白衣修士并没有出现。紧接着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半年都在处于灵气贫瘠状态的两人深深的吸了口气,顿时通体舒泰,结界外是一片荒芜寸草不生的土地,黄色的沙石随着冷洌风迎面吹来,向前走了数丈,豁然开朗,一座威严高耸的石门出现在眼前,石门最上方中间刻着三个字,抬头看了一眼,霎时像是一道凛冽的剑气袭来,眼睛刺痛无比,好一会才恢复。

    石门上刻的字向天赐并不认识,与其说是字,不如说是符号。与这边的荒芜形成明显的对比,门的另一侧春意盎然,遍地鲜花青草,树木高耸,灵动无比。

    越靠近石门灵气越加的浓郁,让人不禁愈发好奇,此处到底是哪。

    白衣修士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枚令牌,伸手晃了晃,然后走进石门,瞬间消失。向天赐二人随后。

    跨过一瞬间,身后的石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四周布满石块的山洞,没等看清,身上被拍了一下,接着身体似是悬空而起,刺目的白光闪过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痛楚,体内灵气逆转,嘴里冒出丝丝血腥味,就在向天赐以为自己要爆炸的时候,白光消失,脚踏实地。

    一股咸咸的海风扑面而来,入眼四周是一片辽阔的海域,他们所站之地像是唯一的陆地,面积并不大,被脚下一圈圈复杂符号团团盖住。

    白衣修士左手拿出令牌,右手打出一道法决,一闪令牌消失,挥手间空中出现一艘青色扁舟,率先一跃而进,接着袖子一甩,一阵风吹起,向天赐二人不自觉地同时站到了飞船上,极速向前飞去。神奇的是,速度如此之快竟然一丝风都感受不到。

    向天赐和崔烈乡巴佬进城一般,低头俯视群山峻岭,不时发出惊呼声。

    在一座城门外停下后,白衣修士示意众人下来,收回飞船抬腿向前走去,门口一练气十层修士门卫急忙迎了出来

    “前辈可否有身份令牌”

    白衣修士一拍储物袋手中出现一枚黑色木质令牌,递了上去指着向天赐二人说道

    “给他们二人录入信息”

    “原来是鸣风岛的古前辈,这两位可也是鸣风岛的?”

    “废话少问”

    门卫急忙赔礼道歉,连连称是头转向古姓修士身后

    “二位出生地是何处……”一系列复杂细致的询问后递过来一只不知什么材质的白色令牌

    “请留下真元印记”

    向天赐和崔烈面面相觑,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疑惑,崔烈开口

    “请问,如何才能留下真元印记”

    门卫抬起头,从头到尾打量了二人一番后,张了张嘴看了眼古姓修士,还是没有问出口,耐心的把方法说了一遍。

    按着指示朝令牌输入灵气,一阵光辉闪过,令牌变成了赤红色,中间刻着‘星盟’,最上方还有一行字‘星历五千四百五十八’,向天赐猜测应该是日期。

    “两位道友,他日晋为筑基前辈时,可来此处更换令牌”

    一人交了一千灵石后,随着古姓修士离开。

    向天赐此刻无比后悔没有回去把封印空间的储物袋整理整理带出来,那可是一比巨大的财富,这个界面入门费都要一千灵石,不知道别的东西要多贵。

    入城之后的情景正常的多,店铺林立,像是丰山派的坊市,当然要高级的多。

    两侧分布数间样式大不尽相同的店铺,由不知名的各色玉石搭砌而成,整个街道都由青色巨石铺就,奢华中带着庄严的气息,让人目不暇接。

    向天赐二人全程眼花缭乱,看的啧啧称奇,偶尔出现的修士都没有低于练气十层的。

    突然‘刷!’的一声传来,下意识的抬头,竟看见有人踩着灵剑,在空中一闪而过,要不是后来又出现几道,向天赐简直要怀疑自己眼花了。崔烈甚至惊呼出声,结结巴巴说道

    “向、向道友,这到底是哪里”根本忘记了传音。

    向天赐撇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好在崔烈也只是随便问问,没有非要一个答案。

    古姓修士对她们的反应十分淡定,连一个眼神都欠奉,带着他们穿过坊市,再渡过一片竹林,来到一间白色玉石砌成的阁楼前,里面同样的通体雪白,散发着丝丝凉气

    “你二人暂且在此歇息”转身便走,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补充道“可以出屋不可离院,违者斩!”全程面无表情,只有最后一句话带着森然杀意。

    向天赐二人面面相觑,目送古姓修士离开后,同时送了一口气。

    “向道友有什么打算……”

    “崔道友是不是应该先说清楚你还没交代的事情”向天赐语气颇为不善的打断他的话,虽然不她叫过来,也难保她不被发现,但是这种未经自己同意就擅自决定的行为,实在有些让人恼火。

    “哦!这事没那么复杂,上午我搜集要储物袋,惯例去看看有没有出去的线索,刚走到结界旁,就发现结界一处忽明忽暗,似有电光闪过,没等我过去一探究竟,就突然出现一个洞口,接着两位前辈就走了进来,看见我第一眼就问我怎么进来的,我只说是被一阵吸力传过来的,具体什么情况并不清楚。他们就没再说什么”说着,崔烈脸上漏出疑惑“那两人看到我的第一时间,似乎表现的很是诧异,而且对我的答案并不在乎,只是想把人赶紧送出去”

    崔烈的疑惑,向天赐也没办法回答,就算知道,也不想回答,按崔烈的话,那两人根本没有发现这里不止他一个人,叫他过来也只是崔烈自己的意思,乃是出于‘好心’觉得这真的是一个绝佳出去的机会,很有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对此向天赐十分无语。

    了解情况后,二人随意找了间房间,各自休息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