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末世 > 宿主 > 第一百四四节 昏睡
    做法简单,食物其实很粗劣,他们却吃得很开心。与平时比较起来,这已经算是难得一见的美食。
    孚广一直跟在铁齿身边。
    他几乎是寸步不离,从未脱离过铁齿的视线,更难得的是他很知趣,老老实实听话的样子深得铁齿欣赏。
    铁齿下令让人从滑撬上搬下一个个粮袋,对士兵们进行犒劳的时候,孚广主动在旁边劝阻“大王,您得小心,先找个人试试,万一他们在食物里下毒怎么办?”
    铁齿斜睨着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点点头“行啊!那就让你来试试,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吃。”
    肉汤、面饼、奶酪、酒……所有东西都给孚松一份,他逐一尝了尝,丝毫没有想要找机会逃跑的迹象。
    没有任何士兵出现异常。
    可能是因为长途跋涉走了一整天,大家都很累了,再加上寒冷的天气很容易入眠,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餐后,人们纷纷聚在篝火周围,眼皮越来越沉重,很快睡着。
    奶酪的滋味非常好,香浓的口感令铁齿赞不绝口。酒也不错,尤其是在这种天气,几杯下肚,整个身体很快变得热烘烘的全是暖意。
    他感觉眼皮很重,困顿牢牢扼住了大脑。铁齿觉得自己有必要睡一觉,他特意叫过侍卫队长,吩咐他牢牢看紧孚松,绝不能放松对这个人的警惕……安排好这件事情,铁齿打着呵欠爬上马车,钻进厚厚的兽皮,很快传出有节奏的鼾声。
    孚松根本没有想逃跑的意思。他心甘情愿坐在一群士兵中间。看到这一幕,侍卫队长觉得铁齿有些多心营地面积很大,就算发现异常,随便喊一声就有无数士兵从各个方向冲过来将其抓住。
    “来来来,多吃点儿。”孚松脸上全是谄媚的笑,他把手里一块刚烤好的鹿肉递到侍卫队长面前“你跟着大王忙前忙后大半天了,快过来烤火,再吃点儿东西。”
    侍卫队长暗自点头,接过那块烤肉,大口撕咬。
    只要不是酒,就没必要太过注意。
    孚松很健谈,烤肉的手法也很熟练。他此刻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位专业厨师,手里拿着一大块用铁钎穿上的鹿肉,架在旺火上转烤,烤熟一层就用刀子片下来分给周围的人,然后继续重复的动作。
    美味的食物能让人感到愉悦。侍卫队长吃完手里的烤肉,吮着手指上的油,对孚松笑道“你这次帮了我们很大的忙,等打完仗,大王一定会好好奖励你。到时候你就是磐石寨的新头领,以后咱们应该多走动走动,呵呵……大家都是朋友。”
    孚松的笑容有些夸张“光是朋友怎么行?我们一起吃过肉,喝过酒,从今往后就是兄弟了。”
    恭维兼奉承的话让人听了很舒服,侍卫队长虽在笑,心里却充满了鄙夷。
    说一千道一万,这家伙只是大王跟前的一条狗。
    蛮族敬重英雄,尤其是那种为了族人死战不退的硬汉。
    像孚松这种出卖同族的家伙,只会趋炎附势,从骨子让人瞧不起。
    喝了一碗肉汤,全身都暖和起来的侍卫队长忽然觉得很累。他连打了几个呵欠,沉重的睡意袭扰着大脑。他本能的想要叫几个人过来,把看管孚松的差使交代下去……心里这样想着,他努力挺起胸脯,睡眼惺忪观望四周,忽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实在太安静了。没有人说话,就连很低的谈话声都听不见,只有从头顶刮过“呼呼”的风声。
    这里不是幽深宁静的私家宅院,而是多达数千人临时驻扎的军营。
    麻木困倦的大脑仿佛被猛然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强烈的警兆从思维最深处迸发出来。侍卫队长连忙转过身,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他看到聚集在火堆旁边的所有士兵横七竖八躺在一起,都在呼呼大睡。
    怎么全都睡着了?
