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品 > 不眠的風與程寶 > 不眠的風與程寶7(完)
    發文時間:   12/25   2011
    「啊,啊。爸、爸。」少年柔軟的軀體十分敏感,那粉色從臉頰一直蔓延到全身,散發著一股甜甜的味道,幾乎沒花多少時間,很快,魯了一陣子少年脫力的震了一下,白色的液體在他的手掌間溢出。
    一股甜蜜的痛楚讓程厲風胸口發悶,他若無其事的擦淨手指,幫程寶清理乾淨,放到外邊柔軟的床上:「寶寶又長大了唉。」他心中有一種空虛感,這個孩子終究長大了、未來也會離開他吧。
    程厲風語氣中有無奈以及家長的使命感交雜著,臉上帶著複雜的色彩。
    (這個帥氣的人是我的爸爸。)
    程寶濕潤的眼睛看著他俊朗的側面,紅了臉吶吶的鑽到被窩裡去。
    這一系列可愛的舉動,讓程厲風笑了起來,看著那隆起的被窩,自己去浴室快速洗刷了,才圍著浴巾出來。無奈的看見那被窩還是維持一個小山丘的樣子,他坐在床邊,拍拍被子,說:「寶寶,別悶壞了,快出來。」
    唉、這傢伙,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啊,喝醉了孩這麼害羞。程厲風想著,一邊安撫的拍著裝饅頭的孩子。他感覺被窩顫抖著,寶寶從裡面壓得死死,不讓他打開,只隱約聽見「嗚嗚」哭泣聲。
    還再哭?
    他嚇了一跳,連忙說:「寶寶,沒事,那很正常。別怕。」
    誘哄了一陣子,趁寶寶不注意掀開被窩,卻聽見那撒嬌一樣的聲音在耳邊細細的說:「爸爸,爸爸,我還難受。」
    「….」
    心跳漏了一拍,他伸手一摟,那綿綿一團滑膩吸住他的雙手再也移不開。程厲風心跳又莫名加速起來,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程寶已經靠了上來,光溜溜的攀住他的腰,哭泣著,磨蹭起來。「爸爸救我。爸爸。」
    程寶拉著爸爸那雙粗大的手在自己胸口磨蹭著,紅著眼睛,嘴巴裡的犬牙露出,冷不防往父親的脖子咬去,程寶的情緒亢奮,眼睛發紅,有退化的跡象…
    「寶寶冷靜點。看著我,寶寶!」
    突如其來的痛感讓程厲風哼了一聲,拍著寶寶的脊背,他調整一下坐姿,將人壓在身下按住。
    「乖,等等就過去了。」
    被壓制、無法宣洩的不舒服感,讓程寶哭泣起來。
    帶著血紅的嘴唇開合著,來來回回無意識的吐出呼喊:「爸爸救我。爸爸。」
    那無助的模樣,讓程厲風心痛,微鬆了手。
    程寶失神的癱著,紅紅的眼睛像是在指責他為什麼不解放他。
    他需要比交合更緊密的一個救贖。
    認為理所當然的程寶求著爸爸,沒想過爸爸的拯救最終會變成什麼模樣。
    程厲風嘆口氣,細細吻著寶貝的眼睛安撫著焦躁的兒子,程寶的喘息聲落在他的臉上,吹起幾縷髮。
    「寶寶,你是想喝血了嗎?」
    「爸爸、難受。」軟軟的聲音挾帶著哭泣,還有點氣憤的說著難受邊提腳踢他的腰。
    「寶寶,別動了。」
    程厲風抓住了寶寶的腳踝,程寶像是突然恢復體力一樣,又雙腳纏上他的腰間。青芽在他的下身磨蹭著,戳刺著他的小腹。程厲風恍惚間是陷入了一個沒完沒了夢,他用拇指擦去寶貝眼角上的眼淚無奈說:「寶寶,不行。」
    程寶忿忿的窩在父親懷裏,雙手往下握住自己挺立的部位滑動。
    動作劇烈的像是賭氣,一邊說:
    「為什麼不行,為什麼。我就要!」
    「…」
    程厲風無奈的看著寶寶將立著的粉莖弄得跟霜打的一樣漸漸萎了下去。撐起身體說:「爸爸給你找血。別怕。」
    「不!不要別人的!」
    「那先解酒。」程厲風推開他。
    程寶先是愣了一下才哭叫起來,摟住他的腰說:「爸爸你不要丟下我!」