    哨兵在哪儿?
    队长连忙弯腰用力推了推面前的一名士兵,紧张地连声催促“起来,快起来啊!”
    对方丝毫没有回应,依旧发出沉闷的鼾声。
    这实在太诡异了。
    他们是钢牙之王的贴身护卫,是最精锐的战士。哪怕是再疲倦的时候,仍会保持足够的警惕,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连叫都叫不醒。
    眼前出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景象。
    天气突然变得清朗,太阳被某种力量撕扯,分成了好几块。明亮的橘黄色被黑暗侵入,它们纠缠在一起,扭曲侵染成不同颜色,在半空中出现了怪物的眼睛,野兽的爪子,还有很多莫名其妙,感觉神圣又妖异的图像。
    转过身,队长看到了坐在火堆前的孚松。他抬起颤抖的手,又惊又怒“……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对不对?”
    从头领到普通士兵,从王者到将军,所有人都睡着了。
    孚松缓缓站起来,摇曳的火焰将他高大的身体在雪地上照出长长黑影。
    “你现在不应该说话,你太累了,好好睡一觉吧!”这声音带有魔力般的磁性。
    深重的困意再次袭向大脑,队长再也支持不住,像山一样轰然倾倒。
    尽管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能闭上双眼,却无法抵挡困顿的神经。
    ……
    黑色的夜,火焰被寒风刮起,无数闪亮的火星在天空中飞扬,它们很快被黑暗吞噬,同时还有更多的燃烧物质从火堆里飞出,争先恐后互相追逐,形成一张冰与火构成的画卷。
    天浩坐在火堆前,随手拾起一根树枝,用力从中间折断,轻轻扔在燃烧的木柴表面。
    在他看来,钢牙之王就是个笑话,铁齿麾下的这支军队没什么大不了。
    毕竟是从千百年前寄生而来的苏醒者,无论见识还是战术推演,都要远远超过这片土地上的野蛮人。
    麦角菌是一种神奇的物质。自从那个叫做萨古纳的传教士从阿兹特克人那里发现,并亲自品尝,体验过麦角碱对大脑可怕的影响后,它才真正进入了科学家的视线。
    孚松没有儿子。
    所以就也不存在“孚广”这个人。
    从去年开始,天浩就在磐石寨北面的潮湿地带大量培植麦角菌。虽然没有文明时代精湛的加工工艺,但将其晒干墨粉的粗制法却也可用。
    这次为了对付钢牙之王,磐石寨付出了很大的成本。
    想要取信于人就必须说些真话。在崮山、米泉、联康三个寨子集体反叛的前提下,磐石寨在大战来临之际,派出使者,带着数量庞大的粮食前往其它钢牙部村寨进行策反的做法,不由得铁齿不信。
    送出去的粮食若是少了,非但起不到应有的效果,还会引起铁齿怀疑。
    食物品种也不能单一,更不能用品质低劣的下等货滥竽充数。奶酪肯定得有,酒的数量也必须达到一定程度,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铁齿相信的确是成功拦截了磐石寨的使者小队。
    既然打了胜仗,就必须犒劳士兵。豕族战士对食物的渴求是如此强烈,就算身为部族之王的铁齿也不得不考虑大多数人的反应。天浩在时间安排上计算得非常精妙,从自己冒充孚松之子与豕人大队接触,到铁齿派出军队拦截,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以黄昏时分最佳。
    胜利,加上即将到来的黑夜,会让人彻底忘记紧张,从精神到肉体彻底放松。
    大量麦角菌干粉混在面粉里,腌肉和冻鱼之所以切成小块是为了让粉末涂抹均匀,提前准备的奶酪和酒里同样撒了这种东西。
    这是一次冒险,却并非是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
    如果对手换成虎族,或者其它任何一个野蛮人部落,这个计划都有可能被出现偏差。
    食用麦角菌的反应速度非常迅速,中毒者会在短时间内陷入昏迷。当然,他们外表看起来就像正在熟睡,怎么叫也叫不醒。
    豕族体格健壮,他们对毒素的抵抗能力超过任何部族。
    在磐石寨的时候,天浩挑选了三十个豕族人,分别让他们服用不同剂量的麦角菌干粉。这种实验他前后进行了四次,终于摸索出食物与毒药的最佳配比。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计划核心,就是叛出磐石寨,主动向钢牙之王“投诚”,心甘情愿成为带路党,出卖族人利益的磐石寨前任头领孚松之子。
    这是决定整个计划成败的关键。
    天浩不敢假手于人。
    事实上,除了他自己,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扮演者。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他是苏醒者,拥有不断在体内产生强化点的神秘力量。天浩现在对很多毒素产生了免疫,大量服用麦角菌干粉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铁齿是个疑心很重的人。就算在叛徒的指引下派出军队缴获大批粮食,他仍不可能省去让带路党亲自品尝的过程。
    奸细是狗,狗吃了没事,人才会吃。
    计划本身有可能出现疏漏,必须考虑的细节之一,就是有人识破了天浩这个冒充的孚松之子。如果真是这样,他必须在第一时间逃跑。
    目前天浩体内产生的强化点当然不足以以让他大发神威,一个人杀光上千名豕族精锐。但他的速度很快,可以在第一时间冲出重围。
    如果幸运的话,甚至有可能趁乱给予铁齿致命一击,彻底扰乱敌人军心。
    ……
    所有人都睡着了。
    夜晚的黑暗深处出现了一个个影子。密密麻麻,成群结队。
    金属碰撞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变得密集且沉闷。
    身穿重型盔甲的战士很难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接近对手,举手抬足,身体运动都会导致甲片挤压,发出声响。
    火光照亮了天狂粗豪的面孔。
    全副武装的旭坤与他站在一起。
    永钢手里握着一把钢斧。
    黑齿和曲齿一前一后跑到火堆侧面,站成一排。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集中到天浩身上,他们的眼睛里全是敬畏,发自内心的震惊如书写笔画般在脸上显露。有人倒吸着凉气,有人张大了嘴,还有人眼角抽搐,颤抖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摇晃抖动着。
    他们被眼前看到的事实所震撼。
    多达数千名强悍的豕族战士陷入昏睡,或坐或卧,在雪地与火堆之间发出此起彼伏的鼾声。
    天狂单手紧握着斧柄,他双眼瞪得斗大,看待天浩的眼神就像是关注神灵“老天啊,你……老三……你真的做到了!”
    旭坤努力控制住激动的情绪,他用左手死死压在胸前,因为亢奋而通红的脸上肌肉抽搐。紧接着,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发出无比虔诚的呻吟“……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啊……”
    永钢毕竟年长,自控能力比其他人更强。他反手将战斧斜插在背后,肃穆的神情在寒风中彻底凝固,上身开始向前弯曲,对着天浩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在旭坤之前,黑齿和曲齿已经跪了下来。
    “豕神在上,一个人……他只是一个人就做到了……”黑齿双眼发直,跪在地上直打哆嗦,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曲齿在喃喃自语。
    在他们身后,更多的人聚集过来,没有命令,也没有震耳欲聋的高呼,一张张嘴在窃窃私语,一双双眼睛放射出尊敬和畏惧。
    他们是磐石寨的战团成员。
    本以为这将是极其惨烈,必须付出巨大伤亡的一战,如今却以谁也没有想到的方式结束。
    黑压压的人群纷纷跪下。
    人们双手杵着地面,额头碰触着冰雪,这一刻,天浩在他们心目中已不仅仅是寨子头领那么简单,他被无限放大,甚至堪比神灵。
    按照约定,磐石寨战团应该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与天浩汇合。
    天浩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久坐酸软的腰,高大的身影在火光映照下格外显眼。他带着说不出的威严,发出清晰爽朗的话音。
    “都起来吧!时间不多,立刻去做你们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