    說完竟暈了過去。
    「寶寶。寶寶。」程厲風大急,連忙按壓兒子的人中,拍著他的臉頰呼喚他的名字。過了一會兒,幽幽睜開眼的程寶,先是看了父親一眼,突然笑著,而後一隻手握住了程厲風的孽根。
    「你...」
    那熱而巨大的活物在程寶的小手中顫抖一下,他語帶緊張,訝異的哼哼:「爸爸你也這樣了。」這語調竟像是撒嬌一樣。
    程厲風呻吟一聲,終究、屈服了。
    嘆口氣,反手摟住程寶:「寶寶,你真不該吃那個蛋糕。酒品太差了。」
    大概是隱約感覺到男人的態度柔化,寶寶哼了一聲,頑劣的咬了他的胸膛,尖尖的牙齒戳了一個小槽。
    父親的大手往下移動,帶起一串酥麻,他自發的打開腿,舒服的呼嚕。
    「討厭。別、別只摸那邊嘛。」
    接著,小口被拇指摩擦著、戳弄著,他難耐的擺動身體,求著男人動作快點。
    似乎聽見男人低笑了一下,接著耳朵被含住,熱熱的氣息吹到耳朵里。
    「寶貝,怎麼這樣就求饒了。..爸爸都還沒開始呢。」
    有些害羞又有些喜悅的聽見溼漉漉水漬的聲音在彼此之間響起。他縮了一下,感覺有什麼東西正在撩撥著他,熱燙的抵著臀部。
    程厲風挑開白嫩的肉,輕輕的伸出手指揉捏著入口,直到三根手指來來回回帶出黏液,咕啾的聲響,讓程寶臉頰發燙。
    秀氣的分身流淌出白色的液體,灑落在粉色的胸腹之間,而一些沿著股溝滴落在入口。
    慵懶的瞇著眼睛,饜足的蹭著爸爸。
    程厲風看著眼前這樣的景象,心裡嘆息了,他握住自己陰莖,將矛頭對準那收縮著的縐褶,小心的填入一些到那濕潤的穴口,然後又緩慢的抽出,填入。
    謹慎而鄭重。輕輕的像碰觸易碎的物品。
    而其實更過分的事情他們已經做過,可是這個晚上,他下了決心,他要完成最後的一步…這讓他不得不溫柔。
    「嗯、爸爸,好溫柔。」程寶閉上眼睛晃著幾乎要睡著了。
    「寶寶不喜歡嗎?」
    「嗯──喜、喜歡。啊。」
    「寶寶、和爸爸在一起吧。」
    「啊、;」
    毫無防備的程寶喘了一口氣,瞪著突然全部進入的男人。
    整個穴口又痛又漲的還夾雜著羞恥感。
    「討厭!」
    「寶寶、和爸爸在一起吧。」
    程厲風輕輕的抽出,而後插入,重複著這個步驟,水聲,以及被臀部被囊袋頂撞著的啪擊連連,黑色的恥毛在碰撞的過程中隨著連接的地方刮搔著微微發紅的腿根,一股新奇感在過程中升起,程寶說:「你本來就是我的!」
    他張著腿,喘著氣咬住爸爸的下巴:「快點,那邊,啊,上面一點」。
    「唔。」程厲風握住程寶的肩膀,將對方翻過來,隨著重量而進入到更深的地方,戳到了一個柔嫩的凹處。
    那花穴更佳敏感的收縮起來。
    程寶迷茫的眼神,粉嫩的頰色都是十分好看的風景。
    程厲風仔細而專注,慢慢的看著,這是他的寶貝,他看著,而後落下一個個印痕。被這樣熱情的眼光盯著,寶寶不安的微微扭動。
    古銅色的大手捏揉著那一團白皙的臀,也沒放過了那一對已經發紅的乳珠,接著舔上了那幾乎透明的頸子,程厲風的心臟劇烈的跳痛,舔著嘴,尖銳的牙咬下,美味的液體緩緩流入喉間,彷彿鮮活的能量,古老的契約流轉,而少年發出高潮的呻吟,夾緊了他。
    他失去控制的猛烈撞擊著,在喘息中,將熱燙的的液體送入這具軀體的靈魂深處。他們交疊著,程厲風吻上程寶的脖子,接著紅色的血液延著頸項流下。
    只要他有危險只要他孤單只要他寂寞,呼喚一聲,那個天神一樣的爸爸就會馬上出現,替他擋下一切不安,入睡前少年暈暈然含糊著回應:爸爸,你在嗎。
    「爸爸一直都在。」
    如同千百年前一樣,這樣甜蜜又像歎息的聲音讓少年昏昏欲睡了。
    「希望爸爸,身體健康   平平安安。」
    他這樣呢喃的抱著男人進入夢鄉。